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2-29

    【横眼看碟】之五:彭浩翔和他的《大丈夫》 - [横眼看戏]

      我作为港片的拥趸,丝毫不亚于那些自诩文艺青年作为欧洲电影、伊朗、印度电影的拥趸,之所以这样说,我是想证明一下自己不阳春白雪,而是下里巴人——很是自豪的说。
      之所以一直想写一点关于导演彭浩翔和他的电影《大丈夫》的文字,是因为无意中看到《大丈夫》DVD菜单中的一段“导演的话”:


      “马照跑,舞照跳,五十年不变。”这是邓小平在九七前开给香港人的一张期票。记得当时我还担心:“那五十年后呢?2046时怎么办呀?”结果,大限未过十分之一,湾仔杜老志夜总会宣告结业。
      舞,再不可跳。
      那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一个纸醉金迷、香港神话、延续黄金十年余辉的金色年代。就连过去小学社会科课本中经常强调的:“香港水深港阔,是国内跟海外转口贸易的交通枢纽。”亦随着回归祖国及中国加入WTO而优势顿失,东方之珠依然放光,只是已今非昔比。
      我的人生,竟始于一个舞台剧的谢幕部分,这经常教我感到不知所措。
      杜老志结业,引发我写这个故事。我没到过杜老志,因赶不及亲身体会那个年代。当然,我亦没有赶得上香港经济起飞、鱼翅捞饭的日子;也没有赶得上香港电影百花齐放,人人同时开几组的岁月。对于这些,我充满憧憬,但一切只存活于前辈们的传颂与回忆中。
      纵使素未谋面,但《大丈夫》一定程度上,是对这段黄金岁月的一份追悼。正如《文心雕龙》所言:“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导演 彭浩翔

      当你看完一部黑色的、调侃的喜剧之后忽然看到这样一段文字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每个故事后面都有另一个故事——那是讲故事人自己的故事。
      彭浩翔今年30岁,生于七十年代初的他没赶上香港的黄金岁月,不免时常会感慨生不逢时——虽然他对香港发展的看法也有偏颇,但是还是能明白他那种对过去时光的追忆、对现实的无奈...“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所以有了这部电影,这部关于“偷情”的电影。
      关于杜老志,我专门去搜了来看,原来是香港鼎鼎有名的夜场——那的确是一个时代的象征:象征一个灯红酒绿、日日笙歌的时代;象征着一个风月无边、一掷万金的时代...虽然那是一个属于少数人的时代,但却是一个让无数人怀念的时代。
      香港的经济近年欲振乏力,无论工商界还是市民,都多有抱怨,并把这些与“九七”联系起来——其实指责和抱怨都没有意义,港人对未来的努力,我想是丝毫不会有所改变的。就象
    彭浩翔一样不能说是生不逢时没有成就:年仅30岁的他以前是靠写字为生,在做导演之前已然是圈中颇有名气的编剧、作家,如今的导演生涯刚刚开始已是崭露头角,出手可谓不凡。
      彭浩翔说他和夫人经常爱在饭店偷听旁桌的人说话,以此找到很多故事,他还让莫文蔚出演张爱玲的《半生缘》。我去搜索发现,原来很多blogger也有对彭浩翔的介绍:广告壹玖酒吧则早有介绍他的电影和小说,而個人新聞台下世紀再嬉戲写的《大丈夫》最合我心

      这部电影着实让人喜欢,从头至尾越看越觉得有趣——不是电影情节,而是导演处理的手法:把那些经典的桥段一一安插进去,竟是了无痕迹,配上不同电影的音乐,竟也隐喻多多。最后看到曾志伟和毛舜筠夫妻一起看曼联对阿仙奴上半场球赛的时候(隐喻双方斗智斗力结果不分高低),发现自己喜欢港片的原因,尽在它肆意的腾挪戏噱之中了。

     

    分享到:

    评论

  • 不知道看过《公主复仇记》和《买凶拍人》没?尤其是《买凶拍人》。你不是说想过做导演么?
    横戈回复隐藏人物说:
    《公主复仇记》一般,《买凶拍人》不是一般的棒!
    2005-08-29 01:18:28
  • thanks
    横戈回复KKL说:
    呵呵~原来是个人新闻台的KKL :)
    2004-04-18 11:38:03
  • 昨天才听说你和我一样的爱好港片商业片~我觉得挺好,比那些自诩文艺青年真实~#
  • 附:彭浩翔《进攻女生宿舍》台湾版的序,很有趣:



      台湾版自序──不算成功但很酷



      终於也在台湾出书啦! 记得我的一位朋友说过,当香港的成功作家必须要在台湾出书。 正如在香港做黑社会要是潮州人;在美国当流氓要懂说义大利语。 因为这样,才够酷! 过了海洋,怎麽说也是馨香一点。 我曾到过台湾求学,拿了台湾身分证。和香港比较,我较喜欢台北,喜欢她的糜烂、灯红酒绿,特别是她的「老实」,不矫揉造作,西门町就西门町;华西街就华西街,即使立法院的情况也是,骂就骂;打就打。

      我喜欢这儿的老实。不像香港般虚伪,这是一个坏得来但鬼鬼祟祟的城市。处处刻意粉饰太平、健康和积极。他妈的!

      噢,说得太远了,话说回来,这次能够出版《进攻女生宿舍》台湾版,有几位朋友我是一定要感谢的。首先是仍在台湾念书的邱珏欣小姐,《进》书大部分故事都是我在林口侨生大学先修班念书时写的。邱小姐在那段日子照顾了我许多生活上的事,没有了她就没有这本书。愿她永远幸福。

      另外,欧阳应霁先生是促成我这次很「酷」地出台湾版的「功臣」。我的国语很糟,发音跟一头含着一口沙石的河马无异。在九七年香港书展的版权交易场合上,欧阳先生义务当了我的代理人。因此出台湾版的事才能实现,实在衷心感激。

      最後当然是感谢大块文化的郝明义先生和廖立文先生,没有他们的赏识,也没有你们手上的书。

      今天台湾版出版啦!算是香港成功作家吗?

      还不算,但肯定好酷!我相信。
  • 不错,有点意思!看《金鸡》更有对香港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