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刚看完一集《Game of Thrones》睡不着觉,胡思乱想中忽然想起自己一个愿望:那就是哪天可以买张太空旅行的船票,去太空兜一圈看看——这是可实现的愿望,因为之前美国、俄罗斯的太空署2000万美金一张船票,已经让有些富豪“上去”过了。而现在这事儿看起来更容易:从最早微软的创始人之一保罗.艾伦投资可以太空旅行的“太空船一号”,到维珍集团布兰森的“维珍银河计划”,都是希望能让“普通人”可以飞离地球,去亚太空旅行。而的PayPal的创始人Elon Musk在将公司卖给ebay之前,拿出大半身家投资了一家叫Space X的公司,他的雄心壮志不但是在三年内把人送上太空,而且还希望可以把人在十年到二十年内送上火星,没错,Elon Musk还是硅谷电动汽车Tesla Motor项目的投资人,顺便说一句:Tesla汽车已经快要在中国开卖了!

      是的,其实在Geek们看来,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太空旅行这样好玩的事,怎么可能会没有Google呢,Google的创始人布林自己就是太空旅行组织的支持者和参与者。而在Google的Google X(秘密实验室)里,更有着无数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项目,备受瞩目即将上市的Google glass就是Google X研发出来的产品,不久前Google Maps项目的负责人Jeff Huber和安卓之父Andy Rubin同时宣布离职,知道这两个重量级人物去干嘛了吗?统统都去了Google X!相信Google的这个神秘部门未来会给我们更多的意外和惊喜。

      说到Geek,我身边认识的人当中,Verycd的创始人黄一孟和戴云杰,绝对算是有Geek范儿的家伙。从做下载网站开始,他们就认为互联网的精神就是“分享”,而在Verycd做到全球排名100多名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像大部分“站长”一样去做倒卖流量的事,而是把网站的广告外包给一家代理公司,每个月拿着二十来万的收入,刚刚维持着团队的日常开销,也就是在那个时候(5.12地震前),他们还去云南捐建了一所小学——事前毫不声张,事后也没有大肆炒作,绝非那些赚够了钱天天喊着自己要去做慈善的人那样沽名钓誉,他们不过是自己想做,就默默的去做了。之后的事情可能大家都知道:Verycd因为受监管制约不能长足发展,他们转去做游戏,没开始赚钱之前把信用卡刷爆来维持公司运营,到最后年收入过10亿。这是我喜欢看到的过程,因为他们做到了和别人“不一样”。而最近碰到黄一孟,是在老罗的“锤子”发布会上,后来又看到他自己做了一个叫“怪玩具”的个人网站(www.guaiwanju.com,微信号:guaiwanju),会不时的介绍一些收集来的“古怪的、有趣的、好玩的、让人迷恋的各种美好事物”,我则立刻在朋友圈里把这个推荐给了好友。

      记得很小的时候,在《飞碟探索》杂志上看到一段美国少年太空营的营训,大致的意思是:“让想象力可以超越梦想,让好奇心去带领我们探索宇宙...”从小到大,最令自己着迷的,是“未知”和“不可能”,最让我觉得最有趣的,则是“预见”和“实现”。在不久之前,大家还很难相信“一切皆可打印”这种说法,而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从小的摆件到枪支、汽车、甚至人造器官,都能够用3D打印来实现。我们小时候幻想如果自己有个机器猫,可以从它无奇不有的口袋里面想要什么就能掏出什么,它还有“任意门”可以任意穿梭不同的地点并可以带你去时间旅行...现在的3D打印机不就是机器猫的那个“口袋”吗?而除了买张船票去太空(这是已经能够看到可以实现的),我更希望的是:可以回到大唐,去和诗仙李白斗酒;或是重返春秋,去感受先贤的智慧之光...你还觉得这只是存在于玄幻小说中吗?你难道不知道“平行世界”和“多重宇宙”吗?我相信终有一天,这些都会实现。

      给自己留一点童心童趣,不让自己随波逐流的变得世故从俗,保持一颗好奇心、保持对未来的无限热爱,不要让自己的理想破灭,我想这才是历史飞跃的动力和文明进化的阶梯。儿时希望自己有一个机器猫的愿望如今看来已经可以实现:我们可以打印出一个肚子里藏着一台3D打印机的机器猫来,想要什么就让它打印出来什么。而人类或也终将会制造出“任意门”来穿越时空,往返过去和未来。

      只要我们不被自己的思想束缚,人类在探索宇宙的过程中,则一切皆有可能。

  •   

      

      说实话,我不怎么玩游戏,去年虽然在家装了《The Sims》和两款国内的网游,但其实也没怎么好好玩,一方面只是抱着试玩的心态,一方面除了当年的《金庸群侠传》和《仙剑奇侠传》,也的确没遇到一款真正吸引我能一直玩下去的游戏,但是最近,却看到了《圣斗士星矢战记》和《九阴真经》。

      《圣斗士星矢》,未必会真的玩下去,但是有机会的话肯定会试试——想想初中的时候每天放学把书包仍到传达室跑去看动画片的时光,实在是少年时代的一件乐事,虽然一直忿忿不平为什么每次都是星矢最后捡便宜而不是紫龙冰河一辉,但一路从“黄金十二宫”看到“冥王卷”,绝对是这部日本动画片的死忠,PS3上有了这款游戏,那是无论如何也会试玩一下的。

      而真正期待的,是今天看到《九阴真经》——无意中看到几段视频,一下子被惊艳了,3D的场景和渲染的像电影一样的场景(很多游戏的视频片段也像电影,但这个不一样),让我有种“原来真的可以做到这样”或者说“原来已经有人做到了这样”的感觉!因为我一直相信:游戏终极的发展,是应该融入生活,和现实合二为一的。去搜了一下,《九阴真经》想做的,也正是要打破之前大型RPG的游戏模式,以武侠文化和中国风的美术画面重新架构整个游戏体系,并且这款游戏的出品方“游戏蜗牛”明显对这部大制作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并寄予厚望(貌似已经开发三年并且2012年下半年才能公测),我注册了之后才发现,原来封测的一个激活码在淘宝已经卖到500多一个!从视频中看到那些远比电影中更真实绚丽的场景之后,去看了一些资料才知道,蜗牛的CEO以前是学美术出身,据说也是中国第一个做3D网游的,如此的血脉延承,不得不对《九阴真经》充满了期待。

      上面第一段视频是《九阴真经》的场景篇,再来段“轻功”:
      

      希望这款游戏最终不会让人失望,因为虽然之前并没有看到真的让人惊艳的游戏,但我丝毫不怀疑:未来有一天,游戏会超越文字、电影,来帮助人们实现所有的梦想,而这一天,亦不远矣。

  • Tag:红领巾

      拍的太棒了!淋漓尽致啊!

      我觉得从老师到每个学生,演的简直出神入化,这是一部向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敬礼的神作! 

      

  • Tag:微博

      昨天有两件事值得高兴:一是给某人看我们的新东西,居然又往前看到了更多;二是少宇兄帮我把微博上“横戈”的ID要了过来——虽然在这两年的“静默期”这个(http://weibo.com/hengge)微博我也没怎么用,但是以后还是要用的,能用“横戈”这个ID自然是令人开心的。

      不过自己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之前微博上注册“横戈”那位兄弟,身份证上的名字就是“袁横戈”,自己这个身份证上ID不是横戈的人,居然用了人家的“真名”,呵呵...回头我也去把身份证改了!

      BTW:博客、微博、轻博客,,,市场越来越细分,但核心的东西还是有差异的,现在还算是静默期,不想多说。但大家的时间越来越碎片化了,那么更大的机会也就来了。

  •   
      其实,和水果族相比,我对Macbook没有那么的热衷,平时用的最多的是小黑(ThinkPad的x系列)。然而对于我这个ThinkPad忠实用户来说,这几年ThinkPad攥在联想的手里表现却一直让人很是失望,x300系列本来从外观和屏幕大小上还算不错,但配置很低(最高配置x301的CPU是Intel Core2 Duo SU9600,也就是才1.6GHz)且因为市场定位的问题(性价比低)销量不理想而最后停产。而联想的销售策略一直是有些问题的,就拿x300系列来说,本来是冲着Macbook air打擂台去的,但价格比Macbook air还高,后来说因为销量不好停产,但明明是国产的居然在国内卖的比在美国贵出一大截,就这样老柳现在还拿“民族品牌”说事儿——我都替他不好意思。之后的x200系列(后来是x201,最新的是x220)且不说性价比低,那个屏幕边缘的宽度实在让人无法接受!x200系列和x300系列用的是一样的模具,所以x300的屏幕(宽屏13.3)边缘算是刚好,但同样的模具用在x200的上(宽屏12.5)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后来又出的ThinkPad Edge系列也有13寸的,但根本不是我等ThinkPad死忠喜欢的原有风格,所以我想买一个13寸且便携的ThinkPad居然成了一种奢望——直到今天,我看到了ThinkPad X1

      相关介绍大家可以自己搜了去看,ThinkPad X1的性能值得肯定,但价格依旧不菲(据说上市价接近2万RMB),但即便这样,我不知道联想那个号称“业内最牛的工业设计团队”为什么不能“做到最好”——ThinkPad X1依旧还是让人有些遗憾:为了追求超薄(这真的是理由吗?)居然把ThinkPad Edge上的巧克力键盘移到了ThinkPad X1,我真的怀疑那些“设计师”们真的是否有审美和关注用户体验,整天什么都不干就让他们设计个笔记本设计个手机居然就没有一款让人少一点遗憾。放眼看去,中国需要的是崛起一些有灵魂的设计师和设计团队,而不是匠人。

       
      和ThinkPad X1一样值得期待的,还有ThinkPad X Slate,没错,不是乐Pad,是ThinkPad的平板电脑!看样子虽然平淡了一些,但总比乐Pad舒服一些——把背面的'Lenovo' 的字样去掉或者放在右下角看上去会更舒服一些)。

      无论如何,ThinkPad X1算是联想终于出了一款让人有些期待的ThinkPad,但这个不用着急买,我相信有买到半价的机会的!

      PS:
      一直想写篇关于工业设计的blog,甚至最近去看新办公室,在思南路的一个地方进去看到ideo的logo,一下子就激动了——原来那里之前是ideo中国的办公室,如果不知道ideo是什么,那么知道“鼠标”和“笔记本”这两样东西当年就是ideo设计出来的就可以了!

      大概是半年前,我开始有一个想法,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或许可以做一个中国本土品牌的设计工作室,不仅仅限于工业设计,还可以包括UCD、UI和其他创意,提供一个平台让很多设计师有一个创作和发展的空间——其实,像iphone这样的产品并非我们做不出来,我们缺少的是,做出iphone的土壤。

  •   
      

      向日葵们~
      [白天]
      草地上有一个怪蜀黍
      草地上有两个怪蜀黍
      草地上又来个怪蜀黍
      我们不喜欢草地上的怪蜀黍

      我知道你们又高又黑又粗鲁
      准备把我头上的花瓣铲除
      然后将主人的脑袋烹煮
      我只是一朵向日葵
      我们却组成整支部队
      你们喜欢品尝“脑乳”
      讨厌的蜀黍

      [zombies 僵尸们]
      我曾经是国足
      我头顶三角柱
      我手持铁栅门
      我们都是怪蜀黍

      [晚上]
      草地上还是有怪蜀黍
      草地上有好多怪蜀黍
      草地上有新的怪蜀黍
      我们讨厌草地上的怪蜀黍

      也许是时候重新评估
      我知道你们有许多食物
      不过脑乳中胆固醇含量太过丰富 [对身体可是重负哦]
      你们已经归西 因此不在乎
      所以我们将使用阳光
      来把这片草地常守护

      [zombies 僵尸们]
      我看上你的三轮车(才不给你叻)
      一盆黄油扣我头上(哼 活该)
      我要吃掉你的“豆腐乳”(豌豆君救命啊> <)
      我们就是怪蜀黍

      [屋顶]
      草地上有一个怪蜀黍
      草地上有两个怪蜀黍
      草地上又来个怪蜀黍
      我们不喜欢草地上的怪蜀黍

  • 2010-08-03

    两段视频 - [撒欢儿]

      今天和tt聊了一天,关于我们的“新平台”——从三年前开始,我想做的事情从未变过,也从未怀疑和放弃过,而今天可以说补上了最后的一个缺角,那个看得到的未来,愈发的清晰明亮。

      然而剑未成器,锋芒未砺,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不过既然心情大好,贴上两段视频娱乐一下:

          一个不知道是60还是70后的川子,《郑钱花》其实早就红遍网络了,小匹说这首歌可以治病,有“通肝祛瘀”化解郁闷之效,我则觉得高晓松那句话说的蛮对的:“我们以前唱民谣的时候觉得自己是好社会里的坏孩子,现在唱民谣的都是坏社会里的好孩子”。

      川子这个“大孩子”因为打架蹲过大牢,在狱中学吉他写歌——歌如其人,甚是爷们。

         

      附:《郑钱花》歌词

      宝贝来到这世界的时候
      你知道爸爸有多高兴么?
      那天我请了我们很多的朋友
      还给你取了这个好听的名字
      从此以后你就叫郑钱花,
      钱是挣钱的钱,花钱的花,
      你爸爸我现在是穷光蛋了
      将来的一切全靠你自己啦
      宝贝来到这世界的时候,
      你知道妈妈有多幸福吗?
      那天她织了一件漂亮的毛衣
      我想你穿在身上肯定会很美
      从此以后你就叫郑钱花
      钱是挣钱的钱,花钱的花,
      你的爸爸也想做个男子汉呐
      给你们母女两一个温暖的家
      可是我的宝贝你知道么?
      现在的钱有多么难挣啊?
      养一个孩子他妈不容易啊
      计划生育还有必要么?
      伟大的祖国她超有钱啊!
      四万个亿跟我有蛋关系呢?
      骄傲的GDP它噌噌的涨啊
      能给我换来几包尿不湿啊?

      另外一个是参加“中国达人秀”的80后的寿君超,虽然我不喜欢上海话,但这个小伙子比台上那个评委周立波,还是更让我觉得有才气和灵气。

      

     

  •   昨天下班前,邮箱里看到一封“员工来信”,但邮箱地址却不是公司的,我当时还想小朋友还蛮谨慎的,怕用公司的邮箱让我知道是谁...内容如下:


      
     
      尊敬的横戈:

      您好!

      作为博客大巴的一名员工,我恳请您能批准公司在6月11日至7月12日南非世界杯期间,执行“上班推迟1小时”计划。
      世界杯是每一个球迷为之疯狂的节日,您的员工也不例外。惊心动魄的深夜直播为球迷带来了精彩,也带来了困扰。员工身体因为熬夜看球受到威胁,工作效率倍受影响。与其令员工在第二天拖着疲倦不堪的身体按时上班,不如将上班时间推迟1小时,以人性化的管理,让员工得到更好的休息,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工作,回报您的决定。
      执行上班推迟1小时计划,意味着下班推迟1小时,不会对公司的正常运营产生任何影响,也不会让您和您的公司孤立无助。因为无论是您的商业合作伙伴,还是供应商,正在加入上班推迟1小时联盟。
      但凡伟大的公司,都致力于为员工创造更为宽松灵活的工作制度与环境,微软如此,谷歌、思科亦是如此。上班推迟1小时,看似一个决定,真正执行却能为您带来不可估量的效果,融洽上下级关系,提高团队凝聚力,营造员工归属感,从而创造更多无形资产。
      一个小改变将带来一个大影响。上班推迟1小时这个简单的决定,带来的绝不是1个小时那么简单。

      今天下午的时候,我跟大家说:“因为世界杯而改上班时间的公司,我不知道一万家里有没有一家,我们不能因为有球迷员工就轻易改动工作时间,不过谁真的是想看直播,可以去跟HR打个招呼。”然后把这封邮件全体转发了一下,并在邮件里加了一句:“share一下,其实写的...很有爱。想看球的去HR那儿做个mark,不看球的正常上班就是了。”

      结果收到了至少三个以上员工的回信,告诉我说“老板,这个好像是机器发的”,并且给了我这个地址:http://361sport.ctharmony.com.cn/sendmail.aspx 

      ...

      ——不得不承认,我觉得这个创意很棒!并且那个网页的UI设计的也蛮不错的,老横觉得不管这封邮件是不是bus的员工“发”的,还真的...挺有爱的!

  • 2009-11-18

    换个模板 - [撒欢儿]

      浏览趣生活模板的范例博客
          趣生活

      虽然摩羯一向是因循守旧(自己一个模板能用好几年都不换),但该尝鲜的时候还是会尝个鲜的~!

      这款模板我们的栾同学那是花了相当的~心血铸就的,也是我们很多人的大爱,焉能不试上一试!

      趣生活:“生活的乐趣都是自找的”——这句话简直直指内心啊!也是我常常说的,因为这句话,更加让人灰常喜欢这个模板!
      PS:请用鼠标点击模板图片中的各种东东,另有隐藏剧情!

  •   王锋离开《时尚先生》一年之后,我终于看到了《GQ》的中文版创刊号,大致翻了翻,400页的杂志,拿在手里还真是挺有份量的,这又是一本要教中国男人怎么变身“中国新绅士”的杂志,如果这样定位的话,那么这本杂志其实和我没什么关系——反正我身边几乎没有人符合“绅士”这个词,而对于那些中国的时尚杂志想告诉人们的某种生活方式,却是让我颇觉讽刺和内心抗拒的。

      所以,当我看到冯唐的这篇《打倒土豪劣绅》的时候,不禁含笑轻扬,甚至击节不已,如此深得我心的文字自然是要和众人分享的,所以去网上找了原文(杂志上有删节),且众乐之:

    梁思成兄:

      见信如面。

      我最近常住香港。从你活着的时候到七十年代末,大陆和外界的联系只能通过这个小岛。钱把小岛挤得全是房子和人,也挤出来中国其他地方没有的单位城市面积上的丰富。 从香港荷里活道往北边的山下走,有个年轻人开的小店,不到十平方米,卖二、三十年代到七、八十年代的日用旧货,120相机、拨盘电话、唱片机、收音机,从欧美的二线城市淘换来,集中在香港卖。因为不是荷里活道常卖的那些艺术品古董,所以也没有荷里活道那些成堆的和艺术无关的假货,开店的几个年轻人长得又鲜活生动,小伙子长得像有梦想的真的小伙子,小姑娘长得像有生命的真的小姑娘,所以不管有用没用,我常常买些零碎回去。前两周买了一个七十年代通用电气出的调频调幅收音机带回北京,两块砖头大小,附带的电子表不准了,一天慢一个小时,而且电压需要转化到美国标准的110伏才能用,但是喇叭好,一个碗大的喇叭,FM调准了,满屋子的声音,听得人心里碗大的疤。

      2009年北京很热,夏老虎,秋母老虎,立秋之后,日头还是击毙很多比你还年轻很多的老头儿和老太太。开空调也难受。空调房间睡一晚上,醒来,全身的毛孔紧缩,受了腐刑似的。唯一舒服一点是在傍晚,在院子里,日头下了,月亮上了,热气有些退了,蚊子还没完全兴奋,周身一围凉风,插上那个通用电气的老收音机,喇叭里传出老歌:“霹雳一声震哪乾坤哪(女生背景跟唱:震哪乾坤哪)!打倒土豪和劣绅哪!”

      你们那拨儿人在北京出没的时候,很多历史久远的东西就这样被打倒了,包括绅士。这三十年来,有些被打倒的很快恢复了,比你那时候还繁茂,比如暗娼、赌场、帮会、250块一平米买地卖两万一平米商品房的土豪。1990年以后,商业理念强调协同效应和资本运作,为了创造规模效应,这一类被打倒的,再次翻身的时候,都是扯地连天的,暗娼比理发馆都多,赌场比旅店都多,帮会比学校都多,土豪比街道都多。还有些被打倒的慢慢恢复了,但是基本被炒得只剩钱味了。有些猪开始重新在山里放养了,但是他们长大之后,眼神稍稍有点像野猪的,200克猪肉就敢卖500块钱。有些茶开始走俏了,你那时候生产的普洱茶七子饼随便能卖到好几万了,顾景舟一把泥壶,如果传承清楚,也随便卖到二、三十万了。有些人开始开始收集古董,八国联军抢走的东西慢慢坐飞机回来了,再抢一次中国人的钱,一把唐朝古琴的价格,在唐朝的时候,够买一个县城了。

      还有些被打倒的,脚筋断绝,基本就再也没苏醒过来。比如你当时想留下来的北京城墙和牌楼。现在的北京是个伟大的混搭,东城像民国、西城像苏联、宣武像北朝鲜、崇文像香港新界、朝阳像火星暗面。比如中文。现在的中文作家大多擅长美容、驾车、唱歌、表演、公众演说、纵横辩论,和娱乐的暧昧关系远远大于和文字的亲密关系。十年一代人。懂得《史记》、《世说新语》、唐诗、《五灯会元》妙处的,一代人里面不会超过十个人,有能力创造出类似文字的,十代人里不会超过两、三个。比如大师。余秋雨、张艺谋、季羡林都被官府和群众认可,是大师了。比如名士。花上千万买辆意大利的跑车在北京开开,花几千万买张中国当代艺术家的杀猪画摆摆,就被媒体和群众认可,是名士了。比如才女。如果现在街面上这些才女叫才女,那么李清照、张爱玲、或者你老婆转世,你我需要为她们再造一个汉语名词。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绅士。

      首先,没有“士”。近二十年出现一个互联网,天下所有的事情它都知道。互联网有搜索引擎,键入一个词,当今人们与之最熟悉的条目就最先蹦出来。键入“士”,最先蹦出来的是迪士尼乐园、摩根士丹利、多乐士油漆。“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这样的话,在三千条、两万里之外。大器,不争近期名利,坚毅,不怕一时得失,有使命,堪远任,用这样的标准衡量,一个千万人口的大城,有几个“士”呢?你那时候,你愿意拿一条腿换一座北京城门的保存。现在,地产大鳄愿意为了亮丽的年度财务报表,把前门改造成斯坦福购物街。 

      其次,缺少“绅”。绅士需要有一定经济基础,但是“绅”和钱不完全相关。“绅”包含柔软、退让、谦和、担当。明朝是个对于才情品质缺少足够敬畏的朝代,特别是在后期。明朝后期的王婆总结极品男人的标准,五个字:潘、驴、邓、小、闲。貌如潘安,屌壮如驴,富比邓通,服低做小,有闲陪你。其中的“小”,从某种意义上,接近绅士的 “绅”。合在一起,绅士就是一个强大的精神的小宇宙,外面罩着一个人事练达、淡定通透的世俗的外壳。

      这是一个我公安干警按财富榜抓坏人的时代,这是一个我国有企业建厂30年就敢出60年陈酿二锅头的时代,让我从明城墙遗址公园畅想你那时北京城墙的美好,让我从刘德华和曾梵志畅想中国新绅士的滥觞吧。

      我们有的是希望。遥祝老兄秋安。

                                           冯唐


      以上的文字且称之为《打倒土豪劣绅》的“网络版”,如果有心人想和“杂志版”的做一些对比,也许能发现更多的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