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首都博物馆出来,我们直奔一个老横N年来一直想去却总总未能了却心愿之地。

      贡院头条5号,四川省驻京办事处:
      

      这里有名不是因为办事处所在,闻名遐迩的是因为川办的餐厅;
      可是,实在一般,远没有想象中的美味
      

      旁边也有一个地方闻名遐迩:贡院六号;
      据说当年刘永好来看房子因为没有预约而被拒,
      可是我实在看不出这里连绿化都没有的楼凭什么卖的那么贵?
      

      从川办出来,李翔、阿东和HJ,一行人去了景山东门的一家咖啡馆;
      旁边竟是京师大学堂遗址,北京城随处都有历史的故事
      

      北大前身的旧址、往昔的京师大学堂现在已经变成普通人家的院落
      

      这一日,是唯一没有“办公”的一天,阿东却是想和我聊聊如何做一本视觉绝佳的杂志...我们穿梭在北京城的现代和古老之间,心中规划的,却是一本描绘现代城市的版图的新刊——那本即将诞生的杂志。
  •   第三家青年旅馆是位于青年湖后街的安途国际青年旅舍,照片上的样子还可以,其实环境也很一般,毕竟170元/天的价格,也不必抱太多希望。

      
      

      安定下住处,直奔木樨地的首都博物馆,约了李翔还有“hi百度”的产品经理去看《中国记忆》瑰宝展。

      

      在首博门口看到一位穿汉服的姑娘,神态旁若无人,尤为自然  
      
      
      相信这个不用我说,历史书上都见过的
      

      我最喜欢的是这个
      

      甲骨文
      

      表情丰富的乐俑
      

      德化窑观音像
      

      青花瓷
      

      首博象一切游览地一样,不能在假期前往,人满为患——如同长城,这次也胎死腹中。

  •   第二天,继续“国际青年旅舍”的体验,这家“炮局工厂国际青年旅舍”是新开的,在雍和宫后面“炮局头条”胡同。

      炮局工厂
      

      大门
      

      前面酒吧的外国爷孙
      

      内院,据说炮局的饭做的不错,可惜只住了一天无缘品尝
      

          入住在左右“天天防火,日日安全”的房间里
      

      安全生产
      

          旅舍一角
      

          有自行车出租
      

          看到墙上的涂鸦我非常确定的是:这里应该是innocent_sin来京入住的首选 
      

      不要以为Loft有多浪漫,这是我住过条件最简陋的一个地方(当然150元/天的价钱在那儿放着),当然,应该是摇滚青年和朋克党的最爱——从我睡觉的时候外面就有人在弹唱,早上醒来的现场版的演奏依然还在,还有人专门跑到这里酒吧的二楼包场开party。

          这里只住了一天,因为实在是有些不习惯,不过青年旅舍还是要比如家之类的好玩很多。
  •   这次出门打定主意要省钱:坐火车(软卧比飞机便宜一半)、住青年旅舍(性价比之最)。很久没做过火车,在上海开往北京的T22次上倒是上美美的睡了一觉。

      早晨七点
      出北京站,打车到故宫东华门。

      东华门向北200米,北池子大街二条
      

      “北平国际青年旅舍”
      

      进门很有回到丽江的感觉
      

      四合院改成的青年旅舍,一个久违的庭院
      

      庭院一角,也能看出主人的别具匠心
      

      上次来住的东华门前的“木棉花”设计酒店,其实都在皇城根附近,我安排好房间,沿着北池子大街向北走,看到的是晨曦中的故宫城墙。
      

      在这次北京之前,住过两家国际青年旅舍:一家是杭州的江南驿、一家是成都的龙堂;在龙堂我办了一张yha会员卡,我不是“五星(级酒店)爱好者”,也不是如家、汉庭的拥趸;后来发现物美价廉又兼有个性的青年旅舍才是自己的最爱,作为创业和创意公司的CEO,出门住青年旅舍应该是老横以后的首选。所以,这次来之前做了功课,选定了几家国际青年旅舍,作为这次北京“yha体验之旅”的必修课。

      东华门北池子大街因为地理位置好,“北平青年旅舍”条件也是相对较好,290-390元/天的价格在青年旅舍中绝对是高价,在随后几天里,老横转战“炮局工厂”和“安途”,价位仅在150-170元/天。

      上午十点
      去跟Jenny和老魏会合,拜访某国际4A,然后中午和庄老师共进午餐,席间听到段子无数,而老横新蓄的胡子也被Jenny同学和庄老师拿来戏谑一番,一顿饭吃的甚是开心。

      下午二点
      东方广场,律师事务所,谈公司新的规划和架构,在东方广场我专门又去拍了“飘一代”的雕塑——两年前,在这个雕塑前的我,究竟有多少变化,其实自己最明白。
      

      下午四点
      还有点时间,我给方军同学打了电话,去参观搜狐这家“大互联网公司”,进门先去看怀孕八个月的于威:我看到“老母鸡”于威同学滚圆的肚子不禁伸手摸了摸说:“看来是真的!”然后跟着方军在搜狐转了几圈之后得出的结论不外是:“不过如此”。虽然这么说,但其实在门户当中,我觉得做得越来越有意思的,唯有搜狐。

      晚上七点
      梁宁帮我约了粱肇新梁大师,在积水潭向西300米北京地铁大院的“嘉禾园素食”,席间蒋涛、梁宁、粱肇新和另外一位广告公司的朋友,大谈太极、形意、风水、四柱...最最让我意外的是梁大师对《推背图》的见地之深,实在让我惊叹!这几个人当中,梁宁信的是基督,蒋涛是吴式太极正式弟子,粱肇新则师从形意,而那位“第三种人”老兄刚刚皈依我佛拜在东南亚一位高僧门下——后来才知道,这几位原来都是“珠海巨人”即史玉柱的旧部,看来史玉柱旗下果然皆非凡人,我也对写程序人的看法有了180°的大转弯,当年有谁没用过粱肇新的“超级解霸”,但有几人知道梁大师精通易术?而CSDN的掌门人蒋涛对传统文化的推崇推广也让人深感佩服,这一晚,老横始信仙道。

      虽然此次来京是有要事,可是对我来说这一晚可能却是收获最大——试问有几人可以明心见性,又有几人可以通晓未来?

      PS:老横现在出门早已不带数码相机,200万像素的iphone,对于老横这样鄙视“器材论”的摄影菜鸟,已足够。

  •   


      从几个多月前白鸦来访,我们一起讨论需求和交互,一直有一个问题困扰着我:究竟如何把越来越多的需求按照我们的风格呈现,既满足不断拓展给用户新的服务,又能提升良好的用户体验,这貌似一直是网站的一个矛盾所在。

      从二个月前做的30多个不同的demo中,我们选出了最后的设计风格,当时我说“如果是这个样子,我最多打70分”,接下来在选定的样式基础上,Bus的设计师大大小小修改了几十次,很多地方是几个像素几个像素的比较、斟酌,最后一点一点呈现出来的,是让我们越来越满意、越来越欣喜的一套崭新的后台UI!我最后给这次后台设计,打了90分——这是Bus历次后台升级我最满意的一次

      “简单、易用、人性化”,这是我们在2003年就对BlogBus的UI设计提出的要求,可是一直以来,我们自己对Bus的UI并不满意,随着功能和应用的拓展,这种不满在我们自己内部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这次负责改版的设计师,本来之已经跳槽到了携程,听说我们要动手改Bus的后台,忍不住想在这个“历史时刻”大显身手又回到Bus来,并且还将负责整站UI后续的不断完善,相信我们会给用户提供越来越好的用户体验。

      其实,这次后台改动的意义,并不仅仅是UI的提升,更重要的,我们在这个全新的后台,除了Blog的记录和分享,还会提供给用户更多的体验,或许有一些所谓SNS的东西,但绝对没有什么“抢车位”、“买卖朋友”之类的东西;我们希望这个新的平台,能够给用户自身带来更多的价值,而不是像某些打着“口碑营销”的幌子,干的却是伤害用户体验的事情。

      同用户共赢——这是我们的一个目标,随着越来越多新增加的功能和应用,同时不断提升用户体验,谁说不可以做到?这正是BlogBus要做的,也是BlogBus必须做到的。

  •   时隔近一年,30多个人的团队变成了近50个人的队伍,上次是玉柱山,这次是诸暨五泄汤江岩基地,负责我们拓展培训的,还是纵横拓展

      第一天
      大家起了个大早,自然要在车上补个觉,一个个的睡姿...

      
      
      
      
      
      

      上午10:30,到达五泄风景区
      

      市场部的美女帅哥
      

      教练、我和小董
      
      
      乘船进入景区
      

      入住“双龙山庄园”
      

      这个用餐的长廊依水而建
      
      
      拓展开始前的热身
      
      

      分队
      

      “搭桥”项目
      

      傍晚时分,进入五泄景区
      

      这个人经常传我的绯闻,那么放上来一张暧昧的吧
      

      在大家相互帮助下,所有人都完成了登顶
      

      第二天

      山中晨雾
      
      

      水光雾霭
      
      

      来接我们的画舫
      
      
      

      离开五泄,前往汤江岩拓展基地
      

      龙舟虽然赢了,但有一个项目大意了,然而收获更多
      

      
    ...
      拓展过程中忙于完成任务,很少拍照,这张是最后给第一名的小队颁奖
      

      这是BlogBus第三次拓展培训,太多的总结我想不用再说太多,每个人都有新的认识和收获,我在山上看着延绵百米的队伍的时候,心中有着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触,那种感触很复杂,并非简单的言语可以表达。

      这个团队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强,需要完善和进步的是每一个人,我们层层把关放进来的人,一定会做的越来越好;而这次拓展之后,我知道自己长久以来一些其实是他人并不知道的东西,是真正需要去改变的了。

  •   之前没有人知道,老横的“剪刀、石头、布”很厉害,之前也没有人看到过,老横居然会抽烟。

      今天全体会上,我说五年前,并不知道今天的Bus的是什么样,几年前,也不知道“博识传播”的未来,会是我今天在想的那些...

      大家坐在2577大院那棵物业花了十几万买来的榕树下,抽着“红旗渠”还有“帝豪”聊天...刚刚喝了好多的酒,不是因为我们全球排名超过那两家我从来没有觉得是竞争对手的网站,而是这个团队10个人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我们比他们几百个人,做的更好。

      现在,我们快要50个人了——虽然我对大家说:“令行禁止、快速反应”我们做的还远远不够,我们还需要不断的自我完善和进步,虽然我需要大家更好的协作才能前行。然而,我一直为这个团队,感到骄傲——因为我知道,我们还可以做的更好。

      innocent_sin这个当年我们到上海后的第一个员工,坐在草地上跟大家讲,某某\某某\和某某,他不能忘怀,跟bus有关的,点点滴滴...我也才知道,以前在bus拿2、3K的员工,现在已经是某个网站的COO,当然,我为他们高兴。我抽着安阳的“红旗渠”,抽着许昌的“帝豪”,和大家一起,回想起那些,一起走过的日子。

      我知道,这只不过是刚刚开始,我跟Jay说:“三年前你问的问题,我现在才开始想,那是因为时候到了...之前没有必要去想的,不如把手边的事做好”,而前面,更多的挑战需要我们更多的人一起面对,我相信这其中,依然会有人加入,会有人离开;无论如何,我都会记得;同样,更加会珍惜——虽然,我不会说出来,说出来的永远只会是更多的鞭策,因为,只有不掉队的,才能一起前行。

      从几年前开始,我说:我们没有竞争对手,如果有也只是我们自己——其实,不是我们做的好,而是其他人没有做好罢了。如果别人知道我们要做什么,那么我绝对不会去做那些。做别人看到的,从来不是我想要的。跟全体员工讲的,也只是,我们现在在做的,而已。

      未来没有人可以看到,无论是知道一些宇宙密码的巫师还是有真知灼见的先知——未来只在我们的努力,所谓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也只是他们明了,但并不一定能够拥有。我知道一些未来,但我更知道,每一步的努力,如何的不易。

      五年多来,自己带着这个团队,只不过是刚刚起步,明天,我们又有几名新员工加入,欢迎他们——虽然他们并不知道之前如何走过,但我希望他们可以一起,看到以后。

                                       2008年8月1日,凌晨,醉后


      PS:我二点钟离开公司的时候,看到大家的车都没有开回去,因为,大家都喝多了。

     

  • 2008-07-16

    牛仔很忙 - [且行且记]

    Tag:

      上帝创造世界,
      一周只有七天;

      公司、网站、杂志,
      一堆的事等着要忙;

      招人、开会、谈心,
      这些没人可以替代;

      E-mail、PPT、Blog,
      好多东西等着要写

      
    游泳、瑜伽、网球,
      不锻炼还真的不行;

      另外还要去学英语,
      牛仔、真的、很忙

  • Tag:地震 捐建

      一年前,《我的绅士男友》话剧闭幕式上,我在台上说:“以后每年,我们希望能在云南、贵州、四川的贫困地区捐建一所学校”——这句话可能当时很多人并不在意,但是说过的话,一定要做到。当时和信天助学有谈过一些合作(他们已经捐建了100所小学,其中云南80所,四川20所),但是一直没有去实地勘查。

      半个月前,在联合利华大中国区总部,听文哥介绍联合利华在四川眉山捐建的希望小学,救助留守儿童的事,我说有时间去看看,如果合适的话我们也选一所待建的学校。

      紧接着,四川地震。那么除了捐助物资之外,灾区学校的重建自然是首先考虑的,刚好周轶君那几天也在联系说,准备入川。

      23日晚,抵达成都,24日上午,我坐上前往眉山的大巴。眉山市商务局的罗局长之前听文哥说我要去看灾区的学校,亲自安排陪同一起前往。

      由于时间紧张,只能到距离眉山最近的县村学校,罗局长陪着看了二所中学,一所小学——之前我们知道眉山不是重灾区,我想像中应该不会太严重,但是看到实际的情况之后,只是愈发觉得:重建需求太多太多,相比之下我们能做的太少太少:

      彭山县谢家中学:
      

      教学楼断裂,全部被勘定为危房,不能进入
      

      学生上课的教室,屋顶由于地震损坏
      

      教室里课桌上地震当时砸落下来的石瓦
      

      武阳二小
      

      临时在停车场搭起的老师住宿
      

      被围起已列入危房的教学楼
      
      

      二楼走廊
      

      地震把教室的主梁震落下来,当时学生们全部离开之后老师们才离开教室
      

      牧马中学:重建的武阳二小将和这个中学合并
      

      老师的宿舍:幸亏当时所有房间里都没有人
      

      

      26号学生全部复课,只能在操场上搭起的建议帐篷里上课,这是工人在做临时要用的黑板
      

      眉山比着汶川、茂县、北川、绵阳那些重灾区算是已经很幸运的,我一天之内去看的三所学校也是12所学校里灾情最轻的,但是看到所有教学楼已经成为危房,完全不能使用需要全部重建——可想而知,其他的9所学校和重灾区将是什么状况!

      由于这次地震,对学校的建筑施工有更高的要求,但是具体需要的资金数额,还是需要具体测算——我希望我们能看到每一分钱花到实处,而不是自己捐了钱,随便给某个基金会或者当地政府,那些不在我们控制范围的事,我们不会去做,我希望我和身边的人所做出的努力,能够给当地的学校和学生们有实实在在的帮助。

      联合利华之前的计划是:每所学校捐助30万元,一共捐建12所学校。而当地报出的预算是每所学校平均需要100-200万元,对于这个数字,我暂时持保留意见——如何捐建、具体金额、捐助途径...这些问题会一一尽快落实,同样我也会把当地的情况和联合利华那边做一些反馈。

      这不是一次临时的行为,我们用自己的方式和途径,对贫困地区学校的捐助,将是一项长期不懈的努力。在此也谢谢这些天关心我们捐建学校计划的朋友和用户,如果有进一步消息,会尽快告知大家,我相信每一个人都会尽自己力所能及的一份力量,谢谢你们!

  •   上周和Jenny一起,应文哥之邀去参观联合利华中国区总部。之前Jenny来过一次,我听她说大致知道环境极佳,遂带了iphone顺便拍几张照片——很早就不习惯随身带数码相机了,没想到iphone倒成了替代:)

      此行收获多多,不仅喝了文哥的新茶,还厚着脸皮要了带走...最有收获的是文哥帮我们找新办公室——我最近为这个已经跑了好几个地方还都没看到合适的,文哥听说后当时就给长宁区的赵区长打电话,问有没有适合我们的仓库或者厂房,看来找到合适的新办公室的希望大增啊!

       iphone的摄像头是200万像素的,效果还凑合:

      大堂旁边的健身区
      

      休息区和餐厅
      

      从办公区看出去,天台上的余晖
      

      这个天台比Bus的大多了,并且只是用来做吸烟区的
      

      文哥的办公室:文哥不但有爱心,还不失童趣
      

      整个大厦的设计简约、大方,风格明快且不显奢华,整个联合利华的新总部就是文哥设计的,我俩聊到办公室的装修设计时,我说:“不能让想赚我的钱比我还弱智还没品味的人赚我的钱”,文哥说:“去五星级酒店看看,哪个角落是自己喜欢的用得着的拿回来用就是了”没错!处处留心皆学问,那些所谓的设计师做出来未必真正是我们想要的!

      我对文哥这位能从三国志III玩到XI的老顽童也是敬佩有加:文哥不但经历颇丰见识不凡,其精神气儿更是我等晚辈值得学习的,正所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可是他压根没觉得自己是“老骥”,奔跑之速度和新锐之力量丝毫不亚于所谓的年轻人。Jenny问过我什么样的人让我佩服我说只有能做到我做不到的人才会让我佩服——可是我自忖:自己五十多岁的时候,怎么着也不会有文哥这样年青的心态和状态吧!因而佩服之!

      PS:
      1、向联合利华这样的企业致敬,感谢他们用实际行动为灾区所做的一切
      2、如果谁知道哪里有仓库或厂房要改造请告知,不吝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