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g:2009 新年

      让大家提前下班回家过节,一个人在办公室,安排事情,几个电话,想想觉得颇值得玩味:如果有人知道这几天在忙的事,没准又觉得难以置信——其实没什么,只不过有人永远不明白,为什么可以身居陋室,而心怀天下。就像永远有人不明白,那些历史是真正如何的改变。

      一个人在办公室,居然有种久违的感觉,可能是因为最近非常状态,日子一天天过的飞快,我竟丝毫没有觉得已经又是一年过去了,而即将迎来新的一年——过去的一年,可能是、或者说已经是自己人生中最难忘的一年,这一年的“学习”和“收获”,从未有过。

      这是自己“开始”以来的第13年,我清楚这意味着什:Fibonacci的神奇,已经在第3、第5、第8年都完全证明了的那些决定性的关键——也同样证明了这一年的考验,绝非寻常。否则,那岂不才是不正常?所以,不过依旧是如磨如砺的过程中的,又一个节点,也是又一次成长。

      没错,我向来可以以一种在其他人看来奇怪的好心态来面对一切所谓“困难”的东西——而每次最终都把这个东西转变成涅槃的契机,那么这一次,究竟是否可以又一次的脱胎换骨,我相信最终的结果,自己依然能够看到。然而这次不一样的是,需要面临面对的人或事,不是自己一个人,而身边一路走过来的人们,也让我倍觉珍惜和珍重,自己这么多年,身边竟然能够一直有着他们相伴,简直可以说是人生中最大的庆幸。当然,不时也会遇到阴险和冷箭,这些都是正常和必然,只不过相比在自己身边力量的温暖,那些阴暗只不过是渺小的不堪。

      如果说过去的2007、2008是无所作为无甚突破的一年,那么2009给了我诸多的成长和挑战,我要感谢这一年遇到的所有的人所有的事,让我收获多多——这些经历都是为了未来而必须经历和锻造,否则,又如何能够将目光不断的看到更远?我要感谢这一年所有的敌手和战友——没有前者我如何能够在战斗中磨练,没有后者我又如何更加淡然的面对那些不堪?

      这一年,应该永远留在我心间——时时刻刻,不失不忘。

      2009,注定了不会挥挥手就此告别。

  •   
      昨天晚上,我国台湾杰出青年朱学恒在msn上问我:“是不是国内所有下载网站包括verycd都被封了?”我说我只用verycd还好好着呢,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今天上午看到消息说,Verycd出来辟谣,说以官方消息为主,让大家暂不要相信传言。

      随后我把msn签名改成:“VC(verycd)要挺住啊——希望非常操蛋能一直操蛋下去”。

      msn上**跟我说:“应该发起驴友捐款”,我说这不是钱的问题,是监管的问题。

      下午三点多,《城客》的QQ群里有人发了一个链接,我才知道,原来一个小时前,大家都不希望看到的事情,真的发生了——Verycd的页面无法打开了。

      我跟**说:Verycd在我眼里是一个电子图书馆,分门别类归档索引,做的非常好,两个founder也非常的执着,一直把“分享”的精神,奉为至上的理念。所以我基本上不会用其他的下载网站,而这个非常操蛋,则是从05年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是我每天在用的网站——这个网站已经完全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真的希望,这次像非常操蛋经历过的其他操蛋的事情一样,能够度过,,,如果不能够重开,我想我不会仅仅写这一篇blog,捐助都是小事——这个网站,必须还给那些生活中已经离不开它的用户!

      老天保佑,非常操蛋,早日重生。

      
    ps:
      1、晚上回家看到下面留言说Verycd网站自己出公告了,过去一看倒真的是说“机房故障”——昨天我也有接到程亮电话问关于“机房大面积瘫掉”的事情(这个自然不是什么‘自然因素’),既然非常操蛋说10日中午可以恢复正常,那么应该无大碍吧。
      2、如果这次那么多BT被干掉,而电驴无事...那广电局岂不是帮了非常操蛋一个大忙!?
      3、这次“碰巧”的停站让很多的电驴用户力挺Verycd(看看开心网那么多的转帖就知道了),也等于是做了一个大大的广告,如果真的不是广电的干扰,那这次非常操蛋可赚大了!


                  
     

  •   1.
      阿北前日来沪,两个人坐在TOP3的后花园里,除了他告诉了我一件值得为他高兴的事之外,聊的最多的是“人群”和“平台”,还有各自看到的未来——其实,并应该说没有直接的说明,而是相互的“感应”:我并没有说我们在做什么,但我想他也猜到了七八分,而他所关注的网站,亦说明了很多问题。而对于“平台”的想法,我想两人亦然:豆瓣作为QQ-Zone的插件之后,从400万用户一下子暴增到2000万,阿北不无艳慕的说:“你真的不知道,Q-Zone作为平台的优势啊...”未尽之言,意味更长。所以,我绝对相信,阿北眼中的未来,是一个平台化的豆瓣。

      而事实上,所有所谓web2.0的网站当中,豆瓣也是我唯一觉得真的做得最有价值,也是最沉得住气的,,,我非常肯定的是:阿北会牢牢的掌好舵,带引着豆瓣走的更远。

      2.
      家里的HDPC重装,我一直保守的强调要和“绝对多数用户”使用一样的操作环境(比如目前只用XP,浏览器只用IE),进而可以更多的了解绝大多数用户的用户体验,相反,我会要求负责UI的设计团队一定是IE、Firefox、Safari都要装,因为要考虑网站页面和性能的兼容。但是这一次装系统,我除了装了最新的iTtunes之外,还装了Safari浏览器——当然,是在Windows下。

      老横从来不是什么Geek,所以不会追求“更高、更快、更强”的东东,我唯一关注的是未来——从这些一开始以分庭抗礼的姿态出现的各家的浏览器来说,最终的结果不是“对抗”而是“融合”,这不是谁模仿谁谁抄袭谁的问题,这是最终各家都能赢得更多用户顺应趋势之道,“融合”,即是未来之道。而无论是谁,自身的发展也一定要融合到属于真正的未来之中。

      这,更是大道。

      3.
      
      继《英雄》(Heroes)之后,风头最劲的美剧应该是《未来闪影》(FlashForward),而我个人则认为《未来闪影》比《英雄》的故事的逻辑更靠谱也更有趣:同样是探讨未来和是否可以改变未来,《英雄》虽天马行空但却不停的自圆其说下,不外是“蝴蝶效应”和“混沌理论”的东东罢了;而《未来闪影》则直接是PK量子力学和相对论(或者说大战爱因斯坦和霍金,hoho ~),人类为了想破解这些问题而建造的“大型强子对撞机”至今还没有真正开始“对撞”,而对于未来的探索,好莱坞的编剧们则早已“尝试”过无数次。虽然我们不会真的相信几十亿人会在集体晕眩的电光火石的刹那看到未来的一些片段,但我却相信某种未来是可以“看到”的——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看到。

      我们无法得知,六个月以后,我们在做什么,我们更不会知道,六百年后,世界会是怎样,但我相信未来的一切和今天的所有息息相关,而今天亦和过去互为因果——这听起来像是废话,然而自己却比任何时候,都明白其中的意义。

      最新一期《城客》的封面故事是“新城旧城”,卷首语我却一直还没有写,标题我想应该是《过去,连接着未来》。


      PS:所谓FlashForward,那是未来,我们无法看到;而blog,则记录着过去的片段,去翻看一下几年前的blog,能回忆起很多过去清晰的片段,,,所以,blog是真正的“个人史”,可惜,很多人却没有真正的明白。

  •   我总是能遇到一些“有趣”的人,Blue绝对算一个。

      一年前她来《城客》应聘编辑,聊下来我说你应该去做市场——其实,当时聊下来除了知道我曾经去过朱家角的“游民咖啡”原来是她的店,知道她偶尔会做一些小型的演出之外(当时还知道她有个小小blue,以为她是未婚妈妈),对她其他的根本不了解,也不知道她有着什么样的经历。后来,我去浦江镇看她们家的房子,才知道,原来六、七年前住在我郑州家里的小兄弟,竟然就是她家小小blue的爸爸,世界真小,人和人的缘份真的很奇妙。

      上个周末,Blue说“朱家角音乐节”是BlogBus媒体支持的,问我要不要去,我一心想去看看她在朱家角做的uma hostel和她新拿下来的Books Tearoom (书房咖啡),就欣然往之。

      我没有想到的是,Blue的“书房”会是那样的别有风情——两年前第一次来朱家角,我路过这家和“游民咖啡”对面的店,只是进门看了一眼,没有上楼(可能因为当时店主要求上楼要脱鞋),而这次最让我流连忘返的,就是那个二楼的“书房”了:

      “书房咖啡”的正门,朱家角漕河街35号
      

      这是上二楼的楼梯
      

      二楼满满的书,是Blue说店里“最值钱的”
      

      楼上内间
      

      二楼有个小小的天台,晒太阳的好地方
      

      以上的照片是老横用iphone拍的,无法表现“书房之美”,下面是Blue的原创:

      上得二楼
      

      沙发
      

      去里间要经过这个天台
      

      没错,这里是可以打地铺的!  
      

      二楼里间的沙发
      

      里间的书
      

      那里有很多漂亮的烛台
      

      墙上的壁画
      

      那个挂幅后面其实是厕所
      

      可惜这里我竟未使用一下
      

      最后再来一张门口的照片
      

      Blue说“书房”拿下来很便宜(之前的老板虽然花了很多心思装修,但最后无心经营),我问能否“入股”,Blue说这个地方,只提供给朋友,随时都可以来,可以当做是朋友们的书房,什么时候想来,住几天都可以——我当时想到的,是李翔周轶君同学,不知道何时有机会带他们来坐坐,相信他们一定会喜欢(门口贴的海报‘痛仰’乐队,也是李翔同学的挚爱),三五好友,坐在蒲团和竹席上,亦或是晚上打着地铺围炉夜话,想来那应该是何等的乐事。

      Blue同学除了帮忙管理老爸公司的事,还在朱家角经营着自己的“产业”:两家咖啡馆、一家青旅,还有几家随时可以做它用的旧屋,身心安宁,不亦乐乎,真是羡煞人也——虽不能象Blue这般逍遥,但何日有暇,老横也定会再访“书房”,偷得一时之悠然,已足以。

      PS:据说音乐节第二天bus的小朋友结队而去,小羊同学据说还要去创意市集摆摊儿,可惜我临走之前还专门去看了下,裊无踪迹...

     

  •    

      因为Blog的出现和新的信息呈现形式,我们早已进入UGC的时代,而作为一家博客网站的运营商,如何把用户分散的内容整理、更好的呈现,同时又不伤害用户体验,还要实现某些商业价值——这一直一个似乎矛盾的命题。

      还好,我们从未停止过尝试和突破,BlogBus新的频道上线,即是这种尝试的体现。在新版风尚行者色界生活四个频道(以后还会增加)中我们可以看到:BlogBus依旧寻求以UGC内容为基础,加以少许编辑工作,呈现的内容可以同用户和读者互动——打通了网站和个人blog之间的信息交流。“打通”这次词,或许以后在我们的工作中,将会是第一位的。

      频道改版之后,我们会听取一些反馈和建议,之后还会有其他新的尝试和改变,但有一点不会改变:我们永远会把用户体验放在第一位,这和商业价值的实现,其实并不一定矛盾。

      我期待的,还有更大的一个变化...

  • 2009-10-11

    三个摩羯 - [且行且记]

    Tag:摩羯座

      七日,晴。

      由西至东,横穿沪市,落座之后,E问我:“你平时不抽烟的吧?”,J替我回答说:“他只到我这里才抽。”没错,抽烟,亦同喝酒,要看和谁。

      J说:“现在心态真的越来越好,可以说从未有过。”没错,我完全明白,那是一段什么样的心路过来。

      E说:“为什么你一定要...”我说:“两年前所想,今日为之,而已。”

      三日后。

      E在电话里说:“现在是七年来从未有过之压力”,我回短信:“听到此言,我虽然之前想象的到,但亦是动容。”E回短信:“主要是责任吧,已然如此,只能进不能退了;偶尔真不想自己这么累,但已经无法放下;我们唯有更坚强,更努力。”

      身为摩羯,我们一直在寻找和突破的,唯有自己。

  • Tag:未来 对手

      今天进办公室,有人给我发了一个链接,让我大大意外的是,某个我们一直认为产品巨烂的网站,做了一个完全不像是那个网站做的东西,说实话,老横有点无法相信。

      之前,这么多年,很多人问过我,如何看“竞争对手”,我的回答一向是:“没觉得谁是竞争对手”——这是真心话,之前那些做中文blog的,他们不配称之为对手。之后也有人跟我提及豆瓣、开心等等,我觉得,也算不上是对手,可是今天我看到那个新网站,我第一次觉得,这次有对手了。

          月初,Ameblo日本的COO给我们演示他们上线几个月的新产品pigg,我说了一句话:“Cyberagent的CEO,看到了未来”,今天我看到这个新的网站,肯定的只有一件事:未来,有越来越多的人看到。

      如此,真好。

          PS:Cyberagent是日本最大的互联网公司,Ameblo是其旗下网站之一.

  •  

      这一年间,听到无数传言,其中有一个毫无逻辑的就是:老横不打算做BlogBus了——我还真不知道,这个传言是从何说起,难道是因为我说,我们一年前已经实现了之前的一个目标:即做中文最专业的BSP?可即便如此,也不过是跟其他中文BSP相比而言,对于自身的完善和进步,其实我们从未停止。

      十月份,BlogBus会有一些新东西出来,应该说整个团队在新频道、新功能上花了不少的心思,而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的是团队的成长和一个更加趋向成熟的平台:无论用户还是客户,在新版的BlogBus上,都能体会到更多新意。

      当然,我们要做的,绝不仅仅如此,真正的突破创新,真正的梦想实现,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做。

      十月新版,敬请期待。

     

  • 2009-08-31

    周末二日 - [且行且记]

      除草机
      自从因为搬到这个带花园的老房子,我不但在淘宝上买了那个被怀疑会不会用得到的三件套,并且上周又淘回了这个家用除草机——因为我实在无法忍受那个无厘头的园丁不知道给我撒了什么草种长出来的看上去全是丛生的满园荒草!

      从周五在家装上《Sims》和《神鬼传奇》之后,周六上午可以说拉开了我正式的网游序幕——郑渊洁说“人生的‘第一次’越多,他的人生就越精彩”,我相信这句话,因为今年我经历了人生中很多从未想到过的“第一次”,当然,也包括第一次玩《Sims》和网游。

      在观摩和摸索了半天游戏小憩之后,终于开始组装起那个在门口放了好几天的除草机,详细阅读了说明书我小心翼翼的启动了开关...没想到非常的好用!(在这儿给那个卖家免费做个广告)我一个人用了差不多半小时的时间,把房子前面50多平方米的草坪全部“扫荡”了一遍!屋后面的没弄,留着下周继续。

      我不得不说:无论是三件套还是除草机,真的都很实用,对于一个越来越宅的宅男来说,能够拿起工具在门口小试园艺,不啻是一件惬意之事。

      巨人的风水
      周末CSDN在上海开英雄会我没有去,结果梁宁约了梁肇新第二天去看“巨人”在上海的新“大厦”——之所以加引号,因为那不是大厦,据蒋涛说:那是一条龙。而我则和两位“梁大师”一同前往,探个究竟。

      驱车一个多小时开到松江的沪松公路,从车上看去果然有条巨龙盘踞在远处,开车走进,我们从“龙腹”下穿过,600多亩地的大工地摊在我们眼前:限高24米的建筑群,包括主体“龙身”、“龙穴”、人工湖、员工宿舍、食堂、湖中史玉柱7000平方的私人住宅、二期办公楼等等...我看到这个“怪异”的建筑之初还未有太多感慨,等他们派了建筑师陪我们从顶层到史玉柱在“龙头”的办公室再到篮球场客房酒吧间看完造价超过10亿使用面积却还不到2万平方米的工地之后,我对梁宁说:“且不说这个建筑本身,因为建筑属于艺术,没有对错;只说要造这个东西的人,一定是个疯子——从这样的建筑至少能看得出,史玉柱的心胸和魄力、他的想象力、创造性和敢为天下先的勇气。”

      这个建筑的风水,难倒了梁肇新梁大师,因为美国的那家以“另类”设计闻名的设计所设计出来的这条巨龙,完全没有风水的章法可言。而这个建筑的复杂性和高难度,据说远远超过了“鸟巢”——我完全相信:这栋“建筑”以后将成为上海的一个景点,也绝对为成为上海市所有建筑物中“显赫”的一座。(图片没法拍,等着以后看新闻吧)

      参观完那条“巨龙”,和巨人的几位“老员工”一起吃饭,席间见到一位应该是在整个巨人仅次于史玉柱的“老大”,一位颇有“大哥”风范的五十多岁的老哥,听他讲起自己“酒后买房”、“厅中挂画”的故事,听他谈起不愿去看再造的“巨人大厦”的唏嘘...你会忽然发现,一个企业的印记,其实就在和这个企业息息相关的人的身上。


      关于“自己”的对话
      梁宁上飞机之前,给我拆了几个字,待她飞机降落,我自然电话询之...结果没想到,梁女侠最后说出了她一直不愿跟人提及的秘密——之前对梁女侠经常隐忍不言和顾左右而言他颇有腹诽,而今天听到她直面自己的心里话,则意外的为她高兴。我们都有困顿迷惑的时刻,明心见性并非人人可以做到,真正能够面对自己而做出选择的时候,即是从森林牵出属于自己的那匹马。

      梁宁说:这一年,你会很艰苦,要收缩留守节省元气,不要消耗资源体力。
      我说:我只想冲出战壕,攻城略地,放手一战,不能战,则与死无异。

      我还告诉梁宁:“其实我未有过对手,而每次拼杀,挑战的都是自己。那些所谓同类的网站我们什么时候也没把他们视为对手,因为他们没有让我有可以仰视之处;如同孙悟空从来不会把那些天兵天将妖魔鬼怪放在眼里,真正打得难解难分的,是那只六耳猕猴,即是心魔,亦是自己。

      所以我们要战胜的,不是他人,永远永远,都是自己。

  •   城客 第四期  城客 第四期

      卷首语:创意,让生活更美好

      第三期《城客》出刊之后,我们欣慰地看到杂志越来越接近我们想要的风格,经历了第一期的稚嫩莽撞和第二期的收敛沉稳,《城客》逐渐呈现出属于自己的风格,而原本,我想这个过程至少要一年。

      如同杂志的蜕变,我们生活的城市无论是建筑、文化和各种艺术形态,还是人们的生活方式都在不断地变化,当我们逐渐厌倦旧的形态和方式的时候,寻求新的空间和体验则成为一种积极的生活姿态——“创意”二字,正是这种生活姿态的体现。

      创意要打破墨守成规,创意要天马行空,创意总是不拘一格,创意一定是截然不同……说白了,“创意”就是要做“不一样”的事,同时也是在创造“不一样”的价值。当从事设计、广告、媒体等工作的人们,厌倦了火柴盒一样的写字楼和钢筋水泥铸就的都市森林,去寻找loft来工作甚至生活,所以一个个“创意园区”应运而生,虽然不过是改头换面的地产物业;当我们对最新流行的款式审美疲劳的时候,回头发现原来1980年代的样式是那么简约实用,所以我们看到越来越多人开始收集旧的收音机、打字机、电话和老式电视,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的脚上穿着回力鞋——这些在父辈的眼中压根不算是“创意”,最多不过是一种集体的怀旧行为。然而无论是否真的是存在创意和创造,我们在其中找到的是生活的新奇和快乐——“创意生活”,即是在收获一些快乐和美好。

      其实,所谓创意和潮流,也是生活细节的再造和轮回,是否是前所未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与众不同——当我们通过互联网向全世界的Blogger征集这期关于“创意之城”的内容的时候,却是用传统的杂志来完成和呈现,谁说这不又是一个轮回和再造呢。

      事实上,当我们不断去寻找和创造,我们就能够体验到生活中更多小小的快乐;当我们去发现城市中闪现的灵感和创意的时候,即是在发现我们生活中更多的美好。  


      PS:在线欣赏请看这里,如何购买《城客》要去这里;《城客》已在全国铺货(包括香港、澳门),上海和北京的读者已可以在东方书报亭、邮政书报亭购买到最新这期《城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