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末在北京,和潜在的合作方谈未来的合作可能,和广告代理商量下一步的工作,临走之前,还和某人谈了十几分钟关于某些方面的“计划”,时间来不及匆匆别过,后来在飞机上却想到了更多。

      有些事情,人们每每看到别人总能轻松笑谈,事情关己则方寸大乱心生恐慌。而有些时候,我亦不知道该如何真正能给予别人所谓的“正力量”,因为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经历、不同的性格,让我们每个人,面对不同的人和事的时候,做出的理解和反应最终是不会相同。所以,在飞机上想到的一些话,遂想写下来,做个mark。

      过去的十多年,有一样东西是一直以来愈发坚定之事,即对所做事情的信心——所谓的信心,最早一开始也是从“怀疑-肯定-再怀疑-再肯定...”的不断循环之中逐渐不再会有丝毫动摇。无论面对任何人,任何事,如果你真的了解自己,明确目标,那么就不要怀疑去努力便是,至于结果如何,那当是自己努力的程度如何——但若患得患失害怕付出,则永远连任何得到的机会,都不会有。

      而过去的二年多的时间,自己最大的收获之一,则是不像之前那样凡事太过着相不能看淡放下,而是在尽心尽力之后,对于很多人事能够心放至平常顺其自然不去强求。可以说平常心的修炼,让自己心态有了大大的进步,也正是内心的这种变化,在面对一些所谓困难、压力、责难、攻讦之时,能够始终可以让自己能够积极正面的去面对——所谓逆境中的收获,这当是其中之一。

      所以,很想对某人说,关于个体,关于未来,如果真的对自己有信心并且愿意不断完善自身,我相信每个人最后都可以修得圆满;而过程中的经历磨合或一时的失意,则需要一颗平常心去面对。若能如此,便有大勇气,得大智慧,去困苦而得喜悦,终能明心见性,身心自由。

      记在此处,与某人共勉。

  • 2011-12-27

    人生如斯 - [且行且记]

    Tag:许冠杰
        

      苏虾仔未出世 都去温玉皇大帝
      听巨讲番的世俗条例
      拿起张卖身契 起势甘拧头拧计
      好坐低听孤家讲出一切
      喂 我要你架势 你梗一家富贵
      我发起郎黎 会将你垫尸底
      认真巴闭
      签番张卖身契(卖身契)
      搞掂笔入境费(仲要洗礼)
      甘苏虾仔至准出世
      苏虾仔大个左啦喂
      识拍拖学人做曳
      一次偷鸡喊亦无谓
      番香闺论婚礼
      俾八姑窒头窒势
      好女婿呢单认真钦计
      喂 你咪当免费 走精你咪制
      我听钱驶 你好挖仓底
      仲要三身走礼
      签番张卖身契(仲要屋契)
      搞掂笔外母费(杰过西米)
      甘苏虾仔至准出世
      香港地为生计 乜野都受人限制
      睇报纸多多制度条例
      加差响电费水费
      的菜乜越来越贵
      恩爱夫妻都顶心顶肺
      喂 咪太过闭翳 训医院更贵
      养番班马骝仔 有苦暗哑抵
      仲要交足书簿费
      一张张卖身契(卖身契)
      怎就甘累你一世(做到甩肺)
      唉 总之一句呵呢吉帝(呵呢吉帝)
      唉 总之一句呵呢吉帝我前世
  •   周六下午,在庄哈佛和黄耶鲁的杂货店aroom,用上海话说aroom老有腔调的,黄耶鲁做台当起了老板娘,大家可以多去骚扰。
     
      aroom是我喜欢的风格,简约、恬静、自然。 
      

      进门的操作间
      

      那天是个open party
      

      他们家有这些老相机不稀奇吧
      

      

      黄耶鲁和小金莹
      

      aroom是可以喝茶聊天的,这是里间
      

      

      

      

          小院子估计大家都会喜欢的,旁边还有个地方她们说可以做spa
      

      地址:泰安路120弄卫乐园15号
      时间:11:30~20:30 周一闭门
      Tel:52130306

  • Dear Steve,

      hi,

      不知道该怎么开头,只是想和你说一些话,因为最近看到的一些,和想到的一些。

      你在第一次没有你出席的苹果新产品发布会的第二天,离开了这个世界。也许很久以后人们会说,你是在人生最辉煌的时候走的,因为有人已经开始“预言”:苹果已经到达巅峰,接下来的十年,可能会出现季度亏损。因为很多人都认为,没有了你的苹果,将失去未来的指引和创新的推动力。就是说,你离开了世界,也带走了苹果的灵魂。

      我相信领导者决定公司的DNA:无论是你,还是比尔盖茨,还是郭士纳...是因为有了你和他们,才有了苹果、微软和IBM的辉煌。然而,领导者给予公司的DNA,就像某种元素的放射性,总会有一个衰竭期,随着灵魂人物的离去,公司总会由卓越走向平庸。但是,我现在却不想去臆想苹果的未来,因为我不知道在你的DNA的影响下,那些被苹果吸引的优秀的人们,是会渐渐让苹果像其他公司一样进入DNA的衰竭期,还是会把你的DNA发扬光大,再续辉煌。但有一点我相信:任何一家公司,都有一个从小到大,再由盛到衰的周期,这个周期只有长短之分,这个过程没有谁可以例外;这其实也是生命的周期,所以,也没有必要去强求永远的辉煌。

      所以,苹果未来如何,对于你来说,其实并不重要,你已经做了你想做的,这才是最重要的。

      其实你知道的,人们总是随波逐流,在你还没有推出iphone之前,在你还只是特立独行在做一些和别人不同的事情的时候,人们对你的评价褒贬不一,绝不是现在苹果如此辉煌时候的评价——那时候有人说你性格古怪脾气不好,有人说你桀骜不驯很难相处,有人说你巧取豪夺不肯分享...总之,有很多人看你不顺眼的人,有很多想否认你的人,还有很多想看到你失败想看你笑话的人,那些人当中,多是平庸之辈,他们很难接受你的与众不同,拒绝相信你会有不凡的成功,他们更擅长的是用“常识”和“常规”来诋毁你卓越的创造和另类的行为。我知道,你当然不会在意那些人,因为那些人根本不在属于你的世界,自然对你也不会有任何影响,最终你无比明亮,而他们却不知道在哪个角落。

      除了那些不愿意接受你的人,还有很多人视你为天才,因为很多人自己无法去主宰自己的命运,无法淋漓尽致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因为很多原本就是相通的东西但他们却认为无法打通:艺术、设计、科技、商业、生活、人性...你让他们看到了一种他们认为的“不凡”——事实上,对你来说,你只不过是一直追随你的内心和你的兴趣,在做你想做的事情而已;你只不过没有随波逐流,遵循他人的价值观来指引自己罢了,你对艺术和科技的好奇心、你对商业和人性的洞悉,最终造就了你创造了自己不凡的世界。

      你知道吗?在中国,因为教育体制的问题,“标准答案”式的教育从小扼杀了孩子们的好奇心和想象力,所以虽然我们是世界上的人口大国,却缺乏创新。更搞笑的是,还有人自称是你忠实的粉丝还说自己是“乔布斯专家”,给自己起个名字叫“创新工场”,但却只会山寨别人的创新,自己涂脂抹粉后再去忽悠别人的钱,我觉得,你对这种人自然会不屑一顾的,甚至,都不值得不屑的吧——因为曾经令你不屑的那些人,也比这种只会抄袭却打着创新旗号的人值得不屑。

      还有,你知道吗,据说几个中国互联网的所谓“大佬”,争着要为即将出版的《乔布斯传》中文版写序,并且据说为此还争着付出了高额的费用——我知道,你肯定像看待“麻瓜”一样看待他们做的诸如此类的事,做这种事的人,永远无法做出苹果那样的公司,因为他们需要用别人的名字给自己贴金,而你则永远不会做这种拉虎皮做大旗的事,你只想创造属于自己的东西,完全不需要借助别人的名字,所以,你是Steve Jobs,他们只是xxx。

      我最喜欢的是你说的这几句话:

      1、人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
      2、领袖与跟风者的区别就在于创新;
      3、人这一辈子没法做太多的事情,所以每一件都要做得精彩绝伦;
      4、成就一番伟业的唯一途径就是热爱自己的事业;
      5、只要敢想,没有什么不可能,立即跳出思维的框框吧;
      6、不要把时间浪费在重复其他人的生活上。


      看到那么多人在怀念、追忆、为你的去世不能释怀,我只想说:真的要向你致敬的话,就是最起码要做到上面所说的这些;但我觉得第一条很难做到,其他的几条其实每个人都有选择能够做到的机会,只不过大部分人放弃了这些机会罢了。而第一条,我觉得,其实你也没有做到,“改变世界”这个词,在我的概念中,我所在的国家近百年来,只有两个人做到了,一个姓孙,一个姓毛。至于说你创建了苹果、成立皮克斯工作室,研制出了苹果电脑和iphone,我觉得这些都还不算改变世界——因为就算没有苹果,诺基亚和智能手机本身也会慢慢进化,只不过可能多花几年、几十年的时间,因为未来的趋势是不会变的,只是你看到未来,自己赶在他们前面,超过他们罢了。所以,我觉得“改变世界”是一件很难的事,历史上改变世界的人就那么几个,但我赞同你说的要“与众不同”,要去做很多人做不到的事——即使不能改变世界,但至少要做自己想做的事

      你英年早逝,却非碌碌一生,而是建树颇多,最终令众人欣赏,你此生做到了你说的那些,也应是了无遗憾了。你离开这个世界之后,这个世界还在不断变化,这个时代很多人都没有经历过的大萧条已经来临,然而危机与变革随时都仍存在。我相信,这个世界对追求创新,追求完美存有执着的人,依然还有很多,他们还会创新创造更多有趣的东西,给人们带来新奇和愉快的体验,因为你已经为很多人,树立了一个榜样:一个相信自己,坚持自己,一个与众不同的榜样。

       

     
      ——没有人会永垂不朽,但总有人可以活的精彩;

      Jobs,你是一个好榜样;

      我不相信只有一个Jobs,我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Jobs;

      这也是你相信和希望的,不是么?


      祝,安息。

  • 2011-09-27

    这一夜 - [且行且记]

      无论未来是何等的模样,我相信,这一夜,永不会忘记。 

      复兴路,便利店,5毫克中南海,复兴公园,许冠杰伍佰李宗盛,msn上有人跟我说黎明前的黑暗了,米聊上某人跟我说明天又是新的一天——这些我都知道,只是塔山太久太久了,不是自己一个人,不想让其他人再等下去了。

      十五年,能有再一次的涌动实在应该值得庆幸,更何况生命中那个重要的人和我一样,已近涅槃,二十年来他最终脱胎换骨终成大道,还有什么是不可战胜的——唯有自己。

      而过去两年来,自己最大的收获莫过于明白“守正”的意义,而另外那个人,则修的是“出奇”,我们都直视自己过往矫正,还差最后一点点,他是,我也是。

      人们大都相信能够看到的东西,那么就像以前一样,他们,终将会看到。

  • 2011-09-02

    格局的高低 - [且行且记]

    横戈(青衫磊落险峰行)  16:03:17
    做就要做别人没做到做不到的,否则有什么意义,所谓乔布斯,仅此而已
    他做到了——别人没做到做不到的,而已
     
    西门柳上²º¹¹   16:03:48
    但是不能天下人尽皆如此

    横戈(青衫磊落险峰行)  16:03:56
    我没说天下人
    我只是说,人生意义

    横戈(青衫磊落险峰行)  16:04:15
    既然看到高处,自然不会低就
    乔布斯,即是

    横戈(青衫磊落险峰行)  16:04:36
    从这一点,我看高周鸿祎,而非雷军

    西门柳上²º¹¹   16:05:03
    恩,没错

    横戈(青衫磊落险峰行)  16:05:12
    小米手机,“没设计就是最大的设计”——就这句话,雷军永远成不了乔布斯

    横戈(青衫磊落险峰行)  16:05:34
    魅族黄章那哥们,J.Wong做的手机比小米好

    横戈(青衫磊落险峰行)  16:06:30
    雷军,是资源型的人,整合资源和力量,为他所用
    J.Wong有自己的DNA,DNA大部分时候,可以打败资源,但有时候也被资源打败——前提是有DNA那个人,不够真正的强,真正的强,有自己DNA,最后就一定会天下无敌
    一定会!

    横戈(青衫磊落险峰行)  16:06:59
    雷军有资源能“做成事”,但不会天下无敌

    横戈(青衫磊落险峰行)  16:08:32
    反观360,其实在杀毒这块,已经天下无敌了

    横戈(青衫磊落险峰行)  16:20:23
    我去写篇blog,说说格局,,,就贴咱俩对话

  •   前几天写了篇日志,迫于高堂的压力(对,我的blog还有个监管方叫‘高堂’)我隐藏了,高堂是相信农民党是“伟光正”的,对此我自然不会说什么,隐就隐了,谁让他们是高堂。
     
      但是我今天要说的是:

      
    当年准备买下BlogBus的时候,我曾经犹豫再三的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政府会不会允许blog这种个人为信息发布源的存在,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多虑了,并且blog作为“个人出版”的信息传播,远不及当下更像“个人新闻”的微博,基于即时的信息传递和交换的微博,才是真正起到了“社会化网络传播”的功效。blog和微博,最终的效用会有很大的不同,这个就先不说了。

      过去的两年中,不断有人问我:你们做不做微博?而我一般比较直接的回答是:“(因为新浪做了微博)除了腾讯,谁做微博谁SB!”真的,无论是搜狐、网易,还是其他门户或者非门户,谁要来做这个,都是浪费人力物力毫无建树的愚蠢行为——这件事,新浪长在强势媒体+强势运营,腾讯长在用户平台,其他的跟着混着做微博的,同质化的结果我压根不想用“竞争”这个词,说是“陪练”还差不多。除了微博,市场中其他同样有很多机会(市场永远有机会),这些有钱的主儿完全可以攥紧力量打出自己的拳头(搜狐的搜狗、网易的游戏,就是差异化胜出的产品),非要扎堆儿做同样的事,其实就是一件没有意义很无趣的事。所谓的卡位,卡的到才叫卡位,关键是一拥而上都能卡的到么?

      而新浪,MBO之后的新浪,真的很争气,漂亮的翻身,漂亮的长身而起,最重要的原因,是有了微博。而从微博在国内生根发芽那天起,我就听到无数关于要“封掉它”的“传闻”,但它却落地开花茁壮成长,并且愈长愈大。

      为了微博,新浪投入大量的政府公关,确保这个给商业实体带来巨大增值空间的产品(平台)能够不断发展;为了微博,新浪调动了几乎公司上上下下全部力量,让公司里每个人相信微博是新浪的一次凤凰涅槃的新生;为了微博,一直不擅产品的新浪居然也在产品上能够不断改进更新——虽然客户端的每次升级并非都是进步;为了微博,新浪的地推工作做到了二三线城市甚至更下面的层级,说挨家挨户上门服务推广也都一点不夸张...新浪为了微博,恨不得把下辈子的劲都使上了,大公司能有这样的“创业”般的干劲,真的算是难得,甚至我都觉得,新浪在微博上使的劲,已经是只做加法不做减法的“用力过度”了。显而易见的,新浪把微博当做自己蜕变的一次良机,也牢牢的抓住了这个良机,而在商业价值的推动下,我在想的是,微博带来的社会意义,是否会促使新浪蜕变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

      据我所知,新浪有一个400人的团队,负责微博的“内容审核”——如果说这个数字听起来有点让人意外,那更让我意外的是,在这400人的审核之下,像胡适那段著名的“美国人来了,有面包也有自由;苏联人来了,有面包没有自由;他们来了,没有面包也没有自由”能在微博上广为流传,而从红十字会到"7.23"动车惨案...如果没有微博,我无法想想这些事情又如何被掩盖,虽然从身家过亿的地产富豪,到尚无蜗居立足的贫民百姓,大家对xxx都早已失望透顶,之前大家也还是虚与委蛇,但一次又一次,当官员的腐败、体制的腐朽导致人的尊严和生命被草率的“处理”,我们在微博上看到,"7.23"惨案让所有人都再也无法沉默了,我们可以看到在微博上无数细微的传递,无数质疑和质问,而从微博再到传媒——继香港《苹果日报》之后,《南方都市报》以《他妈的奇迹!》为标题痛骂铁道部,和《经济观察报》的《分拆铁道部》一样,这些文章,又再从传媒回到微博中被无数次转发——这是真正的“社会化媒体”,这也是真正的正在积攒的力量。看看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从Facebook、Twitter得益不少,看看北非那些国家因为Facebook的“社会化政治”迸发出的能量,我相信,新浪这家商业价值驱动的公司,却也因微博,在推动着中国社会化变革的进程——新浪或许,因此而伟大?

      我说的“伟大”,可能很多人会不认同,在这里,指的不是产品本身、也不是说要求它“不作恶”,而是说因为商业价值的驱动,新浪的微博使得“社会化媒体”的大面积信息传播,能够让公众信息得以最快时间内交流,让“真相”在更多人群中传递——除去那些作秀的,买卖僵尸粉丝的,微博对于这个国家的价值,绝对不是什么“微媒体”,而或许会成为撼山动地的力量:那些令人发指的事情、那一系列欲盖弥彰的行径,在微博上被揭露和被声讨,或许有些人会认为新浪之前多少还有些“助纣”,但它又何尝不是在我们这种特殊的网络环境下,一边实现着商业价值,一边虚与委蛇的在配合着捉迷藏的游戏呢?

      如果接下来,新浪能够一边加大政府公关的力度,保持和上层的沟通畅通,一方面懂得提升用户体验和学会做减法,让微博能够持续的发展壮大,那么,新浪或许离伟大真的也就一步之遥——但这一步,以它自身之前的DNA,可能会很难跨越,但如果真的是“推动和被推动”的方式,或许,在商业的驱动下,新浪最终能等到“伟大”的那天。

      PS:之所以没有提腾讯的微博,是因为腾讯已经很“伟大”了。在我看来,腾讯绝非众口所说的“山寨之王”,无论产品进化还是公司管理的角度来说,它都已经很伟大了——这个前提是“在我看来”,想抬杠的,就算了吧。

  • Tag:wagas

      坐在wagas的落地玻璃前面,有几分钟半天没有说话,听着她说那些话,忽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发着光——由内到外,明亮无比。

      上一次,是四年前的那个冬日,也是落地窗,是在圆明园。第一次见到她,回头看到一个被阳光笼罩的人,惊若天人,无法描述,竟不相信,能够遇到。

      时隔很久,自己曾有过很多念头,终是明白,应该如何,也是第一次放下执念,亦有所得。而再往后,别人无法探知到内心的某些奇特之处,似乎却相互了解一些,渐成好友——有是一种特别的关心和信任,却也亦不为他人所能明白。

      若是无需掩饰无需造作的说,在很多人面前,确实觉得,自己或有超凡,而只有在这个人面前,我会觉得,自己却也很俗。因为她能看破的,比自己看破的更多。

      有一种人,可以看到未来;有种东西,叫灵性;有种感知,叫洞悉;还有种力量,叫想象力...这些,不是人人皆有,甚至可以说,非常稀有。虚空之中,无限可能,纵横驰聘,天马行空——这些对很多人来说,无法想象,我亦不知道,为何她是如此异类?她甚至也不需要谁能理解和认同,那些,对她来说,毫不重要。

      虽然处女座不愿辛苦不沾尘埃追求完美但并非定要实现,而说什么摩羯座内心强大坚韧执着睥睨一切——但貌似处女座却风轻云淡的把那些尘归尘土归土——十二黄金圣斗士中最接近神的人,是处女座的沙加。

      对于很多事情,大部分人的认识都停留在表面,能洞悉内在而看到未来的人,则是寥寥,当我听到那些直指中心的话语,想的是为什么,她能够看到和知晓,已知和未知的世界,在她的面前,呈现的更多。那种能够看的到的光,从她的身上发散出来,笼罩周身——并非神话,真如所见。

      她就坐在那里,光芒环绕,无与伦比。

  • Tag:梦想

      楔子
      最近看到一些事,想起了一些人,遂想刻下一个痕迹,写篇长的blog,以为记。


      小李
      十一年前的时候,和一群在网上最早认识的朋友泡在一个论坛,其中有个ID叫“革命战士李建国”,我们叫他小李。

      小李在论坛里是那时候少有的“80后”,甚是生猛,然而之所以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的选择和他的同龄人有很多“不一样”:小李毕业于一所重点高中,高考的时候心气儿极高的他没有考上第一志愿,进了西安邮电学院,在很多人看来,“西邮”也算是很不错的学校,但小李考进“西邮”之后觉得,自己毕业之后无非是进一个“收入稳定、颐养天年”的邮电系统,自己的人生差不多可以说一眼看到了尽头,所以,大一上了半年的他毅然退学,回去复读准备再考(北大、清华)...最后复读下来,考上的是郑州工业大学——所以,有了后来我们第一次见面,在工大的校园里我和已经在读大二的小李边走边聊说的一些话:
      “那时候你家里的亲戚朋友都反对你复读,但你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在他们看来,工大还不如西邮,然而我知道你考上工大之后并没有气馁也没有自暴自弃,而是暑假还去读新东方去体验一下不同的感受...有些话一直想见面对你说:无论那些嘲笑,惋惜或者同情,其实他们都没有资格——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听从自己内心,选择自己的人生,是否值得在于你自己而不在于其他的任何人。所以,不要在乎那些嘲笑或惋惜,你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而他们永远不会明白。”我记得清清楚楚的是,我说完这些话的时候,看到小李拼命的擒住了眼泪——在那之前,或许从来没有人和他说过这样的话。

      说到这里,有点像是一个励志的故事...然而,我想说的,是后来:

      小李后来没有出国也没有继续读书,大学毕业之后由于家人是医药系统的,他做了一个医药品牌的代理,从那之后,无论在网上还是见面,他谈的更多的是喜欢什么品牌的男装,女朋友还有其他的女孩子...再后来就是买了什么车,想在哪里买房子——当然,说这些本也无可厚非,应该说他大学毕业之后做的也很不错,生活小康并朝着中产努力。但是,我再也看不到他和其他人有什么“不一样”了,他和我说的那些话题总会让我觉得,那个和我在工大校园边走边聊的小李,渐渐的远去了...


      君绝
      在那个论坛里,除了小李,还有一个人很是让大家“另眼相看”,她叫君绝。

      我们在论坛上认识的时候,君绝刚到美国,那一年,她十七岁。在这之前,她去了日本,在松下产业大厅里,站在松下幸之助巨幅肖像前的她,心中的梦想是未来拥有和画像上那个人一样的成功。君绝从小绝对算是另类的那种姑娘:中学的时候就喜欢和开摩托车的“浪子”出去兜风...上课的时候没兴趣听就会手里拿着大大的手包(她着重的说)站起来就走出教室...不是父母的安排而是自己通过“文化交流”把自己“办”到了美国...在加州的西海岸把bra解下来系在后视镜上和人飙车...怎么样,听起来是不是很酷?但我觉得比君绝更酷的,是她的老妈!中国的父母,很少有“放心的”任由子女少年时代就自由发展,从出国到后来君绝在美国,几年间她老妈没去看过君绝——但我丝毫不认为,她的母亲不关心她,只是“关心”的方式和中国绝大多数父母关心的方式不一样罢了。

      这听起来,似乎又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但是,我要讲的还是“后来”:

      君绝在加州大学读完书,拿到了绿卡和注册会计师,2007年回国在广州的一家项目工程公司做投标方面的工作,中间来过一次上海,我开着车带她去吃小龙虾,我们还聊起来过关于把小龙虾做成连锁经营的事儿...再后来,就没有什么联系,后来有了开心网,她加了我好友,偶尔会看到她的一些“转帖”,后来看到她结婚了,而最新的“动态”是,君绝当了妈妈,呵呵。

      讲君绝的“故事”,并无任何褒贬,相反我觉得可能很多人青春年少的时候都有过激情和叛逆,但最终都...我找不到可以准确的形容。


      Z
      Z也是那时候在论坛认识的,我们都叫她小Z,其实她并不小,年龄比我还大几岁,她在论坛里很少说话,我们更多的“了解”,是见面成为朋友之后。

      和Z认识的时候,她是当地一家公司的总经理助理,那家公司旗下有一家有名的酒店和一些地产,那时候我们偶尔还会去那家酒店下面的保龄球馆打保龄球,Z不爱说话性格有些怪怪的,甚至她的话有时候我会有些“听不懂”,所以我一直很怀疑她是怎么做总经理助理的。Z的外表看上去很文弱,认识她很久以后,我渐渐发现她柔弱的外表下其实内心很坚强:我二十三岁那年到了另一个城市,她也辞去了工作到上海去读书,按照她身边的人的看法,等读书出来已经快三十了,她应该要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才对,所以家里都不支持她去读书。我记得2001年的春节,我看到一部叫《上海沧桑》(全集)的电视剧,里面有个角色叫沈鲠萍,是一个进步女记者,其中有段台词是“其实我早已经嫁人了,我自己嫁给了自己”——我告诉了Z这句话之后她甚是喜欢...后来她进了一家国内最大的净水设备的公司做副总,听她说公司在准备上市...再后来,我把BlogBus搬到了上海,请她来看过我们《我的绅士男友》的话剧...虽然同城,却很少联系,但就在前几天,我发了条短信给她:“看到很多人逐渐放弃理想,你是我唯一看到一直听从自己内心,并且努力去实现的”。

      ...

      最后再讲一个故事:W是做房产经纪的,听W讲自己的故事的时候,我有一些意外的触动——她从14岁就开始自己赚钱自己交学费,到看到身边认识的姑娘“忽然”很有钱,而她自己累到重病却躲着每天在楼下等她的香港人,还听到她讲她认识的一个女孩18岁被一个30岁的男人强奸然后被那个男人包养后来男人离婚娶了女孩两个人一直生活到现在...我再次发现真实的生活远比电影的剧情更有戏剧性,还让我想起来那句话:“生活就像强奸,如果你无力反抗,那就闭上眼睛静静享受”——我其实想说的不是W的朋友,是看到曾经身边的人,而自己却无法对他说:应该追寻希望并且不断尝试突破,而不是接受最后渐趋平淡的生活。 

      从“不一样”到“一样”,我不知道在“小李”和“君绝”的心路,有些什么样的感受;或许“小李们”和“君绝们”内心曾经都有过想让人生多一些不凡的梦想,但最后还是逐渐接受了大部分人接受的生活——我并不想说这有什么不好,从证券公司到BlogBus,新员工培训的时候我都会讲那个"1000:1"的故事,那其实是一个选择和被筛选的过程,更是一个自我追求、放弃或者努力坚持的过程,在那个过程当中,能真正走到最后的,原本就只是极少数人。

      人生的选择,很多时候很难简单的说对或错,时间、时机、环境、情感、压力、困难、恐惧...这些都会成为促成每个人选择的原因,而每个人面对这些的时候,心情和心态都不一样,但如果能够了无遗憾——真正没有遗憾,那就是正确的选择。

      而现实往往是,很多人被强奸之后不得不接受,渐渐做享受状来给自己一些安慰。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说自己从未有过遗憾。我只知道,在过去两年当中,自己有大的付出也有大的收获,却也有无可避免的遗憾;而自己则希望,那些遗憾可以弥补,并且,在不远的将来,自己和更多人所为之的付出,会以我们自己的方式有更多的回报。因为,直到今天,我们依然还有梦想;并且我从不怀疑——真正的梦想不会被现实撞碎,而是现实最终会被梦想照亮。

      希望每个人,都能被梦想照亮。

  • 2011-04-07

    ZY同学 - [且行且记]

    Tag:同学

      晚上忽然收到ZY的短信,问近来如何,我说被耗的都快没力气了,她说坚持到底就是胜利,我说其实每次到最后等到结果也都无甚欢喜了,只是这次不一样的是时间太久;她说久是久了点但过去之后会更强大,我苦笑着回复说话虽这么讲,可是消耗的东西有些可能回不来了...她最后回了一句“塞翁失马”。

      其实,十五年前的自己的选择,和ZY同学多少还有些关系:当年作为全省的文科状元ZY同学考进了北大,老爸对我说“你是第一名进去的,人家是第一名出来的”——老爸当时绝对没想到他这句话对我的刺激有多大,因为基本上我听完这句话应该是面无表情的。但是,我知道从高中毕业那一刻开始,自己的人生开始有了真正的转变,而这个转变,我要承认,这个我曾经同窗过的ZY同学,起了很大的推波助澜,当然,还有别的因由。

      后来,在深圳毕业后第一次见面,我和她聊起来当年,大家都哈哈一笑,觉得那些不过都是过眼云烟。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几年还不见一次面的老同学,每每隔空聊起来什么事情,竟还能心有戚戚,也算难得。我记得最有趣的是07年她跑来上海看“快男”的演出被其他同学笑话说和她一起去看演唱会的那些粉丝团的成员都比她小了快十岁,可是她丝毫不以为然,甚至骄傲和自豪的说:“瞧,这说明我心态年轻嘛!”而每次说起来各自的工作和生活,也颇多共鸣——在我印象中深圳是一个冷漠、紧绷的城市,而ZY在那里,似乎也怡然自得。

      有时候想想,人生仿佛真的转眼之间,去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人和事,而每个人真正去寻找初衷的和得到的最终,却大都未必一致,甚至可能背向而驰差之千里,那么人生之意义究竟如何?如我等这些自我折腾的“创业者”,真的是个个都一定要去IPO,方才实现一个阶段性的成功么?如若不然,那么如何又能一直保持激情和勇气,不断拓新和进取呢?

      再想想,假如是自己当年考入了北大,那么难道竟会去过上几年“完整的”大学生活不成?(自己真正的‘大学生活’几乎是一段空白,压根就没在学校呆过几天)如果大学几年真的在校园里读书,结果又会怎样?好在看ZY同学,事实上无论高中还是大学,都绝非书呆子那种,反倒一直也是精神独立,不为外物所动(至少至今还保持着乐观的单身精神),我想也正是如此,才让ZY同学每每和我总还有不少共识,虽天各一方,但还能遥相祝福,亦是幸事。

      PS:想起来一周前的另一个时刻,半个多小时的越洋电话,其中勾勒到某些未来,然而对于未来,其实没有人真正知道,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对未来抱有美好和期待。而正是一些人或事的推动,才让我们向着未来,不断的寻求和努力——人生或许就是如此:探寻的过程,即是人生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