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乌镇的通安大礼堂,是五周年晚会的主场,那天晚上一幕幕感人的场面,相信会让很多人难忘。

      虚位以待,blogger和嘉宾
      

      晚会开始之前,投影仪上是进场的Blogger在接受采访
      

      两位女主人:Jenny和陈瑜
      

      晚会现场,投影屏幕上是四位乌镇的美女,盛装出席
      

      晚会开始前的寒暄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程亮就很开心
      

      老虎庙yami
      

      粥粥刀刀,二位漫画家
      

      车东和车太太,旁边还有一位美女是谁就不告诉你们了
      

      土豆大王:王微
      

      Emile周轶君在晚宴上
      

      听说文艺青年在乌镇掉河里了,我太奇怪了——难道平时忧国忧民的居然五谷不分四体不勤?所以过来慰问一下许知远同学
      

      李翔是位好同学,经常“轮刮眼眶”
      
      

      《O2》的主编李叶飞和杨洋
      

      美丽干练集一身的陈瑜
      

      我们的生日蛋糕
      

      切蛋糕
      

      (摄影:白白

      这一夜,灯光璀璨,高朋满座,BlogBus迎来了她五周岁的生日,和去年一样,我们和Blogger一起度过。

      照片只是重现一些片段,而感动和记忆,则留在心中。

  •   在庆典晚会开始之前,入场的Blogger要走过乌镇通安大礼堂门外的红地毯到达会场现场,门口还有摄像机拍摄,现场直播对blogger的采访。

      

      

      

      

      

      

      在进会场之前,要把手中的拼图放在拼图墙上,最后是一个完整的由用户的blog组成的“BlogBus五周年”的logo。

      "We Care Blogger" ,四周年的时候,我们这样说,也正一直是这样做的——所以走红地毯的,是我们的Blogger。
  •     这次BlogBus在乌镇的五周年庆典,分为三个环节: 

          1、邀请周轶君等知名女性Blogger,在昭明书院(《昭明文选》的编撰处)举办“博客改变生活”女性主题沙龙(8号下午); 
          2、邀请中文百名Blogger共聚乌镇,走红地毯参加五周年晚会(8号晚上); 
          3、邀请品牌客户、广告公司、VC在乌镇“锦堂会所”,举行“博客传递价值”新媒体营销高峰论坛(9号上午);

      在昭明书院的“女性沙龙”:
      

      周轶君去年四周年未能前来,这次专程从香港赶回来,并做了女性沙龙的主持人:
      

      周同学去了凤凰之后,是不是有些变化呢?
      

      Emile是抱病而来,但仍是侃侃而谈
      

      魔派在女性沙龙
      

      今年梁女侠也来了
      

      老横现在一年也未必穿一次西装,也算留念
      

      我们Jenny很有范儿
      

          昭明书院专门给了一个博客墙,在上面写上自己的留言,我写的是:
      “古香古色,古意古镇,水乡之畔,博客之约”:
      

      (摄影:白白)
  •   11月16日,在上海—郑州的飞机上,又一次想明白很多平时没有去想的事情...这篇blog,在草稿箱亦沉了有半月有余,今补记之。

      这不是第一次,肯定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在万米高空至上,把至关重要的问题看的清澈明白:无论是前方未来,还是自省顿悟,一切的一切,如拨云见日般的澄亮光明。

      这种收获,不是时常会有,那种感受,仿佛冥冥中的指引——也许是自己在地面的时候被纷扰羁绊,无暇无力跳身出来,冷眼旁视自身和所处的环境是否真如平常看到的那般表象。脱离地面,也许正是离开表象看得清楚之时。

      当四个月前那次,自己在上面看到前方一切的清楚时候,却没有去想高空之下,地面上究竟还缺少什么。然而这次再次看得明白:原来那些方向和目标虽然清楚,却是要付出更多,却是需要每一个人都要越来越强;而现在的实情是,每一个人都不够应有的强大,每一个人还都不觉得必须要逐渐的强大——因为那意味着我们要做到之前没有做到的很多。

      也许貌似蒸蒸日上的背后,是适意安逸,也许貌似一片赞扬声中,是看不到短板的肘制。离破产还有xxx天不是那些已经取得成功的公司的无病呻吟,而是适用于任何一个需要不断进取的团队都必须有的安危意识!这一年当中,貌似我们自己觉得自己发展的不错,貌似每个人也不觉得自己有很多的不足有很多需要去看去学去展望的东西,事实上是:我们还有太多的不足和不合格,需要更多自省的态度和自发的努力。

      在飞机上看李翔写张忠谋,这个缔造了台湾最成功的企业台积电、被誉为台湾“商业教父”的人,如何定义他对商业要素的认知。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说:“商业模式的创新才是决定成败的关键,产品的创新并不决定成功与否。”我们时常着眼于小巧腾挪之中,而很少挺身拔高的去尝试看到更远,我们习惯于沾沾自喜的小聪明,却不知道自己因为没有看不到未来的大智慧而无法真正前行。

      如果分众不是凭空制造出来一个新的平台,如果史玉柱不是看到网游市场中有更大的空白机会,他们如何能在同质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我姑且可以承认自己可以一直看到前方一些光亮,并且是不太一样的光亮——但是捕捉到那些光亮,并非是仅仅看到就能够纳入怀中的。枕戈待发磨刀霍霍才是该有的状态,真正该做的,却还没有开始。

      我大概知道明年的一些事情,在这之前,我无法详细的说明,而现在我可以描述未来可以称之为“理想”的具体形态,和我们最终要达到的目的。

      万米高空之上,忽然灵台空明:看到未来的自己、团队、生活...和更多。

  • 2007-11-06

    初访乌镇 - [且行且记]

      说实话,乌镇真的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意外。

      同Jenny相比,老横很少赞美,更多苛刻。然而这一次,从最初的接触,到最后的交流,我不仅为一个重焕光彩的古镇赞叹,更为那个为这个古镇付出心血的人们叫好!那个古朴之美和现代生活结合的水乡古城,那群充满信心和热情的建造和维护者们,都是值得我们去尊重和相惜的。

      去过丽江的人们,都知道那里愈来愈喧杂,丽江古城中人声鼎沸,束河小镇也被重新“再造”,在丽江总让人有一种遗憾:如此美丽的古镇,却被人声和吵杂湮没——我不知道乌镇是否有意,或者是在力图回避象丽江那样的喧闹,乌镇呈现的,是一个既保留古貌、又应用现代的一种创意和创新。据乌镇旅游开发公司的人讲,有人对乌镇把一些现代服务引入古城颇有微辞,但在我看来,那些抱残守缺的貌似义正严词,其实是毫无建树的肆意指责。这个时代不需要愤青,需要的是更多脚踏实地的实干家。

      无论是从每一扇门后面的惊喜,从每一个拐角的惊艳,还是从一树一木、一厅一堂的布置,我们都能看出精心和用心——只有忘我的投入和迷恋,才会有如此的化腐朽为神奇,只有真正的在意和爱护,才能创造出如此杰作。跟乌镇旅游开发公司的陈总见面之前,已经听Jenny说这位名叫“景行枯”的blogger如何长于创意和设计,如何对乌镇的文化继承和发扬。见面之后,我心中更意外的是这个投了数亿巨资来建设乌镇的掌门人,不仅有着儒商的气度,还有着对自身价值明确的认识和坚持:他不但细心的保存了历史的残片,他还让枯树发出了新的枝芽。跟这位乌镇的掌门人聊天是件很愉快的事——Jenny在回来的路上说,今天我说了很多的话,我告诉她:那是因为我平时很少遇到想多说话的人。

      好吧,既然已经一路上在“叽歪”上泄了不少的秘密,那么就告诉大家:今年BlogBus的五周年庆典,将在乌镇举办:这不但是BlogBus的五周年,也是中文Blog的五周年,我们这次不仅邀请站内用户,还会让站外的Blogger也有机会参加——水乡之旅,定然难忘。有关活动的细则和行程安排,近期我们会陆续公告。

      补记:Jenny自己拍了一些,在她的blog上,为了满足大家的要求,先贴几张乌镇网站上的一些图片,回头再去的话,老横再帖自己拍的。

       水乡之美
      

           我们进乌镇也在夜晚,繁星点点下,是静谧的河岸
      

       这样的“民宿”标准间并不便宜(¥880/天),五周年的blogger和邀请的嘉宾,就住在这样临水倚桥的房间:
      

       单单这个“锦堂”会所就投资了4000万
          

           “锦堂”的大会议室,BlogBus将在这里举办一个高峰论坛
      

       乌镇让人意外和惊喜之处,还有更多。12月8号、9号,将是我们最值得期待的日子。

  •   很久没拿过小Mini拍几张照片了,貌似老横现在生活毫无意趣,其实不是——我觉得天天工作亦生活在一个“公园+动物园”的地方,也就实在是懒得出门进城了。

      某天,在市场部开会的时候,老横拿出小Mini,楼上楼下转了一圈...

      BlogBus就在那,竹林深处```
      

      我们的招牌
      

      四周年时候制作的用户blog卡片,转眼又要五周年了
      

      

       午餐时光,在这个天台上
      

      天台上的植物
      

      自从这只“blog”来了之后,“BlogBus”才凑全了
      

      “Blog”和“Bus”这是在干嘛呢
      

      这只“Blog”的气质比那只“Bus”好多了
      

      二楼走廊
      

      正在进行关于五周年的头脑风暴  
      

      会议室里2007年“微笑图书室”的拍卖海报
      

      “博者至上”~ yes, we care bloggers
      

      我斜对门Jenny的办公室
      

      老魏的办公室有秘密就不拍了,这是我的
      

      小黑走了之后,小白就来了
      

      书柜,我喜欢孙悟空
      

      那个毛绒的“Bus”,是澳门公交公司送给一个朋友的
      

      楼下员工座位旁边的一株植物
      

      这个楼梯通向另一个天台
      

      我每天在这个地方的时间超过14个小时,也是因为这里,让我对上海的感觉有所改变。

      这里,是一个开始。

  •   巴士今日,新版上线
      我与女O,奔赴青岛
      出得沪城,心情大爽
      总把出差,当做旅游
      一年一度,广告大典
      周末三日,海岛悠哉
      滨海之城,空气清爽
      香港中路,爱舍酒店
      云霄路上,海岛渔村
      梭子蟹肉,鲜美无比
      登州路旁,啤酒之街
      青啤之家,原浆鲜酿
      酒酣耳热,不亦乐乎
      此篇博时,已然醉矣  

      来之前,MSN上我说:“北京的互联网大会,就算了,我没打算去,中国广告节,那是要去的。”因为,我们是:

      网络公司中的广告公司
      广告公司中的网络公司

          噢耶~!

  • 2007-08-28

    目击UFO事件 - [且行且记]

      周六晚上,吃完饭从人民广场上高架,在出租车上我忽然看到远处高空“飘浮”着一个有光晕的物体,高度从出租车里看去就在远处几十层高楼的上方,后来又看到还有另外一个,四周还有三角环形的灯,一前一后,在高楼上方快速移动。

      我让朋友看,朋友说会不会是飞机?我说飞机哪有飞那么低的,再说形状也不象,难道是UFO?当时感觉那两个“飞行物”很悠闲,又象是在“巡视”...如果不是在高架上,又是出租车,我一定开车追着那两个飞行物多看一会儿。当时挺激动的,虽然无法确定高空中飞行的是什么东西,也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但是看到自己无法解释的东西,还是很兴奋的——结果,今天就看到了这则新闻:


      上海夜空出现不明飞行物停留超过10小时

      【新民网•独家报道】周日(26日)晚间至昨日(27日)凌晨,上海点击查看上海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多处有网友向新民网反映目击到夜空云层中悬浮着一个闪光的不明飞行物,据推算,该物体在上海夜空中存在时间超过10个小时。

         上海夜空出现不明飞行物停留超过10小时(图)

      上海夜空出现不明飞行物停留超过10小时(图)

    “凌晨4点,我看到那个不明飞行物在淞沪路靠近三门路所在的东南方向。一闪一闪已经很久了。”网友孟先生昨日凌晨4点向新民网来电反映。据其回忆,该物体悬浮在夜空的云层中。孟先生通过望远镜观察,发现该物体闪烁着红黄蓝三种颜色的光芒。他于是叫来了周围的朋友一起观看,大家也都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起初我以为是星星,但是星星没有那么大,又怀疑是不是飞机呢,可是那个物体一直悬浮在天上,好像没有移动。”孟先生称,该物体漂浮在空中很长时间,直到天亮,乌云散去后就看不清楚了。由于环境过于黑暗,孟先生无法拍摄到清晰的图像。

      新民网质疑该物体是否为夜间灯光风筝,孟先生表示否认:“风筝一般会上下飘动,但是那个物体一直停留在一个位置。而且位置较高,应该不是风筝可以达到的位置。”

      市民蔡先生26日晚在上海西南部的莘庄地区也观察到这一现象:“我们发现云层后面有一个很亮的物体,起初我们以为是飞机,但是我参照了附近的大楼,那个物体并未移动,感到很奇怪。”

      “上海夜空出现UFO”的事件也引起一些网友的密切关注。不少上海网友纷纷发帖表示目击该物体,上海网友“流血用苏菲”表示,他在26晚6点多发现该物体,当时自己正好下班在和同事楼下聊天:“看到一个圆的东西,红色的,在远的地方盘旋,刚开始没注意,以为是飞机什么的,但是那时候天还没暗,想想飞机也没那么亮吧,然后天暗下来了。那个红色的东西就躲到云层里去了。然后就在同一个位置,连续闪烁。” 此后住在宜川路、浦东、北新泾的网友均分别证实自己也看到该物体。网友“豆沙包酋长”称该物体“闪着黄色的闪电”,也有人表示“只看到云层在闪,没有看到发光物。”有网友质疑是否是闪电等自然现象,但遭到反对:“闪电不可能在同一地点,连续闪2个小时的吧!”(当时为晚上20点)

      根据多名网友的目击证言,如果该物体从“流血用苏菲”目击时间18时起计算,那么到孟先生目击时间的次日凌晨4时,该物体在上海的天空中停留的时间已超过10个小时。

      目前尚无消息确认周日晚上出现在上海夜空中的物体的真实面目,新民网将就此事做进一步求证。(新民网 徐靖)


      老横看到这个报道的时候那叫一个激动啊!新闻上说的是昨天晚上,而我是周六晚上看到的,一模一样——绝对不是我当时看错了,确实是那天的高空飞行物!老横活了三十年,居然也目击了一次UFO!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经常看一本杂志叫《飞碟探索》,内容都是关于UFO和太空的研究文章,有目击报告,有学术讨论,老横是每期必看——从那时候开始,老横当年那颗幼小的心灵里,就已经有着对浩瀚宇宙的好奇和向往。而老爸看到我看那种杂志的时候,总是不屑的说:“胡说八道,天方夜谭。”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位保守毫无想象力的老爸怎么会有一个这么好奇心十足喜欢接受新事物想象力丰富的儿子,但是我相信宇宙中有无数我们人类无法了解和预知的事物——这个想法至少要比中科院无知无耻号称“科学家”和“斗士”的何祚庥要“唯物客观”。
      
      我记得《飞碟探索》曾经有一段话,是美国儿童航天协会的会歌:“让想象力超越梦想,让我们伸展双翼,勇气和决心,指引我们飞向未来...”也许周六晚上我看到的是来访地球的朋友,也许那天我看到的什么都不是,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相信茫茫宇宙之中,有智慧的生物,应该不仅仅是地球上的人类。

      否则,地球和人类,是多么的孤单。

  •   广州,傻大傻大的白云机场(我觉得至少有3、4个虹桥机场那么大)。

      18:20,我和大宇到达机场,我是19:15的飞机回上海,他是20:10的飞机去长春,都是南航的航班。

      18:30,我被告知机票出错,改签19:40的CZ3595,换登机牌,我和大宇进入候机室。我俩找位置坐下,互相开玩笑说些闲话。

      19:10,我在登机口处看到电子屏上写着CZ3595延迟,20:40起飞。李大宇的航班也延误了,我俩坐在那里每隔几分钟就听到某班CZxxxx延误推迟。

      20:00,听到机场广播CZ3595航班的乘客可以到“某某处”领盒饭,我跟大宇说,还好我们和李红岩兄弟一起喝下午茶,还吃一只“咸猪手”,所以不用吃机场餐了。

      20:30,我看还没有登机提示,就去那个“某某处”询问航班情况,被告知继续延迟,21:30起飞。

      20:50,我在候机厅的书店买了本《城市》,早就听说这期是厦门专题,所以看看是否值得一看。

      21:10,送大宇登机之后,我去领了份盒饭,给老爸打了个电话,让他拿好1398不要卖,老爸居然问我:“你是不是去广州谈xxxx的事?”我大惊,我一直认为老爸有克格勃的潜质当然这种潜质多少也遗传给了我一些——但是他竟能猜到出我到广州来干嘛这已经超出克格勃的潜质,完全是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多管闲事作风,并且太严重了一些。

      21:20,我坐在CZ3595航班登机口前的椅子上上网,中间小蔡同学看到我签名跟我说:“今晚有流星雨,你在飞机上看到一定要拍照,传到blog”,而我当时还认为算是正常延误,00:00之前可以到家睡觉。

      22:00,可以登机了,到那一分钟,我还觉得不算离谱,还想着周二都有哪些事情要做。

      22:20,南航把我改签的CZ3595又和另外延迟的CZ3547次航班二个航班合并,换了大飞机,终于登机。

      22:40,登机后被告知由于天气原因,前面有20多架飞机在排队,我们只能再等一段时间,拿出《城市》在看。

      23:30,机舱广播说请稍等,飞机马上可以起飞。

      00:30,被告知大家虹桥机场02:00-04:00跑道关闭,飞机暂时无法起飞,要等到02:30之后。如果想休息或者改签,可以下飞机,但由于是“天气原因”,南航并不负责安排住宿和交通。机舱开始有人站起来,到舱门处询问乘务员。我在考虑是回市区住李红岩兄弟那儿改签上午的飞机,还是继续留着等着02:30飞回上海?想了想周二中午约了人谈新业务合作,下午还有一个因为我周一不在而推迟的全体员工会议,遂决定不折腾了尽早返沪。

      01:00,我打开手机,只有一格电,我拿起电脑包走出机舱,登机通道里很多人,不断有质问的声音,老横倒是心平气和的问工作人员:“哪儿有充电的地方?”——飞机延误这种事情在国内,跟他们生气没有任何意义,我想下飞机找个地方上网可是电脑也没电了。

      01:10,找不到有可以充电的地方,我回到机舱,经济舱已经吵闹一片,我径直走到头等舱一屁股坐下也没人管我,飞机上开始在放一部爱德华诺顿的老片子《偷天换日》,我心说就算不放《空中危机》也应该放个《红眼航班》吧。坐在国内航班寒碜的所谓头等舱里,稍微伸开了脚,看了两眼查理兹·塞隆就盖个毯子睡了。

      03:00,被机舱广播弄醒,原来真的要起飞了——这次是真的,一大堆致歉的话还预告了04:55到达虹桥机场。我想想回去肯定是睡不成了,找出太阳镜继续睡觉。

      04:40,再次被广播弄醒,看到窗外一抹晨霞,才想起小蔡说昨晚有流星雨,收拾一下准备着陆。

      04:55,飞机很“按时”的着陆,才知道起飞前200多乘客走了大半,最后只有90多个人留在飞机上。一个空姐说这是一趟“从白天飞到白天”的飞机:果然,走出机舱外面天已经亮了,走入虹桥机场简直象拍鬼片——空无一人的机场,我第一个走出国内到达,打车回家,一路上毫无倦意,欣赏上海难得的安宁景象。

      05:25,到家,洗澡。

      06:00,出门吃早餐。

      06:30,进办公室,开始写这篇Blog。

      
      PS:这个“史”自然是老横的乘机史,整整延误9个小时的航班,实在是破天荒头一次。由此联想到一些跟南航有关的“孽缘”:今年就是被“沽民”称之为“南姑”的989,让老横还给主力至少一半以上的利润,本来决定以后再也不坐南航的飞机,结果没有守信——结果就延误9个小时。不知道未来,跟989这段孽缘会不会还有纠缠。

  •   周六下午,我终于在说了N多次之后,第一次去体验了一把瑜伽——虽然我没有很多人对瑜伽有明显的反应,但一个小时的体验课程让我流的汗比一个月加起来的都多,也深信这是一项可以调节身心的运动,会安排时间来学习并坚持下来的。

          在最近我对健康身体的重要性有完全新的认识之后,我相信我会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珍惜生命和健康。有些事情,不是亲眼所见,我永远无法相信...我们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健康负责,也是对自己的亲人负责。

      周日,我们和Absolut举办的“BlogBus用户夏日酷爽之旅”我原本以为是晚上,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在下午,二点多赶到淮海路138号无限度休闲广场的B1室的Absolut Ice Bar——据说这个是全世界最大的冰吧之一,里面的寒冰都是从北极空运来的,并且半年以后会融化掉再从北极重新运来新的寒冰再造一个新的Ice Bar。

      活动办的非常成功,女O那里有照片——我坐在一个大冰墩子上拍照的时候,屁股那是相当的冰凉,拍了一张之后居然还有人要拍,我就一直忍着...后来我们一致认为爱斯基摩人是世界上最能保持容颜不老的人:因为在冰窖里住应该可以更“保鲜”,这么酷的酒吧,大家有兴趣不妨可以去“冻一冻”~

          其实老横的生活对很多人来说可能很枯燥,但在韩笑同学眼里居然也丰富多彩——好吧,我承认或许也还算丰富多彩,可是仅限于我个人感受。能把工作都当做乐趣的摩羯座,用Emile的话说:摩羯座的都是劳模。

          转瞬间这一年已经过半,我们在路上还在不断的做出选择:有的人要试图恢复身体和生活的正常、有的人要离开大公司加入创业团队、有的人要去西藏体验“冒险之旅”...而我,还是想试试,自己之前没有做过的事情。

      不试试,怎么知道。就如同Yoga和Ice Bar——对于未来世界的体验,一切皆在不断的去触摸和感知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