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经济危机之后,全世界的政府不断在干的事其实只有三个字:印钞票\印钞票\印钞票...而当未来黄金价格每盎司涨到2000美元(或者3000美元)以上的时候,则就是通胀崩盘之际——或许在2012年,真的有一场噩梦(或许,我们会看到全球货币体系的重建)。然而,中国的经济其实用不到那个时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现在已然见顶。

      钟伟,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研究员——在中国的“经济学者”里面,钟伟属于“少壮派”。以下是一个月前他在博鳌21世纪论坛上的讲话:

      

      其实,我早希望见顶...每年8%,这是一个以浪费和破坏为基础的、罪恶和可耻的数字。



  •   可以说,几年以来,没有比现代传播更让我熟悉的媒体公司了,不仅仅因为诸多好友进出这家公司,也对它旗下诸多杂志颇有关注,甚至我们曾经在现代传播收购之前,在董事会上讨论过关于收购都市客。说“现代传播”可能还有些人不知道,但说起《周末画报》、《生活》、《新视线》、《号外》...这些杂志,或许大家会更熟悉一些。没错,就是这家公司,今天终于在香港的联交所,上市了。

      说到现代传播,不能不提它的掌门人邵忠,虽然坊间无数评论,也不时能听到从现代传播内部流出关于邵老板的各种不同版本的“故事”,甚至我还听到过一个同为摩羯座的笑话...嘿嘿,除了不知道邵老板哪来那么多时间在自己N本杂志上写“专栏”之外,对其爱才和对做杂志的执着,老横一直还是非常认可——邵忠网罗麾下众所周知的那些“奇人异士”,原本都是一个比一个“难伺候”的主儿,其实鲜有这样的老板,对那些人能有那么好的耐心和宽容。当然,那些“奇人异士”也确实在现代传播这个平台发挥并贡献了自己的价值,这才是最重要的。看看到这些年间现代传播的飞速成长,其实对那些觉得自己是夕阳西下的平面媒体的从业人士来说,都不啻是一个很好的案例。

      可惜,哪怕象邵忠这样的杂志狂人,哪怕现代传播的营收一直保持高速增长,但对于已经越来越out的“旧媒体”,登陆资本市场反馈并不会太好:从现代传播1.29元港币的认购价,1亿股的发行量来看,即此次公开上市,总共募集资金也就一亿多港币,媒体股真的是不值钱——难怪当邵忠还想新刊一本本做下去的时候,南非的MIH(投资《现代传播》的VC,也是腾讯最大的股东)逼着邵忠向“新媒体”迈进(所以才去收购 www.metroer.com)。可惜,“新旧媒体”之间的栏跨,我至今没看到有谁真正打通无阻的:毕竟用刀用得顺手的,用起剑来总是不知道怎么耍的,反之,亦然。

          现代传播去年营收2008年约3.4亿元人民币,复合年增长率约为22.7%,今年上半年公司亏损1230万元(估计是新刊《优家画报》创刊、收购《大都市》杂志和金融危机的影响),其中第一季度亏损970万元、第二季度亏损260万元——这个时候IPO,可谓是“吐血”上市,也可以想象,市场背后的故事,不知道还有几多。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家值得很多媒体公司学习的民营媒体公司:邵忠花了十年的时间,从一家地方级的画报,逐步打造出一家拥有十本刊物的媒体集团,并不断的释放着其影响力,这和他的执着和对媒体的狂热分不开的,虽然这些年我的一些朋友陆陆续续离开了这家公司,但我还是祝现代传播,能走的更久更远...

      PS:祝福归祝福,我不建议任何人买现代传播的股票,就投资而言,虽然同样是MIH投资的公司,腾讯虽然5年已涨了20倍,但和现代传播相比,还是腾讯更值得考虑买入。

  • 2007-10-26

    恒指30300 - [谈股论金]

    Tag:恒指 沽空
      时隔九年,重开仓单。

      九年前,当年多空搏杀最惨烈的绿豆盘,6000点飞流直下腰斩至半,小横懵懵懂懂冲进期市,在众人瞠目的情况下,开仓下单——我记得清清楚楚,那天早上下单之后,就去龙泉阁洗了个澡,回来之后,绿豆全线反弹,看得旁边一路做多却被杀的血流成河的人们心中滋味百般。

          九年后,在那个我们一直向往的自由市场,30300沽出,一张。

      我不相信神话,这只不过是了一个心愿而已。身为市场中人,如果连沽空都没干过,怎么好意思以后跟儿子说:“你老爸当年...”

      反正牛刀小试,就一张,还是委托兄弟替我下单。

          在开往天柱山的大巴上写这篇blog,中午进山之后,是红盘还是绿盘,都已经不用牵挂。

      在我心中,这其实不啻是一个成人礼,跟输赢无关。
  •   原本已经不是很“潮”的话题了,可是要给《评论》杂志写书评,只好勉为其难的再码篇文字出来,顺带着,说几句一直想说的话。

    ——————————————————————————————————————————————

                    《货币战争》:谁的战争?

      十年前还在证券公司的时候,一直有一个遗憾:那年索罗斯来犯,狙击香港金融市场,汇市、股市一时间风起云涌,波澜动荡,看得我们这些在内地只能做多不能卖空的“准市场人士”艳慕不已,只恨不能亲临一线去厮杀一番;并且,当时我们的总理曾下定论:“中国绝对不会有股指期货”,也让我等扼腕空叹——本来都期待着股指期货这样的金融衍生品的出现,能够更灵活自如的在市场中进出,搏点彩头。可是当年谁也不会去多想,金融之战对国家乃止政局的影响,已经不仅仅是上百亿美金输赢的问题,一次世界大战让国家发展倒退几十年,一次大的金融危机同样可以让一个国家遭受重创。所以,当宋鸿兵的《货币战争》这本书出现的时候,也正是我们金融市场面临新的挑战之时。

       《货币战争》从拿破仑的滑铁卢之战说起一直到现在,按书中所述,美国历届总统之死其实都是跟金融家博弈的“下场”,而对金融家言听计从的则都善终——也正是这点,很多人说《货币战争》有阴谋论之嫌。可是,看看美国人自己拍的电视剧《24小时》、《越狱》剧中哪个总统不是被财团势利所左右?《24小时》第五季中更是把总统描述成一个为了石油利益,不惜利用恐怖分子,制造借口发起战争,活脱脱完全是影射布什。所以,其实如果我们承认“逻辑”的推理,《货币战争》没准真的揭开了历届美国总统之死的谜题。然而,那只不过是“内战”而已,作者宋鸿兵真正想要说的,是提醒中国即将面临的新的“战争威胁”:
      居民马哈蒂尔找到小区片警格林斯潘报案,说家里东西被偷了,小偷可能是惯犯索罗斯。
      片警格林斯潘嘿嘿一笑,说:“也不能全怪小偷嘛,应该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谁让你们家的锁好撬呢?”
      居民马哈蒂尔不满地说:“那小偷怎么不去偷中国和印度呢?”
      片警格林斯潘叹了一口气,说:“中国和印度的院墙太高了,索罗斯爬进爬出的不方便,要是再摔下来出了人命,不还是我的事吗?”
      小偷索罗斯在旁边听了之后,冷笑一声:“在他们的院墙上掏几个洞不就解决问题了吗?”
    片警格林斯潘赶紧看看四周,小声说:“已经派保尔森去中国了,听说2006年底就可以挖开几个大窟窿。”
      小偷索罗斯听了大喜,拿出手机就开始给同伴们发短信,“人傻,钱多,速去中国。”

      投资基金、QFII、QDII、股指期货...这些在十年前还不为中国老百姓熟悉的东西,如今一样接一样的推送到了老百姓的面前:QFII早就进来了(外资可以买A股了),QDII现在也可以出去了(我们可以去投资海外市场),“港股直通车”也开通了,股指期货也终于要粉墨登场了...这个时候再来看《货币战争》,其实有更多的现实意义:原本我们都不喜欢听到李鹏总理说“中国永远都不会有股指期货”,可是现在看来,“QFII、QDII、股指期货”正是“可以挖开几个大窟窿”工具,美国一边叫嚷着让人民币快点升值,一边在大肆购买中国的资产(包括罗斯柴尔德家族也在大量买进中国资产),而等到某个合适的时机,寻找裂口运用金融工具大肆掠夺一番,那才是他们真正更加擅长的事情。

      不过,中国政府未必会按“市场原则”来办事,在“国家利益”一切至上的情况下,钻游戏规则漏洞的索罗斯们也未必能在中国再次得逞。这场战争,在未来也许会愈演愈烈,因为屯集的“弹药”越开越多,金融“武器”的杀伤力更大,鹿死谁手也未可知。然而,搏杀之惨烈只有市场中人可以想象,而老百姓却未必能感受到“战争”的存在。

      所以,这是一场悄无声息的、没有硝烟的持久之战。

  •   上海博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BlogBus为公司旗下网站之一),现亟需招聘1-2名有股票交易经验、熟悉证券市场、对互联网有热忱、愿意从事网络公司工作的新员工。

          不论年龄大小、文凭高低,看过“加入Blogbus十大理由和十大要求”之后如果愿意加入这个团队的话,可以发个简历过来:,如果大家看到这个招聘有合适人选也请不吝推荐,定重谢!

      注:有相关工作经验者(如财经类网站BBS版主、编辑)优先,无工作经验但有无比热情愿意投身尝试的,我们同样愿意提供一个机会。

  • 2007-04-20

    真相 - [谈股论金]

      从昨天的“大跌”中,终于验证了一个猜测。昨天MSN的签名是“跌1000点才叫跌,否则只是所谓的‘调整’”,老横从卖了金杯看空了一周,昨天大盘终于“开跌”,但一点都不是老横想象中应该的“跌法”:上午就磨磨蹭蹭只跌了80点,下午最多的时候也就200多点,并且不是单边下跌——如果见顶,不是这么个跌法,这种跌法只说明真正的大跌还没有来,吓吓象我这样看空的,清理一下市场的浮筹而已。

      那么,到底想怎么走呢,,,其实最近看到越来越多的“资产注入”,渐渐看明白了:这轮上涨,是“有史以来”最“没有泡沫”的一次——“理由”是宏观环境向好,整体业绩增长,大盘翻了三倍但市盈率水平却“仍不高”。同学们知道股价和业绩是怎么“包装”的话,就能想明白这轮行情的终结了:那就是,股指期货出来之前,只要有人卖就有人买,反正只有涨才能赚钱所以钱这么多就一路推高好了;等股指期货出来之后跌也能赚大钱的时候,也是“资产注入”逐渐结束之时,那么,等到“业绩支撑”的神话破灭之后,已经是4000、5000高位的指数再往下跌,那才跌的痛快淋漓,并且还能赚钱,而这之前,就看这一路小阳逼空吧!

      所以,市场的规律其实没有变化,无论是34还是55,,见顶的信号终归是市场内90%的人没有卖,终归是拉大阳还有人买,而不是现在这样小碎步的往上挪动。那么既然这样,老横就选条“平安”之道,放心的回家睡觉了...

  •   截至今天,金杯(600609)盘中最高冲至5.66元,收盘报收5.50元,老横开始减仓:卖了1/3,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明天全部清空,离场休息观望。

      从3月9日买入,中间高卖低买3次,一个月收益逾60%,实在大慰我心——最让老横开心的是,这个不是听消息买的而是自己看了很久抓住最后的机会杀进去的:从去年我开始关注20万以下最超值的车——就是华晨的骏捷。而去年华晨虽然销量不错,但由于价格原因却并不赚钱,而今年新尊驰和骏捷正式装配华晨的1.8T发动机之后,利润将有大幅度的提高。从去年11月到今年2月,在香港上市的华晨中国(1114HK)和在美国上市的华晨汽车(NYSE:CBA)短短三个月内涨幅超过100%,而A股跟华晨有关的只有ST金杯(600609)——虽然其中股权结构复杂,但终归金杯仍持有华晨39.1%的股份(之前为49%,06年12月转让9.9%后为39.1%),金杯老横跟踪了一年多了,没有道理不买它啊!当时自己是卖了平安(601318)买的金杯,说实话还真有点舍不得——不过真的没成想,金杯竟如此的争气:从买入的第三天开始拉升,一路高举高打,虽然ST每天有5%的涨跌幅限制,但这一个月来马不停歇,让老横一个月赚到了去年整整一年的收益。

      春节前跟带我入行的大哥在网上聊天,我说:“这一年忙着融资,几乎没看过股票,这么好的行情我做的却不怎么样,只帮客户赚了60%多,不过,也算对得起他们了”,大哥说:“我做的也不好,一年下来才赚了300%”——在他看来,去年的行情没有赚到500%以上,就是没发挥出他正常的水平。

      回想起来,当年(1997年)天大天财(0836)上市买入,一个月涨了一倍多,是“小横”第一次一个月内收益率超过100%,也是当年在“扬名立万”的一战;再后来厦门信达(0701)、延中实业(600601)也都有过一个月收益超过50%的记录;之后来2003年虽然是熊市,但年底海虹(0503)一个月内收益也超过80%,让客户还有小猪在熊市中也算有所斩获——我向来不劝亲戚朋友做股票,因为社会有分工,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成为股票的“专家”(电视上的“专家”更好笑),事实上是:99.9%的人是永远不可能了解市场真正的内在规律的,大多数投资者更喜欢道听途说、盲目跟风,而少数投资者下功夫学习一套适合自己的方法(基本面、图表)也会有所得,同时还要克服恐惧、贪婪、犹豫...但要确保“劳动果实”其实才是最难的。所以说,市场中的机会很多,股市中的钱也是永远赚不完的,1年能抓住1、2次机会并且能够落袋为安,足矣!

      两周前我开始提示风险,因为临近34周(1514点以来),这么大一个时间之窗,大盘又逼近3500点,无论如何不能掉以轻心。本周正是第34周,不管大盘是否理会这个时间之窗(哪怕扶摇直上5000点),都应该暂时离场观望一下。否则,那是对自己所学习和积累的知识的背叛。

      明天,清仓——哪怕金杯再从6元涨到10元,老横也不会为卖掉的股票遗憾,毕竟这一个月的收益,至少让自己甚为满意。“现金为王”、“落袋为安”,这些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然而“休息”其实是为再次“战斗”做准备,老横这就鸣金收兵、打扫战场去了!


         PS:这几天有个SB,冒充跟我很熟捻的样子,在我blog里象祥林嫂一样喋喋不休:原因不外乎老横2周前写了篇风险提示告知大盘风险临近,而他看到大盘并未调整,上来嘲讽一番,以证明老横或者艾略特(波浪理论的创始人)的愚蠢、证明他看多大盘之“英明”。可是他不知道的是:无视风险的存在其实是这个市场最大的愚蠢——因为只有时刻保持冷静和警惕,才会减少犯错的机会。而大部分的“投资者”,是“无知无觉”、“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老横坚信A股有涨到10000点那天呢,可是在那之前,却绝对不可能45°角直接拉上去的,中间的往返反复、曲折起伏才是必然。一般的投资者,还是买点基金,省点心力吧!

  •   先是,3月28日的《21世纪经济报道》头版:《梦想照进现实,万亿私募“集体骚动”》。接着,3月30日的10版、11版“财经”版用了整整两个版面,大标题是“私募新纪元”,文章分别有一下这样的题目:
      《私募基金春天来临》 
      《大力发展私募基金时机成熟
      《迈入“私募元年”开启“私募之春”

      一时间,“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个行业十多年来的“地下操作,不见阳光”,似乎终于可以浮出水面,得见天日了。

      老魏有一次说:“亏你还是做经纪业务出身的...”被我当即否定——老横是进了富友才做经纪业务的,在进富友之前,我向来是鄙视靠“赚取交易佣金”的证券经纪业务,那是因为:老横一向认为帮助客户赚钱然后提成才是“真本事”,是“高收益”,所以怎么会把区区千分之几的佣金看在眼里呢!从十年前到现在,老横赖以养家糊口的,其实跟“私募”这两个字,有着大大的关系。

      记得1998年有一次孙成钢来做报告,我问他:“你曾经说做一支基金的基金经理是你的理想,你觉得在有生之年可以实现吗?”要知道,那是1998年,才出炉第一家开放式公募基金华安基金;那一年,当时我们的总理曾公开说:“中国永远不会推出股指期货”(因为东南亚金融风暴)。当时孙成钢的回答是他觉得他有可能实现这个愿望——可惜,孙成钢没能等来私募基金拨云见日,自己却已经被市场禁入。然而这个市场暗流汹涌,利益驱动使得潜在的游戏规则早早在政策法规尚未出台之前就已存在:每次行情都会提到“私募”二个字,并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看到报纸的那些标题,老横心中何尝不是一番滋味在心头啊!当年刀头舔血的日子要比这三年来做互联网惊心动魄、惊险刺激的多了!

      当水面之上的政策尚未出台的时候,水面下迎合市场的动作早已先行一步——这是任何一个市场经济规律的特征。而今天,私募基金终于可以在阳光下操作,恰恰说明的不是当年我们的领导人担心的风险,而是市场走向进一步的发展和成熟。

      我相信,真正的市场中人,天生吃这碗饭的,会越来越多的投身私募,因为如果有真本事,没有人会为公募基金那点“管理费”去劳心劳力的——那是对基金经理真正价值的否定(当然,还有‘老鼠仓’可以‘堤内损失堤外补’)。希望2007真的是“私募元年”——或许从此刻开始,中国的彼得.林奇和沃伦.巴菲特们,才会真正付出水面,为众人所知。

      十年后,让我们再来看私募基金不再神秘的神话。

      PS:其实任何事都有风险,私募也不例外,特别如今连对股票毫无概念的廖同学在去年帮她赚了60%以后,居然也无师自通的说出了“私募”二字...可想而知,私募早已没有什么神秘而言了。
  • 2007-03-29

    风险提示 - [谈股论金]

    Tag:股票 风险

      大盘股高位拉抬,低价股一蹶不振,大盘风险逐渐加大——拉出大阳之时,即是见顶之信号。

      诸位的胜利果实,要保住才好,切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