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团队中倒数第二个去“纵横拓展”的办公室做这个游戏的,其他人之前或分部门、或分小组已经体验过这个作为09年团队拓展培训系列的最后一个环节的“沙箱游戏”作为心理体验课程:游戏是一个人或几个人在引导者陪伴下用面前的沙盘和上千件物品中,选取搭建一个“世界”,在世界搭建的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即是折射内心的世界——也就是你的人生观、价值观、性格、方法逻辑等等(以上不代表全面解释,纯属老横个人看法),“沙箱游戏”原本用于心理治疗,起源于英国,之后在日本也有进一步的完善和发展,现在也被用来做培训项目中的心灵探索和自我认知。之前听到参与过游戏的部分同学用“可会意不可言传”的语气抒发了自己的体验,搞的老横很是期待。

      以下是老横初次“沙箱游戏”的过程,()括号里即是心理活动:

      首先引导者让我闭目深呼吸十次,然后让我回想有什么难过、不堪、痛苦的事——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有想到任何难受的事(瞬间的有想到十年前的某人,但内心已无甚悲喜);

      接着让我拿一样我最先想选取的东西放在沙盘——我选了最大的一尊带莲花座的观音像,放在了沙盘的正中间(这个世界最不可知的,是冥冥之中的很多东西,无论“ Ta ”是上帝也好,神佛也好,总之这个世界有些东西是我们应该敬畏的,人类绝非世界的主宰);

      然后引导者让我在三分钟之内选取我想再加入沙盘的东西——我先选了一个老式的“灶台”放在沙盘右上角(民以食为天,自然先解决吃饭的问题),然后在诸多欧式别墅的模型旁边选了一个旧式的中式房屋(为要配那个灶台),之后我选了一个老者闲坐在一个茅草亭子(悠闲似神仙),又选了一个像九曲浮桥的模型(去配那个茅草亭),再拿了一个鲜花植物的模型放在浮桥和草亭边上(亭台流水焉能无花无木);做完这个角落,我选了一艘帆船放在沙盘左下角对角(扬帆出海,象征理想),最后选了美人鱼和贝壳放在帆船旁边(追寻童话也是去实现理想和梦想,无论年幼还是成年);

      引导者问我此时心情,我说一直很平静,无甚喜悦无甚低落,最后引导者让我不限时间任意选取物品放入沙盘——我选了风车、一个慈祥的外国妇女和一个可爱的外国小孩、一条狗、一匹马、一辆跑车,另外放了一头猪在之前的右上角的中式房屋后面,放了一个像芭比娃娃的模型在右下角...我告诉引导者,不需要别的东西了。

      引导者问我选择这些物品的理由,我说因为之前右上角的灶台、房屋和茅草亭是旧的中式生活,那么左上角的风车、妇女、儿童、马和跑车则是现代生活(两者都兼具田园风情),芭比则是希望遇到的那个“她”。

      

      最后,引导者问我看着沙盘上的“世界”的想法和心情,我说我觉得是一种幸福:能够悠闲的生活,并去追求和实现和理想——并且,我相信沙盘中的事物都可以实现,哪怕是美人鱼,因为现在有了网络,虚拟想象中的事物也是可以“实现”和体验的;整个过程中自己心情则一直都很平静,没有任何纠结和困顿。

      纵横的老大双胞胎在我做完游戏之后拿着引导者拍的照片对我说:“看来你最终还是会回归家庭的”,我说那是,老横我越来越看重家庭和亲情,因为那也是理想和梦想的一部分。

      “一沙一世界,一箱一乾坤”,这是“纵横拓展”写在沙箱游戏宣传册上的话——诚然,小小一沙箱,装进了人生和世界,神奇如斯,有趣甚哉!

      PS:其实这个游戏应该和更多的人一起做,从中可以看出不同的选择和应变——面对世界的变化和自己人生的取舍,多人的游戏,就形成了“社会”,而不仅仅是个人世界。

  • Tag:gnosis

      人类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有多少?有形的、无形的、可感知的、不可感知的...那些所谓“科学家”,对世界的了解真比很多人更多吗?那些我们认为“奇异”的人,他们对世界的了解又是什么样的呢?

      这些问题貌似无法回答,可是在老横的心中其实早有答案——只不过,不似今天,那样确定无疑的、感知到“大自然”中存在的“东西”。

      且不说宇宙苍穹、冥冥之中,就在我们身边,也有太多我们未知的“世界”,人类之无知和渺小,是人类自己远远所无法想象。

      鄙视以何祚庥为代表的那些“伪科学家”,那是这个世界上真正最无知的人。

      世界不一定仅仅存在异次元,也许不是异次元的世界,而是有无数世界的异次元。

      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了解世界的异次元,甚至大部分人对自身都不了解——如此想来,确是“人类”的可悲。

  • Tag:电话 骚扰

      办公室座机,响。

      x:请问是窦先生吗?
      H:是,你是?
      x:您好窦先生,我是虹桥喜达屋酒店的
      H:什么事?
      x:我们是一家酒店集团,最近推出一系列会员优惠活动...
      H:不好意思,我在上海不需要住酒店
      x:没关系窦先生,亚太和全球都有我们的酒店...
      H:对不起,我很少出国
      x:那我们在北京也有酒店的!
      H:我现在喜欢住青年旅馆...
      x:哦,好吧,再见!

     

  •   《城客》第三期卷首语:

      《城客》从创刊伊始,想做的便是展开“我们和城市的对话”,用我们身边不同的视角,去见证并记录城市发展的足迹。无论是被大家众所周知的聚焦之处,还是城市里犄角旮旯被人遗忘的角落;无论是那些被镁光灯所环耀的城市英雄,还是那些平凡却时有让人感动的小人物......我们都会去关心和关注,因为他们都真实的存在于每一座城市。

      我自己在不同的城市中,喜欢去寻找一些城市细微之处:在北京,我喜欢钻进胡同里感受老北京的韵味;到厦门,我喜欢去鼓浪屿上的菜市场感受小岛渔村的生活,而香港,下了飞机我会直奔南丫岛,远离钢筋水泥的都市森林,去体会当地“土著”的生活状态。在我眼中代表一个城市特征的不是CBD和商业区,而是那些几十年上百年的老街——这些“非正常”的旅行,每每会让我在旅途中有不同的体验和收获。

      这一期,我们选择了广州向南200公里的一个小岛:一百年前,谁也不曾想到,这个因转运出口香料而后来被称作“香港”的小岛,会成为一个国际性大都市;而这颗“东方明珠”在以往被描述中,呈现的都是流光溢彩般的纸醉金迷,金钱和名利仿佛是这个城市上空不灭的光环。而我们,更多的想去发现、记录和呈现的,是这座有着深厚草根文化和市民精神的城市。

      来自Blogger的文字和图片,描写的虽然只是一些香港的碎片,却让我们放下了国际金融中心和中银大厦的高度,让我们忽略了港交所红绿变幻的数字,让我们离开了时代广场川涌不息的人流,让我们忘却了海港城琳琅满目的商品,去还原一个更加“原生态”的香港。在他们眼中,油尖旺(油麻地、尖沙咀、旺角)的那些小街小店,更具有“市井”的生活气息,也更有香港的“味道”:坐在庙街来一份“兴记”的煲仔饭,看着旁边“钻石歌廊”门口的“大展宏图”的花篮,踱步到旺角那些勉力维持的“二楼书店”,才正是香港人最真实的生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越来越讨厌“精英”这个词,而喜欢另外一个词“市井”。一个城市离不开和这个城市息息相关的居住者的市井生活,无论是许冠杰还是麦兜,代表“香港精神”的他们来自于市井,亦忠实于市井。所以,如果我们出行只是跟着旅游手册从一个购物点到下一个购物点,那只不过是又一次的“血拼之旅”,而永远无法发现一座城市的细微之乐。

      PS:杂志上最后一段是删减版:)

  •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几个人相信我可以慢慢对杂志放手,放心的交给渐渐成熟的团队——其实我已经让自己离杂志渐渐“远”一点,让杂志团队负起更多的责任。

      这次原本也没打算去印厂——虽然《城客》前两期的印刷都让人有很多遗憾,但这次我相信经过前两期经验的积累,应该不会再有太多的问题,直到下午开会时候听到说“这次居然印出来的比数码样艳丽”,开始有点意外和担心(一般都是数码样艳丽,印出来会有些浅暗),遂想还是亲自去印厂看看,心里踏实些。

      晚上在人民广场,赴完一个一个月前的约会,从昌平路驱车经南浦大桥去浦东,四十分钟的路程到利丰雅高印刷厂所在的地方,已不在上海地图显示的范围之内。

      结果,我欣喜且意外的看到,《城客》创刊以来印的最好的一期。

      《城客》第三期的海报
      

      这期的“人物”副刊:麦兜
      

      还未装订的印刷页面
      

      这期的“封面故事”:毛细香港
      

      “色界”:大门眼中的香港
      

      印厂的师傅在电脑控台前认真校色
      

      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这个“成长”的过程,也没有人比我对《城客》这个“新生儿”的未来更充满信心。从懵懂的创刊,到二期的磨合,再到现在,半年当中我们实践了之前的想法,同时更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在不断肯定、否定、完善、进步的循环中走到今天...从版式上我看到的是:第一期“不讲章法”横空出世无所顾忌,第二期“有意强调”规范规定束手束脚,第三期则是“有破有立”渐行渐近风格初成——这是一个必经的,不可逾越的过程,这也是一个不断付出不断收获的过程,看到团队和杂志的不断进步,着实令人欣慰!

      随着营运总监和编辑主任的到位,还有调图高手“黄师傅”的鼎力相助,我相信《城客》会凝聚越来越多的力量,不仅团队越来越强,杂志做的越来越棒,这本线下杂志也会如当初我们所愿一般:不仅仅作为我们线上网站的一个补充,并会真正成为一个优质的互动媒体,对于这一点,我愈发坚信。

      凌晨从印厂开车回来的路上,我知道那颗一直指引自己的星星,在冥冥天际,更加明亮。

  •   《城客》第二期卷首语:

      《城客》创刊号受到的欢迎度确实出乎我们的预料,也许之前耳边的“忠告”听的太多,以为要几期之后才会有的覆盖和影响,竟在创刊伊始就让我们欣喜多多。无论美国还是日本,最近听闻关门的报纸和杂志一家又一家,所以大家都觉得现在平面媒体应是举步维艰,很难想象像《城客》这种线上线下“结合的媒体”会是什么样的;还有人以为我们要做的只是一本关于中国的城市读物,没想到原来定位却是全球的视野——香港的《明报》甚至说《城客》“站在上海看世界,发掘各地华人的生活方式,而这角色,理应是香港去做的。”

      创刊的热卖也带动了更多Blogger投稿的热情,在BlogBus的后台和icity.cn的投稿系统里,我们看到了大量的优秀文章和图片,现在看来我们完全不用担心稿源和质量,因为有足够多的稿件可以挑选。这期内容截稿之后还源源不断地有稿子投过来,让人颇有些遗憾的是版面所限,我们只能在随后的《城客》网站icity.cn上登出,而无法把更多优秀的文章刊印在杂志上。

      从这期开始《城客》增加了一个栏目“街拍”,并不一定是时尚意义上的“Street Shot”,而是希望记录城市街头有趣的人和事。以后也许还会增加一些新的栏目,除了城市的建筑、环境和文化,我们希望更多关注城中的人,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精彩和生活。

      现代社会有着便捷的交通,无论是“京沪空中快线”,还是很多在建的城际列车,穿行在不同城市之间,则是越来越方便之事。很多人在一个城市生活,在另一个城市工作;也有一些人在一个城市恋爱,而在另一个城市失恋……无论是感情还是生活,都因为地域之间的距离而或多或少有些差异。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像是城市中的候鸟,不时飞走,然后再按时飞回,不知道究竟哪一个城市,最终是他们的归巢。这期封面故事,我们看到的是“双城记”,而在icity.cn上,我们还可以看到更多的双城故事。

      无论我们在哪座城市,无论我们身处何方,其实心中定是要寻找一个地方,让我们既可以定居,亦可以瞭望。《城客》即便不能够帮助你寻觅,至少能帮助你记录——身之所归,心之所属,在我们每个人心中的那座城。logo


      PS:这期《城客》铺货城市增加更多,具体见http://www.icity.cn/buy
               上海除了报亭、地铁、书店之外,大家还可以在离自己最近的“全家便利店”买到最新《城客》。

  • Tag:梦想

      ☆☆最近颇为勤奋,甚能熬夜,msn上遇到,聊天如下:

      横戈
      那我现在想到的看到的抓到的,也没一个实的嘛,都是空想的
      ☆☆  
      嗯。。。哈哈 。。你是这方面很厉害
      ☆☆   
      把空的变出来,变的还挺好
      横戈
      事实上,把梦想变为现实
      是挺难的

      横戈
      因为没几个人相信,你的梦想
      横戈
      所有的事,都是你实现了,别人才接受而已
      ☆☆
      其实我没什么梦想
      ☆☆
      只想愉快地生活,工作也变成其中一部分
      横戈
      恩,一样
      ☆☆   
      很难的
      横戈
      我觉得吧,,,我一直貌似很难的也做到了,但难不难,都是相对的
      横戈
      肯定有比我更难的
      横戈
      所有的难都是除了自己之外,别人无法想象的
      ....

      其实这两年来,因为☆☆同学我收获了很多。当然,很多人都不这么看,因为不知道我究竟收获了什么,然而正如内心知道——自己为什么和☆☆同学,会说上面那些话一样,很多事情,皆非他人所能明了。

      我们对自己的认知,是需要一生去做的事;对他人,又何谈真正的了解?遇到能够相互信任之人已是幸事,若再及其他,已是奢望...所谓直指内心,当然,也只有自己明了。

      足矣。

  •   熬了两个通宵,总算是把拖了很久的一件工作大致完成,原本人老色衰熬不起夜居然洗完澡又精神抖擞,不知道是见暖回春还是回光返照。脑子里想了很多明天的事,可是,也仅仅是明天——我知道为什么是这个夜晚我完成了一件早该完成的工作,我也知道,接下来的未来,其实和过去一样,我知道,我也并不知道。

      其实我相信鬼神,但不迷信——无论阴阳,无论八卦,无论星座还是塔罗牌,其实最终要信的是自己,可是这个自己是不是始终如一的自己,只有每个人自己知道。

      听到一些不用演周易都能想象出来的话,我很平静却终于不平静,谁说我不在意,我只是知道,在意的那些人或事,皆是相由心生,心是自己。我不会对任何人有任何埋怨和失望,因为过去和未来都不需要他们去承担——那么,如果是已知的未来,我仍眺望大海,心怀希望,和我和你和他,以后还要面对很多风浪。

      浪子心声\铁塔凌云\世事如棋\同舟共济\急流勇退...这些都是许冠杰的歌,可是我最想听最想唱的,还是那首《沧海一声笑》。

          关于未来,其实真的在今天的手心掌握,是拳是握,是张是放,皆由心起,皆在自己。

      老子从来不信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真正谋天下者,自己就是天下——可是,不是人人都是天下。

      你我天下,人生几何?

  • Tag:ROI 金投奖

      

      时间追溯到春节之前:我们的思宜姑娘开始着手整理之前BlogBus做过的一些“博客营销”的案例,参加由《第3种人》传媒主办、尼尔森新生代做为第三方权威数据支持的,专注于广告效果ROI的营销案例奖项——“ROI festival Digital Award金投赏数字营销奖”(互联网以及数字媒体所发动的营销案例,以媒体的投资预算和传播效果回报比来评审出,最具有投资回报价值的营销案例)的评选。

      四十天前,也就是2月14日的那个周末,我们的思宜姑娘不断的修改、完善参赛的PPT,我晚上在msn上问思宜同学要PPT的时候她已经36个小时未眠,最后的参赛方案发过来,我还一如既往的吹毛求疵的挑了一些毛病,结果在她昏倒之前,把参赛案例的PPT发了出去...

      二十天前,我在邮箱里看到我们的奖项被提名的邮件——“ROI festival Digital Award金投赏数字营销奖博客类奖项”一共有五个提名的名额,在百度、搜狐、新浪、网易、blogcn等网站提交的上百个博客营销的参赛案例中,但最后只有三个案例入围提名,其中我们的“夏依-我爱阿尔法女郎”和“别克君越-中国新绅士”赫然在列!就是说,在评委的初赛评比中我们已有胜出,不禁小小欣喜一下!

      而今天,奖项公布夏依-我爱阿尔法女郎获得了ROI festival Digital Award金投赏数字营销奖博客类金奖别克君越-中国新绅士获得了银奖

      这2、3年来,不知道有多少打着“博客营销”、“口碑传播”的口号却干着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我们确有些不屑与之为伍——无论是BlogBus还是“博识传播”,我们要做的是“尊重blog用户的价值又对品牌推广有真正的帮助”。之前还想4A的评审团不一定对真正的博客营销有了解,现在看来,那些广告界的专家大佬评审团还是火眼金睛的!

      在此特别要感谢Jenny和她带领下的市场部团队,从创意到执行,从策划到推广,越来越强,越来越棒!这也是整个团队长期努力所付出回报和获得的荣誉,更是我们成长过程中的一次见证!

          PS:关于ROI Digital Award金投赏数字营销奖 

  • 继香港《明报》对《城客》报道之后,又收到《文汇报》的一个采访邮件,其中的问题也是很多人问起过的,贴在这里,大家有兴趣可了解之:

    - 热身问题:《城客》一名从何而来?
    我们在BlogBus的网站上向Blogger发起征名,结果二周内收到了上千个充满创意的名字,最后我们觉得“城客”和我们想要的最贴近,为杂志起名为“城客”的有三十一个人,这三十一个人将会得到《城客》杂志的终身赠阅。

    - 在《城客》的创刊号中,你言及两年前已想搞一本杂誌,当时你是处於一个怎樣的事业状态?
    博客大巴(BlogBus.com)在第一轮融资之前,已经有计划利用整合线上内容,以跨媒体的形式把内容呈现在不同的平台,所以董事会每次开会的时候,都会讨论相关杂志的议题并反复论证。2006年底BlogBus.com完成第一轮融资,即把线下杂志的出版列入工作计划,一直在寻找合适的人组建团队来拓展线下媒体,并在2007年初将公司名称更改为“上海博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和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区分开来。我想这和我们一直追求突破自身、寻找和别人不一样的价值有关,并且我一直相信:在对自己了解的基础上,求新求变才能不断实现更多的价值。

    - 除了对「沒有一本好看的杂誌」的状況令你想办杂誌,对甚麼的关心促使你有办杂誌的冲动?
    “商业价值链的补充”——线上线下价值的结合放大,是我要做杂志最重要的原因。

    - 2003年10月,你为何有购入BlogBus.com的想法?
    因为BlogBus的创始人当时还是学生,并没有想把网站发展为持续的商业网站的想法,而当时自己是刚刚注册BlogBus三个月的一个用户,对Blog这一新生事物充满了好奇和激动,后来我知道BlogBus要出让的时候想:“与其别人接下来做不如自己接下来更放心”,随后即注册公司,开始接手网站的运营。

    - BlogBus今天已是全中国头三大的中文博客服务托管商,6年来发展BlogBus面对最大的困难是甚麼?
    确切说,当年的“三大中文博客服务商”现在仍保持发展势头的只有BlogBus了,而6年来BlogBus一直没有把其他博客网站放置于竞争对手的位置,因为我们知道我们从理念到产品再到服务,从网站定位和公司管理和其他中文博客网站都不一样,所以所谓最大的困难应该是面对自身的挑战——如何突破自我,不断创新。

    - 你身边的人都說既然守著新媒体为甚麼要沾旧媒体,事实上新媒体在中国大陆的广告市场上佔的比分的确愈来愈重,旧媒体的生存空间愈来愈少。那麼,在一个商业考虑或出版考虑上,旧媒体对你来說还有甚麼价值?
    所谓“新旧媒体”永远都是一个相对的说法,而事实上所谓蒸蒸日上的“新媒体”(如果仅指互联网的话)所占的广告份额比重越来越大,但绝对额其实仍不到所谓“旧媒体”的十分之一,即是说:旧媒体在广告市场中依旧是占有绝对大的市场份额,绝非一泻千里已经被新媒体赶超。所以,如果能够打造一个线下“传统媒体”和线上“新媒体”结合互为补充的话,我认为价值会远远大于单一的“新媒体”或“旧媒体”——甚至我认为这种“新媒体和旧媒体的结合”,是一种“更新的媒体”,也是更有价值的媒体。

    - 略读《城客》似乎它拥有一个有趣的视点。最初以为城客是一份立足於上海本土的杂誌,然而它关心的是別的城市的景观(如「封面故事」和「N城」),又或者是不同国家发生的事(「城事」等)假切「好看的杂誌」是因为和读者的生活经验切身,城客认为这些和读者有甚麼关系?又或者,你们其实希望推动一种「品味」?
    应该说,《城客》是一本在上海出版的,定位以城市为主体的,以全球视野来搭建的杂志。它关注的是和城市人群紧密相关的环境、生活方式;记录的是城市进程当中的变化和人们生活中的细节,展开“我们和城市的对话”——我相信这些和在城市中人的生活是息息相关的,同时我们也希望能引导这本杂志的读者以一种积极、健康、环保的精神,为创造并见证美好的城市而努力。

    - 一万本《城客》进军平面媒体市场,战況如何?
    之前有媒体界的朋友给我的建议是创刊3000-5000册,再多的话按照传统媒体的“经验”肯定是卖不掉的(因为《城客》创刊没有走直投赠阅的渠道),但我根据网上对《城客》杂志的宣传和反馈,以及各地渠道代理商的需求,决定创刊伊始印刷过万册,创刊仅在全国二十多个一线城市投放,结果仅成都和香港两地加起来即销售过半,大大超出我们的预期!后来我们曾考虑是否要加印(因为一些城市还有增量的需求),但后来决定把精力放在之后的新刊上,从下一期起印量应该是创刊的3-5倍,并考虑进入高档餐厅、咖啡馆、会所等投递场所。所以我们把《城客》的发行目标定为年底10万册左右,对于这个目标,我十分有信心。

    - 你心目中的好杂誌应该是怎樣?《城客》是否达到那个标準?
    很简单:“既叫好又叫座”就是一个好杂志的标准,从创刊号的发行和意见反馈来看,我们达到了甚至超过了之前对市场的预期,这也让我们更有信心的是:《城客》无论是从内容、板式、印刷等各方面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相信我们会做到“既叫好又叫座”。

    - 将来《城客》将会向哪个方向发展?
    “互动杂志”这个定位不会改变,我们会不断加强读者、作者、杂志编辑的互动,关注“城市的建筑、环境、商业、人文和生活”,做一本"既叫好又叫座"的中文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