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g:神游 灵山

      自春节始,每日陪二老,日间一起吃饭遛弯,晚间给他们放上片子,我在一旁捧着电脑或上网,或看书,倒也其乐融融。给老妈老爸看完25集《爱是一颗幸福的子弹》,接着是24集《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再接下来是35集足本《蜗居》(之前他们看的是断断续续的电视台残本)...而我春节后,才始读《灵山》。

      如《神游》一样,我得了《灵山》全书,并未马上就读,足足放了二周多的时间,在x60t上装了AlReader2,捧在手里倒真的像是在读书,有一次差点想用手“翻页”,就这样每天晚上陪着他们看着国产电视剧,自己不急不慢的开始读着《灵山》,今天刚刚看过三分之一处,读到“梅振衣遇白牡丹”一节,尚未看完却忽然觉得甚是有趣,倒想上得线来写篇blog记之。

      昨日西门在msn上告诉我他婚毕回沪,春节间看《神游》亦有所得,且在msn上打油一首:
      读罢神游神辽阔,
      不思鬼神思因果。
      一百年来我为谁,
      五千字中谁属我?

      我则是《灵山》读到刚才处,亦意兴所致,遂想胡诌几句:
      一路应劫战未眠
      读罢神游赴灵山
      书中历历千年事
      所述种种且不凡
      神仙人鬼皆笑谈
      却道世间因果缘  
      吾辈参得其中意
      大道终成自有天

      徐公子胜治,有生之年,当有一晤也。

  • 2010-02-13

    岁末一日 - [且行且记]

      公元纪年乃是西历,黄帝纪年才合中土之道,所以今天,才是这一年的最后一日。

      上午把车钥匙放在家里,出门坐公交车去公司——不仅仅是减少碳排放,更多的是因为,路上听着iPhone里的歌,看着车外的人来人往,却有一种安详的快乐。从家里到公司这段路,坐公交非常的方便,自己每次坐公交都觉得算一种享受。我希望自己能经常有机会坐坐公交,让自己记住一段曾经的时光。

      年三十xbb在公司值班,我则又把传说中的那些“词汇”又认真的看了一遍,让她回头把不必要的从后台撤销,年后用户再写日志,应该不会那么麻烦了。聊起来这一年的收获,说说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我们共同经历的这些,让我们有更多可期的未来。真的要谢谢他们,这一年和我走到最后的这些人们。

      下午去徐家汇拿了一块WD' My Book 1.5T,回家才发现,原来之前的是2块1T的,6块500G的,看来500G的都要陆续被淘汰了,这年头看个片子都是1080的了,最起码也得720的吧,否则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已经很久不看DVD了不是```

      晚上和爸妈一起吃完年夜饭,几年来第一次陪他们看春晚——虽然我觉得世间最无聊事莫过于看春晚,但这个重点不在“看”,而在“陪”,这一年让我明白自己对父母,有太多太多需要去做的事情。我一边上网一边陪他们看电视,当我正觉得整个晚会乏善可陈还是那些窠臼俗套的时候,小虎队跳了出来...一下子的,忽然被触动很多——发短信给中学时代的校花,我说“听到小虎队的歌,想起那时候,真不敢想象,二十年了...”,短信回过来:“是啊,同感!仿佛是昨天...”时间过得真快,校花现在都是孩子他妈了,真的让人不禁感慨时光飞逝似水流年。

      在这个除夕的夜晚,用blog记录下来这一年的最后时刻,心中一片平和宁静,过去的一年和刚刚过去的一日,都应足以珍惜和纪念...明天,将会是新的一年。

  • Tag:聪明 愚蠢

      下午从外面回到公司,Emile给我发了一个blog的地址,是在北京那天认识的劲翔兄的博,我看到第一个留言的是安意如,遂和Emile有以下对话:

      横戈  说:
      我刚看到,劲翔兄那篇blog,第一个回复的是,安意如
      Emile 说:
      是什么人啊?
      不认识
      横戈  说: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30468126.html?fr=ala0
      我一本没看过
      都是女孩子看的

      横戈 说:
      恩,就是你这种,女孩子
      Emile 说:
      我不是女孩(鞋)子,我是女娃(袜)子
      横戈 说:
      哈哈~ 你心情也不错嘛  
      Emile 说:
      这么厉害啊
      脑瘫还写小说……
      让脑没瘫的惭愧啊
      横戈 说:
      人自己说自己,,是自嘲
      横戈 说:
      比如我经常说自己不聪明
      虽然是实事求是,可是也不代表说,觉得很丢人

      Emile 说:
      “先天脑瘫,身残志坚。喜欢旅行,变换不同的城市居住。”
      这个是调侃自己的吗?
      Emile 说:
      那我是否要写:先天长得缺斤少两,但身残志坚
      横戈  iPad,很是失望 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
      横戈  iPad,很是失望 说:
      那我去写篇blog “缺斤少两Emile,绝不聪明是横戈”
      Emile 说:
      幸亏我们玩具不是论斤卖的
      不然以为你买玩具,我少给你了

      Emile同学,天生娇小玲珑并容颜永驻,虽有已子,用她自己的话说,宛若“女娃子”,,,倒也的确如此。前面聊的还有别的,比如说我说:“你们家老冯有仙气,你很有灵气,所以很般配”之类的话,涉及私隐就不跟大家share了。之所以转了上面的对话,是因为最近一些自以为“聪明人”的各种各样的“说法”和“判断”,让我看到诸多“聪明的”嘴脸,实在是有趣之极,一定要在blog里记下一笔,否则以后再看来,都不知道愚蠢者为何。

      一直以来,这个blog,第一要素不是什么广而告之的传播,而是我要用它,记录下自己这一路走来,看到的人间百态。

  •   今天上午,去了一个这辈子第一次去的地方,才知道,原来有那么多人,比我自己想象中要“关心”自己,当然,是因为每个人更关心“自己”。

      没错,关心自己的人都没错,我也忽然觉得,除了自己的员工、除了bus的用户,还有很多人其实跟自己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千丝万缕也都牵动着各自的“自己”。

      红尘万丈,不着相者,又有几人?

      半年前的一个夏夜,我和小匹坐在我家门前的石阶上,聊天到深夜。他说他刚刚游历了荆楚云贵,遍访高人隐士,接下来准备进太湖一段时间读医——这是他人生的最重大的选择也是转折,是他坚定不移,要倾其余生去做的事。我说我正面对十三年来最大的挑战,真正的挑战永远不是来自外部,而是自己——然而那时候,丝毫不知,这次的磨砺有多么的重要,也不知道,自己会有多大的收获。

      半年过去,小匹觅得良师,归紫极门下,自内向外,浑然一气,端是神清气爽,结识的诸多同学,亦非凡者,结缘于医,问道于道,亦多志同道合、同门之谊。而这半年多来,自己潜行按捺,本来觉得近年来都无甚收获,谁料却是种种必经,无一有害——没错,这一年所经历的,包括网站被封这样的“天劫”,最终都是让自己收获多多,知因果后方知如何处之,不历劫历难,又怎能参悟通透,光明前行?没错,老横唯一所长,即是在诸人皆视逆境之时,可以看到更多的契机和收获——此乃天赐,鄙自珍之。

      所以,无论什么样的“关心”和“关注”,其实,看的是皮毛,观的是浮世;经脉行走,因缘互果,有几人能神通内视,知道端倪。

      既然如此,就来处来,去处去,安然处之,不为外物所动,即是大欢喜。

      近日心中,总有大欢喜。

      再三日,立春后,西南行,还心愿,终欢喜。

  • 2010-01-31

    那个人 - [剑胆琴心]

      昨日于长乐路上,小聚饮茶,所聊诸事之中,最让人高兴的是,得知“那个人”,已十岁。

      我心中发过一愿,亦是最大之愿,向往我文明之盛世,不知何日重现,只求有机缘倾其全部,助力新生。

      而今忽然得知,君已十岁,犹若听得天籁,心中欢喜之极,几欲涕零。

      想必那人,正在“好把旧书多读到”,而已有诸多保护,想必正健康成长,逐渐强大,,,我等现今能做之事,唯继续努力,做好己份,虽为匹夫,亦有责任矣。

      
     
      应不算,泄天机。

      千载以前,早有撰立,推演进化,一切一切,不过按部就班,而已。

  • 2010-01-30

    顿悟 - [且行且记]

    Tag:因缘 际会

      这一切来的,有点匪夷所思。

      几分钟前,沙发上睡着醒来,忽然想到某件事情,一下子灵台清明,恍然如看到通途一般!

      如果种种竟是这般因缘际会,那实不负这一路修行!

      内心微有诧异:难道说一朝开悟,竟是触类旁通不成?!

      心中,有大欢喜。

  • 2010-01-28

    月经 - [且行且记]

    Tag:

      魔派在说我许久未有更新,我说,因为我要写一篇“月经”。

      天神
      过去的一个月中,最重要的事不是大巴被关,而是我们看到了神祇——“天神下凡”说的不是虚幻世界的Avatar,是现实中的Google。
      毫不夸张的说,这次Google撼我钢铁长城,不啻于911于美国,为何这么说我不想在此解释,只是从未有过的仰视,为其所拥有的智慧。

      天劫
      所谓天劫,是谁都躲不开的。
      八天九夜,对于Bus的团队和用户来说,是一次谁也不想经历的煎熬,然而大部分人却不知道,这并不是第一次:六年前BlogBus相似的经历,却从未曾想过六年后还会重演。
      天劫其实不可怕,历劫历难,都是推进演变的过程,没有被吓着,就会越来越强大。

      人劫
      人劫是每个人在自己选择的过程中,哪怕再重新来过,还会遇到同样的考验。就是说,这是自己带来的,因果循环而来。
      如果说天劫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那么人劫则各自不同。劫不是难,劫是要去应的,应了过去就不是难,就是修行。

      天人
      三年前的那束阳光,穿过落地的玻璃窗,那一刻我回头看到那个人的时候,用“惊为天人”来形容并无夸张,直到前天,我也才真正的完全明白,那个人也是一劫——却非是增我苦恼,实是来助我修行的。
      这些劫,其实都无甚不可,一一去应,才能时有所得,终有所获。

      道场
      之前以为,这是力量搬运,搭建事业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之上,来来往往,熙熙攘攘。
      近日方知,原来这是自己的道场,修身修己,炼心炼器。与他人无关,更勿用去提曲直,守住心神,方存气场。
      外人不知其中天地,也撼不动此中根基,进得来是同道,最后结的也是一起修行的福祉。

      道友
      前日晚,容丞和悦,洞天之所。
      尚未坐定,我对梁宁说:“从今日起,我不称你偶像,你也不要再叫我领袖,,,”没等我说完,梁宁接口道:“好,我们道友相称。”
      四年前的一场八百人大会,我只结了这一个缘,四年当中,互相观望,也时有切磋。和梁宁一道,却也见得不少奇人异士,始知推背,亲闻修真,皆因梁起。而梁女侠步入红尘,我也多有劝诫,今日回想其实自己坦诚相告但却非慎言,好在梁女侠修为渐长,自己也不断开悟,两人互为助进,倒也相得益彰。
      我跟梁宁说:“同为道友,我们不修仙佛,只修现世。”

      半月前,小匹赠我,奇书一部。
      而我当时,身陷重重,无心读之,旁置许久,未曾始读,然而却知此书,可赠天人,遂之果然。后书读至中,尚无顿悟,谁料前日在京,和天朝菁英浮几大白后,不知是何缘故,一下子悟道许多,在去容丞和悦路上,仿佛脱胎一般,心中力量,竟似十年之前。
      与小匹相识六载,之前只觉他生具禀异仙风道骨,近日才知他竟修有随口之禅,一语成箴,每每中的。
      小匹从粤地回沪,经年以来,专修中医,问道旧书。数日前,我问小匹:“中华二千年以降,对宇宙、自然、社会之见解,无人能超越先秦诸子,何解?除非一解,那就是:诸子非人。”小匹颔首说:“那时人神共体,本就不分。”
      这等浅显道理,我为何三十年来,从未想过?而见小匹方才与其论之?他赠我此书为何?为什么我因此悟到许多,精进一层?
      无他,小匹亦为道友也。

      
      红尘中事,皆由心起,我等凡俗,大道未知,然而可以明心见性,修缮其身,当是我等幸事。遂在blog中记之,读者可视为胡言乱语亦无妨。

      PS:原本“月经”,仅为一篇,谁料想昨日大梦之中,又有顿悟,遂有前篇“十年堪不破,大梦方觉晓”,且同为一日之记,权作一月一溢吧。

  • Tag:神游

      神游出窍,竟见故人
      梦中说梦,终有所得
      有所为之,有所不为
      大梦初醒,犹记棒喝

  • Tag:2009 新年

      让大家提前下班回家过节,一个人在办公室,安排事情,几个电话,想想觉得颇值得玩味:如果有人知道这几天在忙的事,没准又觉得难以置信——其实没什么,只不过有人永远不明白,为什么可以身居陋室,而心怀天下。就像永远有人不明白,那些历史是真正如何的改变。

      一个人在办公室,居然有种久违的感觉,可能是因为最近非常状态,日子一天天过的飞快,我竟丝毫没有觉得已经又是一年过去了,而即将迎来新的一年——过去的一年,可能是、或者说已经是自己人生中最难忘的一年,这一年的“学习”和“收获”,从未有过。

      这是自己“开始”以来的第13年,我清楚这意味着什:Fibonacci的神奇,已经在第3、第5、第8年都完全证明了的那些决定性的关键——也同样证明了这一年的考验,绝非寻常。否则,那岂不才是不正常?所以,不过依旧是如磨如砺的过程中的,又一个节点,也是又一次成长。

      没错,我向来可以以一种在其他人看来奇怪的好心态来面对一切所谓“困难”的东西——而每次最终都把这个东西转变成涅槃的契机,那么这一次,究竟是否可以又一次的脱胎换骨,我相信最终的结果,自己依然能够看到。然而这次不一样的是,需要面临面对的人或事,不是自己一个人,而身边一路走过来的人们,也让我倍觉珍惜和珍重,自己这么多年,身边竟然能够一直有着他们相伴,简直可以说是人生中最大的庆幸。当然,不时也会遇到阴险和冷箭,这些都是正常和必然,只不过相比在自己身边力量的温暖,那些阴暗只不过是渺小的不堪。

      如果说过去的2007、2008是无所作为无甚突破的一年,那么2009给了我诸多的成长和挑战,我要感谢这一年遇到的所有的人所有的事,让我收获多多——这些经历都是为了未来而必须经历和锻造,否则,又如何能够将目光不断的看到更远?我要感谢这一年所有的敌手和战友——没有前者我如何能够在战斗中磨练,没有后者我又如何更加淡然的面对那些不堪?

      这一年,应该永远留在我心间——时时刻刻,不失不忘。

      2009,注定了不会挥挥手就此告别。

  •   冬至夜,田子坊。

      潮州靓汤,男女一堂,围炉小坐。

      席间坐者,一边是我最好的哥们,一边是刚刚认识不久的气质美女,老横难得行这种红线之事——那自然是因双方在老横眼中,均是拔萃之选。

      然而,感情的事,并非旁观者清,真正明了内心,知道如何选取的,都应该是我们各自的内心——很多时候,真正了解自己,知道自己所欲何求的,却是少数。或是遇到、或是擦肩、或是交错...如何拿起放下,取舍之念,在乎一心.

      如若不是当年圆明园“惊鸿一瞥”,因为“没有我芳”最后大彻大悟,没准老横现在还深陷摩羯座“率性而为、义无反顾”的泥潭,能够真正把持自己去做正确的事,从随性的感性到随心的理性,何尝又不是可喜的成长。

      前几天,去看话剧《与丘比特同谋》,讲的是大龄青年不肯敞开心扉去追求幸福,话剧里丘比特的爱之箭却总也射不准,让红尘中的男女徒增烦恼...后来给EX快递了两张票,让大龄未婚女也去看看——当然,不是刺激EX,而是希望,她能够找到属于她自己的,真正幸福。

      假如这世上,真的存在丘比特,我不知道这个爱神会有多忙,是马不停蹄四处留意,还是只是东一下西一下的随意射几箭...我想,其实那支箭还是在自己手里,是挽弓还是归鞘,问问自己,听从内心...丘比特其实只是在一旁看守着,等着那个真正属于你的人出现,“嗖~~”破空而去的,是自己那支或是暖心、或是伤心的小箭。

      善待自己,善待身边的人,不管有没有丘比特,我们都会拥有,最终属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