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4-01

    愈发明亮 - [且行且记]

    Tag:about me

      过去几周,和几个旧故聊天,心有戚戚颇多,本想码字以纪念,未遂。

      而这几日,终于把一个首尾相连的链条整体串了起来,这是这些年来最大的收获,也是更多的信心和明亮。但也就在最近,听到更多的“相劝”,不外乎是说不知道为何一直坚持至今而不放手——如果大家看到的都是一样的,那么这个世界,则简单的很是乏味了吧。

          锦州城外四十公里处,所谓塔山,却是一片平原并无山丘,于守无可守之处,方现英勇和奇迹。我昨天和E说,其实这两年,所有的困难和磨难对自己来说是好事,如磨如砺,才能有真正的收获;但对身边大部分人而言,却非如此。这,当然绝非我所愿。

      但,并非如此就会放弃。放弃很容易,坚持下来才需要更多的信心和勇气,还有面对无数困难的压力。正因如此,每个人的选择才有所不同,但我相信我所信的,我也不会忘记过程中所一起经历的人或着事,这些亦是真正的收获和财富。

      我没有任何理由去背叛和放弃,也不会因为任何善意或者恶意的“引导”所改变。因为,这件事,无论责任或义务、压力和承担,皆不关乎他人,而最终在自己。所以,自己的选择,才是最终要去肩负的一切。

      还好,不远处,有大光明在。

  • 2011-03-09

    向上的力量 - [且行且记]

      昨天,和M聊天,他最近不但被诸多事情困扰,还面临感情的失落无法走出内心的低谷,,,甚至几近崩溃的边缘。我和他说:“无论如何,你和那个人无非两种结果,而无论哪种结果,你现在的样子。都是于事无补反而是给自己减分,明知道不该去做的事情却控制不住自己去做,只能说明你无法战胜自己,而和他人无关——虽然战胜自己很难,但无论外力还是内力,你必须找到适合自己的自我调节的办法,否则你最终输给自己。”

      其实,M知道,十几年前的时候,我面对类似他的情况,那时候我会一个人骑着车到一个很远的地方:骑过去一个土坡,前面有一片开阔的原野,自己坐在土坡向前望去,心情就会平静很多...再后来,遇到困顿之时,我会去听许冠杰,听着那些贴烫激励的曲调,总会找到让自己安宁的力量;或者去看SATC,也能调节心情。M几年前有一次跟我开车路过我说的那个地方,现在那里已是新楼林立,原野也不复存在,而自己也早无需外力来调节什么——不需要许冠杰、不用看什么SATC,只需要内心安静,不为外所动,就好。

      说到许冠杰。格子同学在msn上忽然问我:“你没去看egales今天在上海的演唱会?”我说:“这些年只有两次打飞的去看的演唱会一次香港一次广州,都是许冠杰。”她说:“好吧,我没去上海看egales的演唱会,虽然很喜欢,而且听说他们开场就唱了我喜欢的那首歌。”我问她为什么不来,她说:“犹豫了下,不是周末,赶来赶去,所以说没你执着,遗憾...”我说:“生活中有很多东西会阻隔你——你不去打通,就无法实现愿望。”

      今天Camus也在qq上跳出来跟我说了一些话,很是让我感动,他和很多人一样,希望我早日打完塔山拿下锦州,大家都早已是盼眼欲穿...虽然知道过程中必然要付出很多代价,但还是没有想到塔山会这么久,而那些付出的代价,有些是我愿意承受,也有很多是绝非我希望看到的——可是,那些或许就是必经的过程。

      所以,当我听到某个电话里迂回包抄打了无数埋伏最后还以一种洞悉一切的口吻说“我其实挺理解你们创业的”这样的话,我只觉得有趣好玩而丝毫不觉得讽刺——因为那种向上的力量,是绝大部分人无法看到的;大家能看到的那些,不过是浮光掠影:要么是事后诸葛亮般的总结归纳,要么是赶场凑热闹的呼喝吹捧。这些其实也都正常,因为几乎没有几个人,愿意去面对和经历或者说有机会可以经历那个真正的过程。大部分人都有的,是属于他们都觉得自己的“聪明”。

      PS:今天真正让我想写这篇blog的,是一个bus的用户,在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奖《监守自盗》的字幕文件中我第一次看到“广告”没有删除,因为字幕里留的是一个blog地址:http://rusideal.blogbus.com,我顺藤摸瓜的找了过去。如同另外一个顺藤摸瓜找过去的观众的留言写的那样:Rusideal同学不仅多才多艺还很谦虚,他在字幕里解释说自己是“学医的不是学经济的,有瞎翻的地方”,可是整部电影的字幕翻译下来除了个别错别字之外,人名、公司、机构的出处和注释都翻译的很到位,并且很多地方可以看得出来煞费苦心,我觉得应该写一篇blog来向Rusideal同学致敬——华尔街那些人或许不值得尊敬,值得尊敬的,是那些哪怕通过自己一点点力量,让更多人了解世界的人们。 

      PS 2:自己的blog可以记录下来这些点滴,blog就是我们每个人的个人史——所以,就这样,且行且记吧。

  •   一直想陪老妈去一些“很上海”的地方但总没时间,春节倒是不错,难得的是出门街上人也不多。

      大年初一,先去了文庙。

      这不是文庙,这是文庙附近的白云观,旁边还有上海的老城墙遗址。  
      

      文庙旁捏糖人的小摊。
      

      在文庙,我看着“万世师表”前的这座人像,想到在三十多年前,这可是被人人喊打的“孔老二”。
      

      大年初三,先去看周璇和郁达夫的故居,然后去了多伦路,那里有很多漂亮的建筑。
      

      从多伦路出来,一位九十多岁的上海老人告诉我们:远处楼上那个“瞭望台”当年是附近的最高点,也是日本人的哨所。
      

      鲁迅公园——这个公园最明显气氛就是“大众娱乐”,公园的名字自然让人想到那个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史料证明是日本汉奸却盖着“民族魂”而去的人,什么时候才会被“拨正反乱”(嗯,虽然文章已经从课本里撤了,但真相还是不会来一个180度大转弯的,毕竟,当年他对国民政府的痛骂,也不仅仅只是对日本人有功绩的)。
      

      “甜爱支路”上的老房子
      

      从甜爱支路走到山阴路,在这所房子前,回想起一些往事
      

      五年前,曾经有人带我参观这一排石库门房子的其中一所。
      

      我跟老妈介绍“兴业坊”的时候,想起了远在万里之外某人的话:“这都是有故事的地方”~没错!李香兰、川岛芳子、杨德昌...都和这个不起眼的弄堂有点关系。
      

      山阴路
       

      说实话,我看到网上那些关于“鲁迅的文章为什么被撤出课本”的讨论时候,觉得哭笑不得——同时也为我们从小受的教育默哀。
      

      这条路就是大大有名的“甜爱路”——据说以前上海很多恋爱中的男女都要来这里走一走~
      

      

      之前没有来过长春路,但,走过之后非常喜欢。
      

      长春路上的建筑
      

      溧阳路
      

      溧阳路这些房子如果能卖的话,估计至少也是7-10万/平方(不但是老洋房,并且怎么也算是带花园的联排别墅),但里面住的却并非是富贵之家——建国后行政分配的房子里,现在大部分住的都是一些老年人。
      

      初五,在红坊——这里不知道来过多少次,但这是第一次拿起那个老iphone来拍照
      

      各种雕塑
      

      

      

      

      红坊应该是上海已建的最大的创意园区(据我所知在改造中的还有两个更大的) 
      

      

      我挺喜欢这张雕塑的照片
      

      再见,红坊
      

       每座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沉淀和创新,但中国的城市却大多抹去了有自己历史沉淀的痕迹,而所谓的创造和创新,却看上去大都千篇一律,让人失望和无奈。但,真的去用心的扒哒扒哒,还是多少能找到一些属于每座城市的NDA,那些痕迹,不是政权更迭或一个“拆”字可以完全抹杀的,人们总是能够再去继承和创造。

      有时候,能够在我们生活的城市里经常行走,去寻找和发现一些不同和有趣,也挺好的。

  •   昨天中午的时候,打了一个半个小时的越洋电话,下午又开了两个多小时的会,到了晚上的时候,忽然发现嗓子哑了——几乎完全听不出来是自己的声音。

      今天一大早七点多,在一个离我家有七八站地铁的永和豆浆和WQ吃早餐,我说话困难,就听他眉飞色舞的跟我说移动互联网,说成都某个团队16个人如何如何...而我心里只是奇怪这个五年前在美术馆后街的三联书店第一次和我见面的小伙子,后来竟会做出一些让我大为意外的事情,当年又何曾想到,在座的那些人里面,居然有人有这样的肝胆。

      晚上,在一个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冷的城市,因为在一个很热闹的地方打不到车,最后坐了公交去赴一个约,结果,我哑着嗓子说了很多我自己都没想到会说的一些话,都是些陈年旧事,本不值一提,可是对面坐着比自己小八九岁的他们,我唯一想到的就是那句——“自古英雄出少年”。如同五年前我和David在这个城市走出一家餐厅之后说的那句话:“我们觉得他们年轻,感慨他们非常的优秀,其实我们自己像他们那个年龄的时候,做的事情也一样让很多人觉得匪夷所思,如果我们今天觉得无法接受他们,只能说明我们自己已经老了。”还好,我从来都相信,世界永远是属于,那些不断能够有新生的力量。

      所以,一路看来虽然大多的是固步自封抱残守缺圆滑世故停滞不前还自以为是的蠢货,但总还是能够遇到这些迸发着不安和激动的力量——而二者相比之下,前者的可笑的自我和后者永不停止的前行,恰恰证明了这个世界进化的更迭。

      是的,如果不是今天嗓子哑了,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依然还是十几年前的样子,而内心的成长却从来没有停止。这也是到目前为止,人生最大之幸事。

      相信他们,激情满怀,会不断的去拥抱,一个又一个的未来。

      同样,相信自己,相信未来,这个我从来没有过任何的怀疑。

  • 2010-12-23

    最近 - [且行且记]

    Tag:

      其实最近每天都想写blog,却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最后没有“动笔”,但如果不记录下“最近”,这个blog的功能,则与初衷相悖矣。

      先说说身
      貌似干了三十多年都没干过的一件事,也不是没有过,只是...和以前不同。想想十几年前,自己十七八岁刚开始出来和那些大哥们聊天喝酒,酒酣耳热之际,即是开怀舒心之时,并且绝对不是啤酒红酒之类,定是白酒,而且往往就是二锅头(二锅头好酒啊,不上头)。这一次也没有例外,手中是很多年没喝的二锅头,老横从来没有那么爽快的举杯、下肚,面带微笑,如饮甘贻...而结果,却也是破了一个记录。

      如此,一定要留个mark。

      再谈谈心
      过往的一年多时间里,应是来到这个城市后这些年收获最多的时刻,有渐悟,有顿悟,有磨砺之道,有略窥门径,心态心情,相较以往,有很多不同。唯心中希望和执念,从未改变,并且路该怎么走,也更多“知常”,前面看到的或许更加清晰明亮,脚下的路也知道该如何迈步而行——我相信这一切,都是为了未来,需要去经历的过程。然而,对于自己而言,更为重要的,知道哪些该去珍惜把握。如果能珍惜了应该珍惜的,去做了应该去做的,则是,无憾矣。

      “一家公司”和“一个项目”
      一个朋友打算自己出来创业,想听听我的一些意见,约在一起聊天,谈到手中都有什么样的资源,掂量掂量所能承受的风险,以及用什么样的方式方法...我向来不擅绕弯子,直截了当的给的建议就是:能有六分的机会,就值得去放手一搏,顾忌太多,又何必出来趟这浑水?其实很多有大成者,大家当初去看的时候,连一成做成的可能都没有,然而最终成就的却是一个大的功业。在聊天中,我提到了那个最近一直想的一个问题:有些人出来创业,是想做一家“公司”,有些人则只是想做一个“项目”——“项目”未必不是公司,只是做法大有不同,粗略的讲:这里“一家公司”的意思,包涵有理想有使命、有寻找内心和实现自我;而“一个项目”则更像是“搵钱”,无需看长远也不会谈什么理想,只要能快速发家致富,则无所不可。且不见,创业板上那些大家觉得边都沾不上的公司,一样能堂而皇之,某个视频网站几经腾挪最后借鸡生蛋——那些都是很成功的“项目”,然而想真正做好一家公司,则需要更多。

      所以我看到Emile写的那篇blog的时候,明白她所指的,究竟意义何在。

      似曾相识,却总有不同
      前天和灏灏在msn上聊起山东的一个兄弟,相识十载,却只见过两面:一次是2000年,大年初三他来敲我家的门,一次是2003年,我在青岛回郑州的火车上,停留在泰安车站的时候,我在车上他在站台隔着车窗寥寥的聊了几句,,,就是这样一个绝非“身边”的兄弟,这些年来,给我的支持和帮助,让我自己都觉得,无法想象。这些日子的情形,颇像九年前,但回首看看那个时候,真的觉得,岁月流淌,一切安好,生命中能遇到那么多可以相互信任的人,对于自己来说,已经是很多人所没有的财富。

      不是谁都拥有一些真正的朋友——这一路走来,能够付出和收获到的这些,足以欣慰。

      志当高远
      这一年多当中,David说过我好几次“此时此刻,你还操那么多心干嘛”,我回他的也总是那句“虽是非常时刻,但志不能短,否则还折腾什么”。前几日李翔来沪,来的早不如来得巧(我要把天秤排在亲近星座的第一个了),除去凡俗之事,我非常认真的,和他聊起来关于文字的事:他的新书《谁更了解中国》刚刚上架,我买了一本略有翻看,直言不讳的跟他说,挺好的,看得出有变化但还不够——他的身份已经从当年那个初入《经济观察报》的记者,蜕变到现在的主笔兼主编助理,采访了那么多企业家,要去抓取更有价值的信息,这些变化自然还是不够的,但是如何能够深入而浅出,不像他之前学习的对象那样悲天悯人辞藻华丽却只是浮光掠影,这个一直是自己想和他聊聊的一个话题。那天,从淮海路的Boonna出来,沿着华亭路延庆路东湖路一直走下去,聊的就是这个:我们看到的结果都有原因,找到因由比描述结果更有意义,决定成功或者失败的背后,总有一种类似DNA的东西,找到那个,则就是迈进一步。而去抽丝剥茧的找出DNA的形成,又是谈何容易?然而正是如此,这样的寻找才更有价值。

      和李翔告别后,我走在汾阳路的时候,自己忽然不禁莞尔——心里在想,如果用David的话说:“此时此刻,你还操别人这么多心干嘛”,我应当很高兴的是,还能有这样去相助朋友的力量和愿望,心境如此,夫复何求。

      ...

      文字总不能尽录所历,但却也可以记下一些人生的脉络,回首之时,可以慰心,足矣。

     

  •   
      (在线观看: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E4MDU1MDE2.html

      我在msn上大肆推荐这部短片的时候,大家纷纷说已经看过了,但我还是想写这篇blog。

      看到有人说《老男孩》“唱哭无数80后”,又看到宁财神说这是“一首献给70后的歌”,恩,难得一致的好评——看看msn上的好友怎么说这部40分钟的短片:
      云帆:看来我们都得服老了,典型的人到中年,最近怀旧的厉害。
      岚卿:看过了,很赞!
      H同学:我们频道的司机给我推荐过(这个是还没看)
      ...
      而向来甚是风轻云淡的某人,看完居然告诉我:“哭的稀里哗啦”——这倒是很让我意外。

      我不想再去评价这部几乎所有都是非专业演员拍成的短片(片中男主角的胖老婆是两个主创经常去的一家饺子馆的老板娘),每个人去看它,应该会有不同的感受——我只是想说,它并非只是怀旧。

      最后的那首歌,很好听,附在下面。

      谢谢肖大宝(肖央)、王太利这两位真人出演的“筷子组合”,他们的梦想,终究没有褪色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呐
      到底我该如何表达
      她会接受我吗
      也许永远都不会跟他说出那句话
      注定我要浪迹天涯
      怎么能有牵挂
      梦想总是遥不可及
      是不是应该放弃
      花开花落又是一季
      春天啊你在哪里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
      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看那漫天飘零的花朵
      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
      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她来过
      转眼过去多年时间多少离合悲欢
      曾经志在四方少年羡慕南飞的燕
      各自奔前程的身影匆匆渐行渐远
      未来在哪里平凡啊谁给我答案
      那时陪伴我的人啊你们如今在何方
      我曾经爱过的人啊现在是什么模样
      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
      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
      任岁月风干理想再也找不回真的我
      抬头仰望着满天星河
      那时候陪伴我的那颗
      这里的故事你是否还记得
      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
      改变了我们模样
      未曾绽放就要枯萎吗
      我有过梦想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
      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看那满天飘零的花朵
      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
      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它曾经来过
      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
      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
      任岁月风干理想再也找不回真的我
      抬头仰望着满天星河
      那时候陪伴我的那颗
      这里的故事你是否还记得
      如果有明天祝福你亲爱的

  •   

      这是一部沉闷的、节奏并不明快的美剧,甚至整部剧用的都是一种阴暗的让人觉得压抑的色调,从风格到演员,我甚至有错觉以为这是一部英剧。然而坚持看下去之后,我喜欢上了这部剧的名字:《Rubicon》。

      《Rubicon》的中文翻译是《无路可退》,看完第一季之后,我去搜索了"Rubicon"的意思,原来和第12集中Kale讲的那个关于凯撒和罗马的故事有关:公元前49年,当凯撒统一整个高卢(今天的法国)之后,准备渡过卢比肯河(Rubicon river)进入罗马,当时罗马法律规定,任何指挥官皆不可带著军队渡过卢比肯河,否则就是背叛罗马。凯撒在渡河的时候说了一句流传千古的话:“The die is cast!”(骰子已掷出,就这样了)意思是心意已决,义无反顾,从此没有后路。最后,凯撒率军渡过卢比肯河进入罗马,从此迈出了征服欧洲、缔造罗马帝国的第一步。

      第一季的大致剧情是:Will是美国政策研究中心API(情报机构)的一名很有天分的情报分析员,一直沉浸在妻儿在9.11遇难的悲痛之中。生日的当天他发现各大报纸的填字游戏有某种神秘的联系,谜底竟都是“四叶草”(暗指美国政府除了三权分立之外,还有第四方权力),他把这个发现告诉了岳父也是他的上司David,而时隔不久David就在一次火车相撞的事故中离奇的丧生,一些蛛丝马迹让他下决心要找到David死因背后的真相,谁知道一路追查下去,发现几十年来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有很多表面上看是恐怖袭击,其实是背后有人利用情报机构制造虚假情报一手策划,然后借机谋利——恐怖袭击、国家机器、石油利益 ...这样演绎下去,不知道在未来的第二季里,会不会直指9.11就是被布什利用的呢?

      出品方AMC电视台之前推出的《广告狂人》获奖无数赢得不少口碑,和《广告狂人》一样《Rubicon》也是一部精雕细琢的力作,剧情不紧不慢但情节描写颇为细腻,这种AMC特有的“逐渐展开”式的剧情或许让看惯《24小时》那样紧凑明快风格的人有些觉得拖沓,但感觉却更像是在看普通生活中发生在身边的事情——其实,每个人的生活也正是由一出出更真实、更琐碎的剧情所组成的。

      我想用''Rubicon''这个词做剧名,或许是想表达无论是一心想追查真相的Will,还是被利益集团指挥操纵的情报机关头子Truxton,他们都被各自既定的目标所推动着,欲罢不能。Will有几次意识到自己面临危险想过放手不再追查但终究还是一路探寻下去,Truxton操纵情报机关和杀手用一个错误去掩盖另一个错误,他们都相信自己最终“可以完成”——甚至我想那些收到“四叶草”自杀的人,一样是因为生前做了太多自己无法扭转的事情,最终“无路可退”。

      有趣的是,美国有一条著名的山路叫“卢比肯小道”(Rubicon Trail),是美国加州Sieera Nevada山脉北部一条小路,在这条不到一百公里的“路”上有无数巨大的岩石,长距离陡峭的阶梯坡路,几乎汇集了世界上一切高难度越野障碍,因此也成为探险和越野者的终极目的地,甚至Jeep把它的最强的一款牧马人的名字也命名为"Rubicon",即是想证明牧马人“勇往直前,无所畏惧”的彪悍。

      所以,"Rubicon"作为这部美剧的名字、它不仅仅是一条传说中的河流,我想它代表着有更多的意义:责任和勇气、决心和意志、危险和挑战、征服和梦想...跨过Rubicon,就是一个属于男人的故事。

  •   最近在不同的情况下,都说起来某件事——或者说,是关乎成败的讨论。

      先是和一位员工,他坐在我办公室对面的座位上问我:“你觉得xxx(打出来也是‘关键字’,直接xxx吧,反正大家都懂的)的成功是必然还是偶然?”我说:当然是必然!我们无法去讨论xxx成功之后对中国到底是好是坏,但xxx成功绝对是必然。因为面对的对手国民党是一群有知识有文化却贪污腐败严重、内部派系斗争力量分散而领导人却非心狠手辣果断决绝,焉能不败?相比之下xxx注重精神教化团结一心、又长于谍报和策反(相比之下国民党军统和中统简直就是一群饭桶),所以xxx无论开始力量有多弱小、无论遇到什么艰难险阻都没有放弃而是想方设法坚定不移的扎根成长——所以最后战胜国民党而得天下,那是必然而非偶然。至于说像张学良这种草包,认为自己改变了历史,事实上那是xxx自己在不懈努力和给自己制造的一个机会罢了,也绝非什么“若不是西安事变历史或许会重写”如何如何。那些是只看到局部或表面,却不知决定事物发展的,都是内在。如同后来1948年10月那场被史学家后来尤为看重的塔山狙击战,就算当时没有守住塔山,也无非是让辽沈战役演绎的更为复杂,战役时间拖延更长,解放战争的进程或许会稍慢一些,但最终的结果还是一样的——因为当时解放军已经兵过百万,林彪在东北几乎已经是百战百胜,而身为国民党国防部作战厅长、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 郭汝瑰其实早就是xxx,国民党国防作战厅的作战计划其实都是把杜聿明、胡宗南的部队往解放军的“口袋”里送(为此杜聿明几次怀疑郭汝瑰是‘gong匪’但蒋介石当时打死都不信),渡江战役打响之前,国民党视为“固若金汤的长江防线”其实早就被解放军了解的一清二楚——在如此“大势”之前,天下归属,其实早已决定。

      而我和Emile在msn上聊天的时候,说起来这个问题的时候,Emile说“我觉得除了成家这个事儿偶然,立业上的事儿,一定是必然!”所以,当另外一个现在去折腾LBS的前员工同时在线上跟我聊天说“但我们都喜欢希望,不喜欢等待”,我的回答是“有希望才有期待,有些人在等待中失望,就放弃了希望,xxx就是那种几乎不可能成功的,但一直都觉得自己有希望,所以最后就成了,还得了天下。”

      后来阿潘上线,也说起来这个问题,他认为xxx和毛的成功是运气。我则说到了另外一个人:“这些年,我见过做了别人所不可为之事的,只有一个,是乌镇的陈向宏。”阿潘觉得乌镇并无什么出奇之处,我接着说道:“换了任何第二个人,做不到——那种心力,能够改造一方水土,那是造化之力,丝毫不比马云做阿里巴巴的成就小,关键是,他们都有自己的魂。有钱的人一大把,能打通自己和乌镇灵魂的,站在一个门梁下看几个小时自己会回去画图做修复结构的,我相信只有陈向宏。他学的专业不是不是土木工程,也不是建筑设计,但一点都不妨碍,他比任何专家(比如同济的那些)知道如何去修复如旧,最终能够让一个古镇重新焕发生命力的同时,还保留了古镇的魂魄。”这些远非“人力”或“财力”就能实现,真正的决定的,是“心力”。

      有些事情,我们可以抽丝剥茧,用公式或者数字去比照分析、量化举证;有些事情,除非经过,则有可能永远无法触摸感知,或清晰描述、探寻答案。而说到企业的成长,市面上大家能看到的那些为企业立传的文字,绝大多数其实都是浮光掠影、涉及皮毛而已,我相信真正背后的过程和故事,永远不是旁观者所能触及明了的:写马云的书已经是汗牛充栋,可真的稍稍触及到马云和阿里巴巴成长边缘的,也只有孙燕君写的那本而已,那也是因为孙燕君不是花了一时之力(用几天或者几个月)去了解马云和阿里巴巴,而是一路追踪了几年——即便如此,也不过是看到的比别人稍微多一些,体会感受比大部分人多一点而已。写书者,又不是真正参与缔造了阿里帝国之人,真正了解阿里巴巴成长之路和成败关键的,只有马云——所以那本书,依旧写的只是表皮。“内核”,是永远无法写出来的。

      我们对自己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其实永远无法真正了解——且不说宇宙的起源和人类的未来这等宏大的命题,仅就个体的命运为何千差万别而言,大多亦是浑浑噩噩,不知所为。能够真正明心见性,把握自身的,又有几何?信仰、希望、勇气、信心、努力、寻找、实现...最终,每个人失去了自己还是得到,又有几人知道?

      PS:最近梁宁同学忽而出关,笔耕不辍,最新的两篇blog(12)写的深得我心,有兴趣的可去看之。

  •   国美起诉黄光裕?标志着引狼入室,篡逆成功?

      
      陈晓,国美集团现任董事局主席

      
      图为:2007年4月,陈晓、黄光裕在“2007国美全球家电论坛”上合影

      解密陈氏国美:从架空到坐实                     2010.08.05
      国美电器宣布将起诉黄光裕并索赔                2010.08.05
      国美董事会发布公告 反对撤销陈晓的公司职务  2010.08.05
      国美新三国故事:黄光裕是曹操 陈晓如同孙权  2010.07.09
      警惕国美电器持续分权下的“易帜”风险           2010.07.05
      陈晓:与王俊洲达成了高度默契         2010.07.05
      笼络黄光裕旧将 国美进入“陈晓”时代?    2010.06.29

         ——注意一下这些新闻标题后缀的时间,再去看看新闻的内容,会发现更多背后的有趣之处。

      国美这个中国本土最大的商业零售连锁帝国,给我们上演了一出出精彩不断的好戏,这其中,商人、官员、政府、资本、发迹、竞争、贿赂、下狱、博弈、权谋、篡位...整个就是一部太具戏剧性的连续剧,而在这部连续剧里,又折射出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黄光裕历史的这一页如果就此翻过,还是让人觉得未免有些可惜,毕竟也是问鼎过首富的一代枭雄。而在他之后,多少人或因他入狱而悚然移民的,已经是无法统计了,我甚至做过如下猜想——历史上总结这段的时候会这么写:

      在黄光裕案发前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中国出现一轮新的移民潮,究其因,是因为富豪阶层为转移保全资产、终善其身;中产阶级则因对xxx彻底失望,没有安全感、幸福感而集体移民,从而掀起历史上财富流失最巨、持续时间最长、人口数量最大的移民潮,造成中国精英阶层集体外逃,对后来xxx也产生巨大影响。

      其实,这已不是猜想,已是事实了——而这个事实,实际上跟黄光裕没有什么关系,国运所致矣。

      而类似“黄光裕”的故事,相信还仍旧会持续上演,好戏迭出的。

     

  •   
      伴随着《未来闪影》第一季(很可能是最终季)的结束,我们无法继续得知,全世界集体昏迷的时刻都看到了哪些未来。然而,最新一个关于天朝的科技日新月异突飞猛进的新闻是:我国首次实现远距离自由空间量子态隐形传输,因此欢欣鼓舞雀跃不已的觉得超越时空瞬间转移不是梦了!

      当然,我们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天长地久”,人类是不是可以“世世代代”的繁衍生息;抑或许,还有不同的“平行宇宙”空间存在,而我们在那个空间里的“自己”,正做着和眼前“现实”中类似或者不一样的事情...关于宇宙、关于时空、关于未来,我们了解的其实少的可怜。

      虽说天朝的科技原来也还在不断发展,但如果说“穿越时空”那还是言之尚早——且我不知道光子量子的重新组合是否真的可以传递血肉之躯,但就霍金说这在“一百年内不可能”:实现黑洞飞行,在质量无限大的物体面前时间减缓一半,就是说绕黑洞飞4年,外面会过8年;而无限接近光速,时间会减慢,极限速度的时候外面过一年可以“里面”只过几天——而且实现这个速度需要几年的加速度...当然,这些是现今人类在“物理科学”上的最前沿的“研究”了。

      宇宙的起源、时空的交错、未来的探寻,,,这些究竟是否是人类最终可以“获知”的,还是永远无法解开的谜团?先贤在《道德经》《山海经》《庄子》里描述的和劝喻的,是否才是一种正确的选择?我想这些都很难有答案的。但人类对未知和未来的探索,将不断进行和延续...看看我们现在看的美剧,无论是《lost》、《heroes》、《FlashForward》这样的“准科幻”,还是《The Big Bang Theory 》这样的情景喜剧,都已经充斥着关于“平行宇宙”、“量子力学”和“薛定谔的那只猫”的讨论了。是不是可以说:我们人类现在对未来的好奇心,比任何时候都更大呢?

      所以,《lost》成为了“伟大的美剧”,所以,当abc电视台传出不再拍摄《未来闪影》第二季的消息之后,《未来闪影》的忠实剧迷们要在纽约、洛杉矶、芝加哥和亚特兰大这些城市的abc办公室的大门前大规模的“集体昏厥”2分17秒,以声援这部剧集——他们要“改变这部剧集的命运”。时间是6月10日,就是明天...这,也是即将发声和看得见的“未来”。

      既然有生之年,没有机会可以实现真正的穿越时空,那么我们只能在美剧中YY一下,去召唤上古神龙了。

      ps:如果老横在美国,没准也去abc的门前“昏厥”2分17秒,这或许就是《FlashForward》的真实版——看看“未来是否可以改变”。

      

      ps2:视频是6月15日补充的,美国《FlashForward》的fans在6月10日集体晕厥......可以看到《FlashForward》的fans里还有《heroes》中的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