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昨天中午的时候,打了一个半个小时的越洋电话,下午又开了两个多小时的会,到了晚上的时候,忽然发现嗓子哑了——几乎完全听不出来是自己的声音。

      今天一大早七点多,在一个离我家有七八站地铁的永和豆浆和WQ吃早餐,我说话困难,就听他眉飞色舞的跟我说移动互联网,说成都某个团队16个人如何如何...而我心里只是奇怪这个五年前在美术馆后街的三联书店第一次和我见面的小伙子,后来竟会做出一些让我大为意外的事情,当年又何曾想到,在座的那些人里面,居然有人有这样的肝胆。

      晚上,在一个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冷的城市,因为在一个很热闹的地方打不到车,最后坐了公交去赴一个约,结果,我哑着嗓子说了很多我自己都没想到会说的一些话,都是些陈年旧事,本不值一提,可是对面坐着比自己小八九岁的他们,我唯一想到的就是那句——“自古英雄出少年”。如同五年前我和David在这个城市走出一家餐厅之后说的那句话:“我们觉得他们年轻,感慨他们非常的优秀,其实我们自己像他们那个年龄的时候,做的事情也一样让很多人觉得匪夷所思,如果我们今天觉得无法接受他们,只能说明我们自己已经老了。”还好,我从来都相信,世界永远是属于,那些不断能够有新生的力量。

      所以,一路看来虽然大多的是固步自封抱残守缺圆滑世故停滞不前还自以为是的蠢货,但总还是能够遇到这些迸发着不安和激动的力量——而二者相比之下,前者的可笑的自我和后者永不停止的前行,恰恰证明了这个世界进化的更迭。

      是的,如果不是今天嗓子哑了,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依然还是十几年前的样子,而内心的成长却从来没有停止。这也是到目前为止,人生最大之幸事。

      相信他们,激情满怀,会不断的去拥抱,一个又一个的未来。

      同样,相信自己,相信未来,这个我从来没有过任何的怀疑。

  • 2010-12-23

    最近 - [且行且记]

    Tag:

      其实最近每天都想写blog,却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最后没有“动笔”,但如果不记录下“最近”,这个blog的功能,则与初衷相悖矣。

      先说说身
      貌似干了三十多年都没干过的一件事,也不是没有过,只是...和以前不同。想想十几年前,自己十七八岁刚开始出来和那些大哥们聊天喝酒,酒酣耳热之际,即是开怀舒心之时,并且绝对不是啤酒红酒之类,定是白酒,而且往往就是二锅头(二锅头好酒啊,不上头)。这一次也没有例外,手中是很多年没喝的二锅头,老横从来没有那么爽快的举杯、下肚,面带微笑,如饮甘贻...而结果,却也是破了一个记录。

      如此,一定要留个mark。

      再谈谈心
      过往的一年多时间里,应是来到这个城市后这些年收获最多的时刻,有渐悟,有顿悟,有磨砺之道,有略窥门径,心态心情,相较以往,有很多不同。唯心中希望和执念,从未改变,并且路该怎么走,也更多“知常”,前面看到的或许更加清晰明亮,脚下的路也知道该如何迈步而行——我相信这一切,都是为了未来,需要去经历的过程。然而,对于自己而言,更为重要的,知道哪些该去珍惜把握。如果能珍惜了应该珍惜的,去做了应该去做的,则是,无憾矣。

      “一家公司”和“一个项目”
      一个朋友打算自己出来创业,想听听我的一些意见,约在一起聊天,谈到手中都有什么样的资源,掂量掂量所能承受的风险,以及用什么样的方式方法...我向来不擅绕弯子,直截了当的给的建议就是:能有六分的机会,就值得去放手一搏,顾忌太多,又何必出来趟这浑水?其实很多有大成者,大家当初去看的时候,连一成做成的可能都没有,然而最终成就的却是一个大的功业。在聊天中,我提到了那个最近一直想的一个问题:有些人出来创业,是想做一家“公司”,有些人则只是想做一个“项目”——“项目”未必不是公司,只是做法大有不同,粗略的讲:这里“一家公司”的意思,包涵有理想有使命、有寻找内心和实现自我;而“一个项目”则更像是“搵钱”,无需看长远也不会谈什么理想,只要能快速发家致富,则无所不可。且不见,创业板上那些大家觉得边都沾不上的公司,一样能堂而皇之,某个视频网站几经腾挪最后借鸡生蛋——那些都是很成功的“项目”,然而想真正做好一家公司,则需要更多。

      所以我看到Emile写的那篇blog的时候,明白她所指的,究竟意义何在。

      似曾相识,却总有不同
      前天和灏灏在msn上聊起山东的一个兄弟,相识十载,却只见过两面:一次是2000年,大年初三他来敲我家的门,一次是2003年,我在青岛回郑州的火车上,停留在泰安车站的时候,我在车上他在站台隔着车窗寥寥的聊了几句,,,就是这样一个绝非“身边”的兄弟,这些年来,给我的支持和帮助,让我自己都觉得,无法想象。这些日子的情形,颇像九年前,但回首看看那个时候,真的觉得,岁月流淌,一切安好,生命中能遇到那么多可以相互信任的人,对于自己来说,已经是很多人所没有的财富。

      不是谁都拥有一些真正的朋友——这一路走来,能够付出和收获到的这些,足以欣慰。

      志当高远
      这一年多当中,David说过我好几次“此时此刻,你还操那么多心干嘛”,我回他的也总是那句“虽是非常时刻,但志不能短,否则还折腾什么”。前几日李翔来沪,来的早不如来得巧(我要把天秤排在亲近星座的第一个了),除去凡俗之事,我非常认真的,和他聊起来关于文字的事:他的新书《谁更了解中国》刚刚上架,我买了一本略有翻看,直言不讳的跟他说,挺好的,看得出有变化但还不够——他的身份已经从当年那个初入《经济观察报》的记者,蜕变到现在的主笔兼主编助理,采访了那么多企业家,要去抓取更有价值的信息,这些变化自然还是不够的,但是如何能够深入而浅出,不像他之前学习的对象那样悲天悯人辞藻华丽却只是浮光掠影,这个一直是自己想和他聊聊的一个话题。那天,从淮海路的Boonna出来,沿着华亭路延庆路东湖路一直走下去,聊的就是这个:我们看到的结果都有原因,找到因由比描述结果更有意义,决定成功或者失败的背后,总有一种类似DNA的东西,找到那个,则就是迈进一步。而去抽丝剥茧的找出DNA的形成,又是谈何容易?然而正是如此,这样的寻找才更有价值。

      和李翔告别后,我走在汾阳路的时候,自己忽然不禁莞尔——心里在想,如果用David的话说:“此时此刻,你还操别人这么多心干嘛”,我应当很高兴的是,还能有这样去相助朋友的力量和愿望,心境如此,夫复何求。

      ...

      文字总不能尽录所历,但却也可以记下一些人生的脉络,回首之时,可以慰心,足矣。

     

  •   光阴岁月付边关
      春去冬来易水寒
      道是拳拳赤子心
      皆在绵绵袍泽间
      同壕同裳本相望
      今时今日奈何潺
      与子相携甚欣欢
      把酒无需问怅然
      他朝一声凌云曲
      知音听便是高山
      
      ——《诗经.秦风》:"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有句话最近越来越流行:“神马都是浮云”,连申城某家报纸都拿这句话来给自己做广告,的确,此前经年,诸多种种皆可作浮云。然而自己知道,心中总有一些,不是浮云...

      三十年未有大醉,遂作涂鸦,以为记。

  •   豆瓣上有个小组叫"摩羯座·Capricorn",今天无意中进去一看,差点泪奔!

      看看这些标题吧:
      攻克摩羯男,吼吼……
      处女座女生,刚刚和摩羯男开始。。。
      我和我的摩羯男..... 
      
    处处与摩羯:忍不住,沉不住气,终于和MJ男表白了~~ 

      我简直像看到外星文明一般——居然还有处女座女生猛追摩羯男的,还一个帖子被翻了八页!说明有多少处女和摩羯在纠结不清啊!!!

      我忍不住去那篇《处女座女生,刚刚和摩羯男开始》下面回复了一下:
      “我要衷心的认真的美好的祝福一下...楼主你知道一枚摩羯遇到一枚处女是多么令人...无法形容的事么(希望你懂的)。 身为一枚摩羯,我知道,遇到任何星座,都没有遇到处女,让我们...真正的心动.

      身为一个EX半数以上都是处女的摩羯男,阿门,,,让我去泪奔一下吧(感动的退场)。

  •   
      (在线观看: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E4MDU1MDE2.html

      我在msn上大肆推荐这部短片的时候,大家纷纷说已经看过了,但我还是想写这篇blog。

      看到有人说《老男孩》“唱哭无数80后”,又看到宁财神说这是“一首献给70后的歌”,恩,难得一致的好评——看看msn上的好友怎么说这部40分钟的短片:
      云帆:看来我们都得服老了,典型的人到中年,最近怀旧的厉害。
      岚卿:看过了,很赞!
      H同学:我们频道的司机给我推荐过(这个是还没看)
      ...
      而向来甚是风轻云淡的某人,看完居然告诉我:“哭的稀里哗啦”——这倒是很让我意外。

      我不想再去评价这部几乎所有都是非专业演员拍成的短片(片中男主角的胖老婆是两个主创经常去的一家饺子馆的老板娘),每个人去看它,应该会有不同的感受——我只是想说,它并非只是怀旧。

      最后的那首歌,很好听,附在下面。

      谢谢肖大宝(肖央)、王太利这两位真人出演的“筷子组合”,他们的梦想,终究没有褪色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呐
      到底我该如何表达
      她会接受我吗
      也许永远都不会跟他说出那句话
      注定我要浪迹天涯
      怎么能有牵挂
      梦想总是遥不可及
      是不是应该放弃
      花开花落又是一季
      春天啊你在哪里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
      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看那漫天飘零的花朵
      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
      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她来过
      转眼过去多年时间多少离合悲欢
      曾经志在四方少年羡慕南飞的燕
      各自奔前程的身影匆匆渐行渐远
      未来在哪里平凡啊谁给我答案
      那时陪伴我的人啊你们如今在何方
      我曾经爱过的人啊现在是什么模样
      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
      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
      任岁月风干理想再也找不回真的我
      抬头仰望着满天星河
      那时候陪伴我的那颗
      这里的故事你是否还记得
      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
      改变了我们模样
      未曾绽放就要枯萎吗
      我有过梦想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
      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看那满天飘零的花朵
      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
      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它曾经来过
      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
      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
      任岁月风干理想再也找不回真的我
      抬头仰望着满天星河
      那时候陪伴我的那颗
      这里的故事你是否还记得
      如果有明天祝福你亲爱的

  •   
      

      向日葵们~
      [白天]
      草地上有一个怪蜀黍
      草地上有两个怪蜀黍
      草地上又来个怪蜀黍
      我们不喜欢草地上的怪蜀黍

      我知道你们又高又黑又粗鲁
      准备把我头上的花瓣铲除
      然后将主人的脑袋烹煮
      我只是一朵向日葵
      我们却组成整支部队
      你们喜欢品尝“脑乳”
      讨厌的蜀黍

      [zombies 僵尸们]
      我曾经是国足
      我头顶三角柱
      我手持铁栅门
      我们都是怪蜀黍

      [晚上]
      草地上还是有怪蜀黍
      草地上有好多怪蜀黍
      草地上有新的怪蜀黍
      我们讨厌草地上的怪蜀黍

      也许是时候重新评估
      我知道你们有许多食物
      不过脑乳中胆固醇含量太过丰富 [对身体可是重负哦]
      你们已经归西 因此不在乎
      所以我们将使用阳光
      来把这片草地常守护

      [zombies 僵尸们]
      我看上你的三轮车(才不给你叻)
      一盆黄油扣我头上(哼 活该)
      我要吃掉你的“豆腐乳”(豌豆君救命啊> <)
      我们就是怪蜀黍

      [屋顶]
      草地上有一个怪蜀黍
      草地上有两个怪蜀黍
      草地上又来个怪蜀黍
      我们不喜欢草地上的怪蜀黍

  •   

      这是一部沉闷的、节奏并不明快的美剧,甚至整部剧用的都是一种阴暗的让人觉得压抑的色调,从风格到演员,我甚至有错觉以为这是一部英剧。然而坚持看下去之后,我喜欢上了这部剧的名字:《Rubicon》。

      《Rubicon》的中文翻译是《无路可退》,看完第一季之后,我去搜索了"Rubicon"的意思,原来和第12集中Kale讲的那个关于凯撒和罗马的故事有关:公元前49年,当凯撒统一整个高卢(今天的法国)之后,准备渡过卢比肯河(Rubicon river)进入罗马,当时罗马法律规定,任何指挥官皆不可带著军队渡过卢比肯河,否则就是背叛罗马。凯撒在渡河的时候说了一句流传千古的话:“The die is cast!”(骰子已掷出,就这样了)意思是心意已决,义无反顾,从此没有后路。最后,凯撒率军渡过卢比肯河进入罗马,从此迈出了征服欧洲、缔造罗马帝国的第一步。

      第一季的大致剧情是:Will是美国政策研究中心API(情报机构)的一名很有天分的情报分析员,一直沉浸在妻儿在9.11遇难的悲痛之中。生日的当天他发现各大报纸的填字游戏有某种神秘的联系,谜底竟都是“四叶草”(暗指美国政府除了三权分立之外,还有第四方权力),他把这个发现告诉了岳父也是他的上司David,而时隔不久David就在一次火车相撞的事故中离奇的丧生,一些蛛丝马迹让他下决心要找到David死因背后的真相,谁知道一路追查下去,发现几十年来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有很多表面上看是恐怖袭击,其实是背后有人利用情报机构制造虚假情报一手策划,然后借机谋利——恐怖袭击、国家机器、石油利益 ...这样演绎下去,不知道在未来的第二季里,会不会直指9.11就是被布什利用的呢?

      出品方AMC电视台之前推出的《广告狂人》获奖无数赢得不少口碑,和《广告狂人》一样《Rubicon》也是一部精雕细琢的力作,剧情不紧不慢但情节描写颇为细腻,这种AMC特有的“逐渐展开”式的剧情或许让看惯《24小时》那样紧凑明快风格的人有些觉得拖沓,但感觉却更像是在看普通生活中发生在身边的事情——其实,每个人的生活也正是由一出出更真实、更琐碎的剧情所组成的。

      我想用''Rubicon''这个词做剧名,或许是想表达无论是一心想追查真相的Will,还是被利益集团指挥操纵的情报机关头子Truxton,他们都被各自既定的目标所推动着,欲罢不能。Will有几次意识到自己面临危险想过放手不再追查但终究还是一路探寻下去,Truxton操纵情报机关和杀手用一个错误去掩盖另一个错误,他们都相信自己最终“可以完成”——甚至我想那些收到“四叶草”自杀的人,一样是因为生前做了太多自己无法扭转的事情,最终“无路可退”。

      有趣的是,美国有一条著名的山路叫“卢比肯小道”(Rubicon Trail),是美国加州Sieera Nevada山脉北部一条小路,在这条不到一百公里的“路”上有无数巨大的岩石,长距离陡峭的阶梯坡路,几乎汇集了世界上一切高难度越野障碍,因此也成为探险和越野者的终极目的地,甚至Jeep把它的最强的一款牧马人的名字也命名为"Rubicon",即是想证明牧马人“勇往直前,无所畏惧”的彪悍。

      所以,"Rubicon"作为这部美剧的名字、它不仅仅是一条传说中的河流,我想它代表着有更多的意义:责任和勇气、决心和意志、危险和挑战、征服和梦想...跨过Rubicon,就是一个属于男人的故事。

  •   最近在不同的情况下,都说起来某件事——或者说,是关乎成败的讨论。

      先是和一位员工,他坐在我办公室对面的座位上问我:“你觉得xxx(打出来也是‘关键字’,直接xxx吧,反正大家都懂的)的成功是必然还是偶然?”我说:当然是必然!我们无法去讨论xxx成功之后对中国到底是好是坏,但xxx成功绝对是必然。因为面对的对手国民党是一群有知识有文化却贪污腐败严重、内部派系斗争力量分散而领导人却非心狠手辣果断决绝,焉能不败?相比之下xxx注重精神教化团结一心、又长于谍报和策反(相比之下国民党军统和中统简直就是一群饭桶),所以xxx无论开始力量有多弱小、无论遇到什么艰难险阻都没有放弃而是想方设法坚定不移的扎根成长——所以最后战胜国民党而得天下,那是必然而非偶然。至于说像张学良这种草包,认为自己改变了历史,事实上那是xxx自己在不懈努力和给自己制造的一个机会罢了,也绝非什么“若不是西安事变历史或许会重写”如何如何。那些是只看到局部或表面,却不知决定事物发展的,都是内在。如同后来1948年10月那场被史学家后来尤为看重的塔山狙击战,就算当时没有守住塔山,也无非是让辽沈战役演绎的更为复杂,战役时间拖延更长,解放战争的进程或许会稍慢一些,但最终的结果还是一样的——因为当时解放军已经兵过百万,林彪在东北几乎已经是百战百胜,而身为国民党国防部作战厅长、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 郭汝瑰其实早就是xxx,国民党国防作战厅的作战计划其实都是把杜聿明、胡宗南的部队往解放军的“口袋”里送(为此杜聿明几次怀疑郭汝瑰是‘gong匪’但蒋介石当时打死都不信),渡江战役打响之前,国民党视为“固若金汤的长江防线”其实早就被解放军了解的一清二楚——在如此“大势”之前,天下归属,其实早已决定。

      而我和Emile在msn上聊天的时候,说起来这个问题的时候,Emile说“我觉得除了成家这个事儿偶然,立业上的事儿,一定是必然!”所以,当另外一个现在去折腾LBS的前员工同时在线上跟我聊天说“但我们都喜欢希望,不喜欢等待”,我的回答是“有希望才有期待,有些人在等待中失望,就放弃了希望,xxx就是那种几乎不可能成功的,但一直都觉得自己有希望,所以最后就成了,还得了天下。”

      后来阿潘上线,也说起来这个问题,他认为xxx和毛的成功是运气。我则说到了另外一个人:“这些年,我见过做了别人所不可为之事的,只有一个,是乌镇的陈向宏。”阿潘觉得乌镇并无什么出奇之处,我接着说道:“换了任何第二个人,做不到——那种心力,能够改造一方水土,那是造化之力,丝毫不比马云做阿里巴巴的成就小,关键是,他们都有自己的魂。有钱的人一大把,能打通自己和乌镇灵魂的,站在一个门梁下看几个小时自己会回去画图做修复结构的,我相信只有陈向宏。他学的专业不是不是土木工程,也不是建筑设计,但一点都不妨碍,他比任何专家(比如同济的那些)知道如何去修复如旧,最终能够让一个古镇重新焕发生命力的同时,还保留了古镇的魂魄。”这些远非“人力”或“财力”就能实现,真正的决定的,是“心力”。

      有些事情,我们可以抽丝剥茧,用公式或者数字去比照分析、量化举证;有些事情,除非经过,则有可能永远无法触摸感知,或清晰描述、探寻答案。而说到企业的成长,市面上大家能看到的那些为企业立传的文字,绝大多数其实都是浮光掠影、涉及皮毛而已,我相信真正背后的过程和故事,永远不是旁观者所能触及明了的:写马云的书已经是汗牛充栋,可真的稍稍触及到马云和阿里巴巴成长边缘的,也只有孙燕君写的那本而已,那也是因为孙燕君不是花了一时之力(用几天或者几个月)去了解马云和阿里巴巴,而是一路追踪了几年——即便如此,也不过是看到的比别人稍微多一些,体会感受比大部分人多一点而已。写书者,又不是真正参与缔造了阿里帝国之人,真正了解阿里巴巴成长之路和成败关键的,只有马云——所以那本书,依旧写的只是表皮。“内核”,是永远无法写出来的。

      我们对自己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其实永远无法真正了解——且不说宇宙的起源和人类的未来这等宏大的命题,仅就个体的命运为何千差万别而言,大多亦是浑浑噩噩,不知所为。能够真正明心见性,把握自身的,又有几何?信仰、希望、勇气、信心、努力、寻找、实现...最终,每个人失去了自己还是得到,又有几人知道?

      PS:最近梁宁同学忽而出关,笔耕不辍,最新的两篇blog(12)写的深得我心,有兴趣的可去看之。


  •   秋闱赏月
      明.袁崇焕

      战罢文场笋阵收,客徒不觉是中秋。
      月明银汉三千里,歌醉金秋十二楼。
      竹叶喜添豪士志,桂花香插少年头。
      嫦娥必定知人意,不钥蟾宫任我游。


      袁督师的诗,诗如其人:有豪迈之怀、也有婉约之情,可谓亦刚亦侠、亦真亦柔。我除了喜欢那首《边中送别》:
      五载离家别路悠,送君寒浸宝刀头。
          欲知肺腑同生死,何用安危问去留?
      策杖只因图雪耻,横戈原不为封侯。
          故园亲侣如相问,愧我边尘尚未收。

      还有《南还别陈翼所总戎》:
      慨慷同仇日,间关百战时。
      功高名主眷,心苦后人知。
      糜鹿还山便,麒麟绘阁宜。
      去留都莫讶,秋草正离离。

      《山海关送季弟南还》中“磊落丈夫谁好剑,牢骚男子不能兵”,《哭熊经略之一》中的“功到雄奇即罪名”也都是千古佳句。而这最近脑子里絮绕最多的则是“慨慷同仇日,间关百战时”和“竹叶喜添豪士志,桂花香插少年头”这两句——遥想督师当年,运筹帷幄,远交近攻,挥师拒敌,意气方遒,是何等的豪迈之风范、潇洒之气概!无论文采武功,皆令后生之辈,不绝追念之情,敬仰之意。

      ps:看到草稿箱里已经有好几篇写了开头却无意写完的日志,而心中这几日,一直想到的是袁督师的这些诗句,遂聊为一记。

  •   经济危机之后,全世界的政府不断在干的事其实只有三个字:印钞票\印钞票\印钞票...而当未来黄金价格每盎司涨到2000美元(或者3000美元)以上的时候,则就是通胀崩盘之际——或许在2012年,真的有一场噩梦(或许,我们会看到全球货币体系的重建)。然而,中国的经济其实用不到那个时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现在已然见顶。

      钟伟,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研究员——在中国的“经济学者”里面,钟伟属于“少壮派”。以下是一个月前他在博鳌21世纪论坛上的讲话:

      

      其实,我早希望见顶...每年8%,这是一个以浪费和破坏为基础的、罪恶和可耻的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