•   之前写过一篇我们要做什么样的BSP,如果那个算是【之一】的话,那么这个就算是【之二】吧:

      有所为,有所不为

      经常有朋友和记者问我:你觉得竞争对手有哪些?某网站很会炒做吸引眼球你有什么打算呢?对于这些问题,我的回答很简单也从未改变:“国内我没有看到真正的对手,因为我们所做和想做的还没有人做的很好;为了吸引眼球的炒做没有什么错,但是我们相信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同样有更大的价值。最重要的是保持沟通和创新——压力永远来自于自己而不是外部。

      这半年来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问题一直没有间断过思考:在“Web2.0时代”这一说法被越来越多人接受的时候,在Web2.0这个筐越来越大的时候,究竟什么是我们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一定是我们要想清楚的。我们在“取舍之间”作出的选择,是我们认可的价值。

      有几点,我们想的很清楚并且会坚持下去的:那就是Blogbus不会因为迎合而丧失自我,娱乐大众消磨时光的事太多人在做,那不是我们想做的,我们把自己想做的做好就足够了。Blogbus要创新、引导和发掘价值,这些不是喊喊口号的事情,而是要真正的从一点一滴做起——这要求我们有一个好的心态,做好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东西,而不用去管别人怎么做或怎么说。

      高端和低端

      听到不少人说Blogbus的定位是“高端用户”,包括卢亮见我也这么说,可是我从来不认为我们的定位是“高端”,也没想过就是要定位高端——我们认为BlogBus要做的是满足大部分用户需要的服务。我在年会上说中文没有一家真正称得上优秀的BSP,指的不是“高端服务”,而是最基础的服务大家还都没有做好,谈何高端呢?更有趣的是:很多人认为Blog基础服务没有什么门槛谁都可以做——但是我们一方面没有看到有把基础服务做好的中文BSP,只有做的“热闹”的;一方面那些“高端人士”却又都不肯俯下身来踏踏实实的做点真正服务更多用户的服务。那么,我想说的是:这些BlogBus愿意来做,并且会坚持做下去。

      说到“高端用户”,年会的时候张一宁要跟我PK:他建议Bus做一样功能:让有“独立域名”的用户,假如在“独立空间”自己架站的话,Bus上原有的“子域名”包括所有RSS地址可以同步跳转指向新的地址,那么用户会为我们提供“对外跳转指向保存RSS订阅”的服务付费。我当时听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之后,回答是:“100个人里面有1个人会使用的服务,我们会考虑去做;1万个里面都没有1个人会用的服务,打死我都不会做。”谢谢一宁的好意,这种浪费时间精力去追求所谓“高端”服务的事,还是留给“高端人士”自己去搞吧——有这种要求的,自己完全可以搞定了,只不过...真的是凤毛麟角,而不是我们面对服务的普罗大众。

      我们更希望把提供给更多人使用的服务做好,所以不论我们做“博贴”、还是“群组”,都是紧紧围绕Blog本身的服务:“博贴”在一年半前我们就开始考虑如何利用个人Blog的“信任”平台,开发出基于Blog的“C to C”的功能,到了今天分类广告满天下的时候,我们更清楚知道我们所做的价值;而“Blog群组”是在很多用户需求反馈的基础之上开发的基于“Blog社区”的功能,“人以类聚、物以群分”的Blog群组,更容易让人找到关心的人或事。这些都不是什么“高端服务”,这是基础的用户需求,我们希望能不断完善做好而已。

      短期和长期

      很多人说中国的互联网“浮躁、低俗”,这话听都听腻了。但我不觉得低俗有什么不对,我曾经看到过一个香港的网站,专门为“一楼一凤”提供“指南”服务的,但是专业程度做的却绝对是一流。只要是能满足人们的需要又做的专业,我认为都有价值——但这个价值,要看是短期,还是长期了。

      自己选择做Blog服务的网站,绝对不是一时冲动(那时谁也没听说过‘Web2.0’),是认真的思考最终作出的抉择:放弃八年的积累,重新开始一段新的历程。那么我想做的,至少是下一个八年的事。

      如果说短期的价值,我希望BlogBus和自己每天都有进步,有新的收获;长期来讲,希望通过真正的产品和服务,有越来越多真正用Blog和看Blog的用户选择BlogBus的服务,而这种选择本身,就是最大的价值!这样类似的想法,似乎豆瓣阿北土豆王微也都有,谁说中国的互联网都是浮躁?

      去土豆上班的Aether在MSN上问我说:“好像你没有野心似的?” 我说:“这一刻,还不到有野心的时候,盲目的野心,,,有何用?谁现在跟我说去NASDAQ,我只觉得丫有病。土豆说过自己怎么赚大钱吗?我们做我们喜欢的,先做好再说。”这一刻,没有野心不等于没有追求,我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我们知道我们要做什么样的BSP。

  •   这个月,日历上,很多朋友生日,包括我自己,又一年,又一岁。

      今天,12月1日,BlogBus.com新版正式发布,又一年,又一岁了。

      一路走来,遇到很多朋友,有的擦肩、有的携手、有的遥相呼应、有的默默支持...十年,如果没有他们,不知道会有多么孤单。

      2003年的一天,第一次访问BlogBus,第一次看到Blog,一下子喜欢上,不舍不弃,直到今天,并且一头撞进了互联网——只因为喜欢,如之前选择,无悔无怨。身边同样有很多支持和鼓励,当然,也不乏怀疑和观望,这些任何时刻都有存在,其实亦是鼓励:鼓励自己要做的更好,不能让自己失望。还好,一路走来,自己从未失望放弃,告诉朋友,自己是“悲观的乐观主义者”,相信自己,随心而行。

      自己第一天成为这辆Bus乘客之时,未曾想过要驾车带队,方向盘在手中的时候,方知责任和重量。一路上,有好风景也有坏天气,途中有人上车、亦有人下车,能一直同行的,应是有缘,应是幸事。冥冥之中,我相信会同更多人一起,能看到更多不同的风景——人生之旅,不同体验才有不同精彩,永信此念。

      今天,2005年最后一个月的开始,Bus新加入了三名员工,同样的年轻人,同样的热心和热情,已经忘记十年前自己是什么模样,看到他们仿佛依稀熟悉...是否能一路同行,看各自缘份,方向永远要每个人自己去指引。在Bus三岁的时候,他们加入了,同样将会有更多新的力量加入进来,Bus的引擎将更加澎湃。

      说说新版:之前的版本,褒贬不一,但那个简洁到不能再简洁的首页,我深知它的意义——那是代表我们价值的首页,它的使命已经完成,存档入库去了。新版的首页粉墨登场,添了少许内容,加了少许新的功能,多了一些颜色的变化,多了一点可以点击的Link...但是有一样没有变:那就是我们从来没有改变过方向,我们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价值。我们要不断创新,我们还会坚持自己的传统——“简洁、易用、人性化”,永不会变。这一分钟,我使用着新版的后台,明快的界面,满心的欢喜。

      这是BlogBus.com的3.0版,是Beta版,有些功能还没有完全开放,有些功能还需要不断的完善。新版首页我给75分,后台系统我给80分,至少是及格的分数,至少团队的努力没有白费——四个月前我们开始着手改版,中间多少争论、几番取舍,最后定下来是这样(风格)和这些(功能),我们知道为什么取舍,过程才是最重要也是最宝贵的财富...那么接下来,继续努力就是。

      120天的时间,很长,人生也就2万多天;120天的日子,很短,因为在记忆中最多只有一些支离的片段。还好,我们有Blog,我可以用它来记录这段时间的一些感受。

      今天之后,又是更多新的开始。

  • 2005-11-25

    感恩节新招聘

      1、前期Blogbus招聘,总共收到400多份简历:100份直投的,300份51job投过来的,录用的基本都是直投里面的。很多人问我们是不是还在招人,还有人以为我们招聘已经结束来不及了,其实这个周六我们将进行第三次面试,之前是我面试,以后是从盛大过来工作的HR经理负责面试:招聘将会是long time的事情,以后将会每个月固定有一次面试。这周刚刚更新了工作机会,新增加的有行政助理技术总监两个职位,其他相关职务人员同样在增员中。

            之前有人怀疑我们是否能找到符合“十大理由”和“十大要求”的人——通过前期的招聘和面试,我更加清楚的知道:我们要的一定是认可和符合我们要求的人,并且我们相信只有这样的人,才是适合Blogbus团队的人,并且Bus明年将跑的更快更稳,我们已经看到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我们,我们将一路同行。

      2、晚上吃饭的时候,才知道今天是感恩节——西风不是渐盛,我看是全盛,东风不是渐微,是快要被扔完了。年轻人越来越“个性”,这个国家越来越没有“个性”。

      3、在此感谢给与我生命的父母,感谢曾经帮助和鼓励过我的朋友,感谢关心和支持Blogbus的人,祝愿有更多的精彩和幸福属于我们每一个人!

  •   


      
    中华武魂   词/曲:孙川
              唱:孙川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
      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 
      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
      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 
      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一腔血,流不尽英雄本色
      两只脚,踏破了大漠长河
      三声叹,叹,叹,只为家园故国
      四方人传诵着浩气长歌


      

      最近经常上VeryCD,今天心血来潮试着搜一些一直很难在网上找到的电影和歌曲,比如说这首《中华武魂》VeryCD也没有。记得2年前Goodknight当时也寻寻觅觅过这首歌,去他那里看那个链接已经失效了,我想这么长时间了肯定有热心的网友会制作了上传的,结果在Google中好不容易找到了,不知道比Goodknight那时候下的那首音质是否好些了。

      当时电视上播了数次《武之舞-中国武侠电影的形态与神魂》这部纪录片,每次片尾曲都听得我血脉愤张——当时真的是拿笔一句一句把词记下来的。曲是好曲,词是好词,唱的也是豪气澎湃,所以让很多人记忆深刻。

      昨天晚上写偶像梁宁的时候,看着自己身处的“IT江湖”想起了很多过去的东西,今天不由找来这首浩气凌云的歌,也送给偶像吧。只希望我们波澜不惊的心中,依然存有一首浩气长歌。

  • 2005-11-20

    偶像梁宁

      初识梁宁,要从Donwes上海聚会说起:

            那天从中午和VC开了四个小时的会,之后头昏脑胀的赶到Donews会场就被刘韧叫上台发言,接着就是不断有人换名片,在台上的时候没看到周鸿祎 、杨澜唐骏就坐在下面,名片换了几十张也没记住几个人是谁,直到晚上keso叫上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我才注意到坐在我身旁的一个人有些“不一样”:口若悬河侃侃而谈的很少能引起老横的注意,但神情淡然却能每每言之有物的则让老横“意外”——我剩下的最后一张名片和梁宁互换后,看到她名片上印着“Cnet副总”,对于我这个IT新兵来说Cnet是干嘛的我一点都不Care(后来听梁宁说Cnet是‘在中国有10个杂志和7个网站,在美国有20多个网站’的上市公司,一样没感觉);后来更让我意外的是:本来开始keso说要请客,可是王建硕刘小光我们这些在上海的执意不肯,席间梁宁要赶飞机提前先走了,等我们要结帐的时候服务员说:“刚才走的那位女士已经结过了”。让几个大老爷们当时都颇不自然——也让我更加好奇:这个叫梁宁的怎么知道那么多事情,竟还有些不让须眉的气概?

      回来之后过了几天,我忽然想起来这个让我“意外”的梁宁,就Google了一下,结果发现:原来以前自己看过她的文字的!并且又找到更多她以前写的,一口气看下来,不由大呼“意想不到”——我是这样通过文字认识后来成为我的偶像梁宁的:先看到她在“五个怪癖”中说喜欢的书和DVD反复能几十遍;(切~吹牛!老横最多《笑傲江湖》看过6、7遍,喜欢的DVD看过3遍以上的也就几部而已,一本书一部电影看几十遍的不是吹牛就是BT~) 接着看她写从看《大长今》联想到IPO我开始留言;看到炖鸡记则开始八卦的说:“娶老婆前,一定介绍给梁宁认识先!”看完她在Donews上的Blog又去看以前在Blogchina上的的文章:看过看了三十几遍的电影黑客3才知道原来真的是资深碟友;看了权臣天下形成我信仰的7本书《西游记》的班子发现原来真的是饱读诗书且有见地的;待看完惟有饮者留其名古刹瑜伽...我就开始去找那张Donews聚会之后带回来的名片了!我怀着久未有过的忐忑心情,按着名片上的号码虔诚的发过去一条短信:“我是横戈,能加一下MSN吗?”就这样,我和新偶像重新联络上了!

      在我取得和偶像MSN上联系的第二天,就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更加证明偶像就是偶像:有一个叫吕欣欣的同学,在MSN上跳出来说:

    吕欣欣 说:
    有梁宁的MSN吗?
    横戈 说:
    FT~!
    吕欣欣 说:
    怎么?
    横戈 说:
    我昨天,专门发短信要的MSN,你今天就跑上来问
    吕欣欣 说:
    哈哈,狗屎运 

    横戈已将 Sunny 添加到对话中

    横戈 说:
    偶像,,,这个是小吕~
    吕欣欣 说:
    我原来看SR,一直看您的文章当时还给你写过邮件
    Sunny 说:
    其实我以前从来没写过文章
    吕欣欣 说:
    这两天学习您的广告销售技巧,收获良多啊?
    Sunny 说:
    啊,那个sunny专栏没想到还真有人看?

    横戈 说:
    我最近唯一看的一个Blog,就是咱们梁姐的
    Sunny 说:
    在横戈面前说Blog,不就是在大长今面前说做菜嘛!
    吕欣欣 说:
    老横的Blog我已经不看了,哈哈
    横戈 说:
    我已经把偶像的地址加到我的“更多链接”了,我喜欢看有人情味的Blog
    我自己的也懒得看了,,,为身所累

    吕欣欣 说:
    Sunny,我想去和你学习广告销售
    横戈 说:
    欣欣,,,上海Donews会后我主动索要MSN的,只有一个~~就是咱们偶像!

    吕欣欣 说:
    呵呵,我都暗中崇拜好几年了

      原来梁宁,不是我一个人的偶像。这还不算什么,真正让我佩服的,是她上通天文、下知地理,四柱、梅花易数、紫微斗数...还准备学奇门遁甲!于是老横和偶像有了以下的对话:

    Sunny 说:
    紫薇容易,我可以教你
    横戈 说:
    恩,我先偷个懒,有偶像在,自己先不学了
    Sunny 说:
    我打算学奇门遁甲
    横戈 说:
    那么,,,偶像你是不是就可以土遁水遁火遁~~这个一定要教我!
    横戈 说:
    奇门遁甲,,,就是可以用石头布阵,让金轮法王攻不进来那种?
    Sunny 说:
    那是邪术啊
    Sunny 说:
    奇门遁甲和紫微斗术差不多,周易的一种演绎而已
    横戈 说:
    可以在家里设置机关,,,小偷来一个逮一个那种?
    Sunny 说:
    我看到的不是,还是一种推算方法
    横戈 说:
    不管是什么,,,好好学啊
    偶像你懂的越多,,,我就受益越多~~
    Sunny 说:
    谢谢,我一定用功
    横戈 说:
    那么,,,帮我算算桃花吧

      知道我新偶像的厉害了吧!其实很简单:能入“横眼”且被称之为偶像的,肯定是非凡人物,在老横眼中,梁宁是有几分“神奇”的:冥冥之中,能通达诸事的,定非等闲;若比旁人有所得后尚能气定神闲的,更是难得——看到不少机灵的,却少见有大智慧的,所以难得碰到一个,奉为偶像也是不足为奇的了。

      和梁宁聊起金庸,我说《天龙八部》回目里我最喜欢的一句是“青衫磊落险峰行”,她说她最喜欢“燕云十八骑,奔腾如虎风烟举”,结果我俩同时接着说:“老魔小丑,岂堪一击,胜之不武!”哈哈~~痛哉快哉,偶像梁宁!

  •   白天MSN的签名是“今晚后海,Blogger有去者短信我”,结果上飞机之前接到最后两个电话,一个是安猪、一个是《信息周刊》记者靳志辉,加上之前约好梁宁吕欣欣木子美Yami老虎庙,这个周末,后海要更加热闹。

      原本除了东航之外我觉得相比之下其他的航空公司还好,但海航这趟航班却也让人郁闷:先是登机晚点,接着是登机之后告知飞机后尾灯破碎(?)需要更换,结果20:30才在北京着陆,整整晚了一个小时。

      Yami和老虎庙这两位Bus的忠实用户早就在“茶马古道”等着了,而那厢一直说请我吃卤煮的吕欣欣也和梁宁在后海附近的“姚记卤煮”等着我过去——结果等到了之后和安猪一起我们四个人吃了一大半的时候,我对吕欣欣说:“这东西没有咱们陕西的葫芦头好吃,更不如羊肉泡馍!”吕欣欣深以为然并同我击掌称是,我则再叹卤煮不过如此,今天不过终得尝心愿而已~

      我和偶像梁宁是第二次见,俩人都是大病初愈,更是“惺惺相惜”,路上还商量着今天不喝酒,可是在茶马古道,大家团团坐下之后,米酒、红酒、啤酒一一上来,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之后,三瓶红酒没多久就罄了——和Yami还有老虎庙是第一次见,大家谈兴甚高,以至我这个说对不起河南人也对不起陕西人不能喝酒的,也频频和大家举杯邀饮,这在老横有限的畅饮纪录里,又添下出动出击的一笔。

      北京秋意已深、比着上海多了几分凉意,但和这些有趣的人举杯开怀共享美酒,却是乐事一件。想想最近在沪市诸多累事,能在北京和朋友共度周末,也是偷得一刻的轻松与惬意了。后来刚刚从博客网辞职自己创业去做粉丝网王吉鹏也赶来,虽然他看上去也是一脸疲惫,为了开疆拓土最近喝的胃疼,但看得出对粉丝网的未来他也一样充满了信心和希望——我相信这个当年的“反黄卫士”能把个人时代的娱乐社区做的有趣好玩。

      大家一直喝到打烊,从“茶马古道”出来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后海边上空气清新,沁入心肺,我忽然想起faye是如何的深爱北京,回到上海则会压抑窒息~~呵呵,虽然我对两个城市没有如此差异的感受,但这个夜晚却注定不会让我忘记——因为这个时间,正是黎明之前。

      PS:1、用了三年的破DC真的该换了,喝酒时候拍的所有照片都是人影绰绰,等回头大家拍的发出来我再做链接吧。

      PS:2、喝酒的时候跟大家讲了一个最近看到的很棒的文案——有家画报最新一期的封面写着:“林志玲,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为这句文案我花了二元钱捧了这期画报的场~~可见创意多么重要。
  •   昨天听说OOPS(开放式课程)中文翻译的发起人朱学恒要和CCTV-2的人一起来BlogBus,甚是高兴。上次OOPS在上海的新闻发布会之后,我答应学恒兄要送一台服务器给他们用——虽然之前BlogBus服务器并不宽裕,但象OOPS这样意义深远的“壮举”,至少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我们是愿意支持的。

            我对OOPS价值的理解是:知识本身就是财富,因为条件的限制使得人们在知识面前亦无法平等获得,无论是金钱的制约还是语言的障碍,让想获得更多知识的人们望而却步。MIT(麻省理工学院)把全部课程通过网络向社会开放,之后更多的大学加入到“开放式课程”这一分享知识财富的行动中来,这是推动文明和社会进步的壮举!同样,朱学恒和1700多个翻译的义工把全球“开放式课程”翻译成中文,打破了语言的疆界,这是造福中文世界的伟大工作!更何况,朱学恒是拿出自己翻译《魔戒》版税的钱,以他“创作共享、天下为公”的胸怀无偿的投入到“开放式课程”中文翻译的工作中来,这是我目前认识的所有人做的所有事中,我认为最有价值的事情——比所有去NASDAQ上市的中国网站的价值加起来都要大的多!

      http://

      学恒兄比我大两岁,可是看起来象一个大男生——还是个喜欢奇幻文学和电玩的大男生,本来老横1米77的个子也不算低,可是在学恒1米85的个子下,要抬起头说话了。

      有“天下为公”这样胸怀的人,无论个头高矮,老横都会仰视的。
  •   痒痒做了两段发言时的视频,可惜被电脑挡着看不到T恤上面写的“World is blog”:视频1视频2

      还有第一天穿的很正式的两段:被偷拍给大学生在线做新闻发布

      这次年会的一大收获就是听小白谈对Podcasting的看法,他帮我录了全部的发言:

      

      如果有人想下载听的话,请点击这里,这个也算是老横自己blog上的第一次Podcasting。
  •   11月4日 会前花絮
      昨天布置会场的时候,现场管理音响的调音师忽然问到:“中文网志年会?Blogger?我也是Blogger吧?”他指着海报上的“BlogBus协办”的字样说:“我在这个网站写Blog”——这是会场门前的对话,张一宁听到之后立刻叫我“横戈,这里有一个你们的用户!”交谈之下,才知道这个调音师还兼职做导游,看到我们这次年会的名字是“Chinese Blogger Conference”才忍不住暴露“身份”。

      11月5日 周六
      早上8:45到达会场,第一个见到的是shizhao,中文维基百科(Wiki)的维护者。
      

      和TOPKU在会场前合影,Royal帮我们拍的——第一张我眨眼了,第二张TOPKU在闭目养神
      
      

      9:40 第一场演讲是Isaac
      

      现场席地而坐的Blogger:Xuer
      

      10:40 Rebecca主持第一场对话:全球化与blogger
       

      13:30 庄秀丽:blog与教育
      

      14:40 hopesome主持第二场对话:Podcasting
      

      在小会议室“坐而论道”的Blogger:TOPKU、Isaac、Zheng、小容、老冒:
      

      16:00 Wenxin:weblog技术
      

      第一天会议结束后我才得知有一只我没想到会来的“母鸡”:徐子涵,因为看到那个长着胡子的家伙实在无法让人联想到那个喜欢开摩托车的追风少年——我两年前开始看这个和我的同龄台湾同胞的blog。

      会后和徐子涵还有TOPKU的合影:
      

      晚上在唐韵茶坊,一宁在跟我PK关于“高端用户的需求”:
      

      11月6日
      
    一直没在电脑前,只拍了最后的一些照片:

      微笑图书室应邀参加“特色Blogger推介”,演讲者是珠珠:
      

      多背1公斤也被应邀参会,安猪在做发言:
      

      年会结束时介绍为年会付出劳动的义工,袁子为年会费心了,感谢袁子:
      

      欢庆闭幕,我们来年再见!
       

      更多照片在:Flickr
  •   Chinese Blogger Conference召开在即,收到大会发来的宣传海报,很是喜欢“平等心 众生志”这六个字——虽然作为首届中文Blogger的盛会筹备略显仓促,但还是要感谢那些热心的志愿者和所有为年会出力的人。

      毕竟,这是真正属于中文Blogger自己的大会。

        


      另外让人高兴的是:可以见到很多“下蛋的母鸡”,大家会场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