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03

    《21世纪经济报道》的“性新闻” - [杂说]

      在从上海到北京的飞机上翻开最新的《21世纪经济报道》,除了看到一系列的“巨人上市”、“网游复苏”、“基金减持蓝筹”、“年底推出股指期货”这样的报道之外,很意外的在头版看到一篇《<色戒>双城记》,文章看下来之后,让老横更为意外的是:这样一篇文章,为什么会出现在《21世纪经济报道》的头版。

      《<色戒>双城记》的开头是这样的:

      沉重而欢快的喘息中,易先生在暴烈地进攻,一波一波地发动强悍的冲击,王佳芝被捆绑,被抽打,哭诉“他钻到我身体里去,钻到我的心里去”...


      在接下来的文字中,一说《色戒》在美国被定为NC-17级,只在郊区一些小影院才有放映,出差在美国的中国人遍寻《色戒》而无门,辗转N城最后得以如愿看到足版的《色戒》;二说在香港有大量“自由行”的人们提着购物的蛇皮袋涌进香港的电影院,甚至说香港旅游协会发现“十一”黄金周因《色戒》在港公映内地游客比往年激增40%左右等等——这即是所谓“《色戒》双城记”。

      我看完这样一篇“报道”,实在不知道这篇报道的记者想传递给读者什么信息:是说《色戒》真的很好看床戏绝对精彩不看遗憾?还是说中国内地大部分人没看过床戏一定要开开眼界?抑或是想证明一部带床戏的电影真的可以影响到激增40%的自由行游客?或者,老横干脆揣想:这不会是李安为了票房和足版的DVD大卖,出钱写的软文?因为其他的理由,我实在是想不到了。

      之所以这样说,并不是我否定电影本身价值,我相信《色戒》是部好电影——如果是在“生活”、“文化”版是没有问题的,但《21世纪经济报道》定位是全国性的政经类大报,头版上弄篇这样不伦不类的文章,这不自毁门楣吗?《21世纪经济报道》虽然采编团队在扩张中不可能做到整齐一致,但也不至于赶热点抓噱头头版上搞出这种文章吧?还有就是这篇文章本身写的就很奇怪:想看足版的人早晚肯定能看得到,甚至不要说DVD,网络上肯定就很快就会出现下载版,几场删节的床戏有必要那么大惊小怪不断强调吗?真正说到经济发展,中国现在动辄已经以大国自居,为何又这样显得好像跟中国人没见过世面、文化生活贫瘠呢?事实显然不是这样的,所以我就不相信了,真就有那么多人巴巴的去香港就为了第一时间去电影院看个什么足本的床戏,这也太无稽了。
     
      《21世纪经济报道》的目标是从一周一刊到二刊、三刊再到最终成为日报,这要求在未来需要大量的内容去填充,对采编团队不啻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在媒体对报道内容越来越不严谨的今天,想保证一张全国性财经报纸内容的品质和调性,对谁都是一个挑战。而从《南方周末》一路走来,南方报业的那群报人还是让人尊敬的,可是看到今天这样的头版,让我对《21世纪经济报道》未来的日报的期许,又降低了许多。其实,当年的一周一刊的《21世纪经济报道》是最好看的,为了更多的广告而扩充的版面,填充进来的并非是提升广告含金量的内容——看看另外一份内容每况愈下的财经周报,但因为前两年打下的基础,单页的广告含金量比《21世纪经济报道》却要高一些。一味的追求刊数的增加,这无疑也是一把双刃剑。

      对想成为中国的《华尔街日报》的《21世纪经济报道》来说,虽然我以前是自己花钱买,现在看的是赠阅;但我想无论是花钱买还是赠阅的《华尔街日报》头版上,应该是不会有“沉重而欢快的喘息中,易先生在暴烈地进攻”的。

        希望《21世纪经济报道》能在扩张中,做的更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呵呵,如今就是什么吸引眼球上什么。作为财经类报纸,他也生恐丢了看娱乐版的用户。诶~
  • 横戈,没想到在21内部关于这个稿子也有很多争论。以下是一段:
    “11月3日,贵报在头版特稿登出了一片拙劣的三级影评。
    http://www.21cbh.com/shownews.asp?newsid=18926
    文本和立意,都堪称“失败中的失败”。
    文章中,核心事实——“跨境观影团”,被解读为“中国人被压抑的性趣”,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事实上,这更像是一次对“制度性障碍”的跨越。对一家财经媒体来说,后者无疑更值得关注。这是一个足以彰显21经济报道“真实的”新闻解读能力的案例。而在很多对宏大主题的报道中(比如,政治和宏观经济),21在解读能力上的不足被掩盖了。”

    我看了很有感触。
    稿子的关键可能是执行问题,其实稿子的立意本来可以更高的,
    但是执行中可能没有实现突破,低俗化了。我后来知道,实际上编辑部的本来意图是以香港观影团影射中国的文化监管体制,这是编辑部的初衷,这个初衷可能还可以更高一些,即一些人为、制度性的障碍都被期望打破、超越,而且有可能超越,很多人去香港看《色戒》未必是冲着什么镜头,而是一种“越是控制越想看”的想法。所以执行仍然是最大的问题,这大概也是考验我们每一个记者最关键的地方吧。
    只能共勉之。
  • 何必呢,我昨天也看到那篇文章,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因为中国所有的财经报刊,99%都是娱乐化的,吐啊吐啊习惯了就成了
    真正的财经媒体,还是要看《Economist》,《华尔街日报》
    赫赫!
  • 在攫取人们的注意力面前,很多媒体都乱了方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