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3-09

    向上的力量 - [且行且记]

      昨天,和M聊天,他最近不但被诸多事情困扰,还面临感情的失落无法走出内心的低谷,,,甚至几近崩溃的边缘。我和他说:“无论如何,你和那个人无非两种结果,而无论哪种结果,你现在的样子。都是于事无补反而是给自己减分,明知道不该去做的事情却控制不住自己去做,只能说明你无法战胜自己,而和他人无关——虽然战胜自己很难,但无论外力还是内力,你必须找到适合自己的自我调节的办法,否则你最终输给自己。”

      其实,M知道,十几年前的时候,我面对类似他的情况,那时候我会一个人骑着车到一个很远的地方:骑过去一个土坡,前面有一片开阔的原野,自己坐在土坡向前望去,心情就会平静很多...再后来,遇到困顿之时,我会去听许冠杰,听着那些贴烫激励的曲调,总会找到让自己安宁的力量;或者去看SATC,也能调节心情。M几年前有一次跟我开车路过我说的那个地方,现在那里已是新楼林立,原野也不复存在,而自己也早无需外力来调节什么——不需要许冠杰、不用看什么SATC,只需要内心安静,不为外所动,就好。

      说到许冠杰。格子同学在msn上忽然问我:“你没去看egales今天在上海的演唱会?”我说:“这些年只有两次打飞的去看的演唱会一次香港一次广州,都是许冠杰。”她说:“好吧,我没去上海看egales的演唱会,虽然很喜欢,而且听说他们开场就唱了我喜欢的那首歌。”我问她为什么不来,她说:“犹豫了下,不是周末,赶来赶去,所以说没你执着,遗憾...”我说:“生活中有很多东西会阻隔你——你不去打通,就无法实现愿望。”

      今天Camus也在qq上跳出来跟我说了一些话,很是让我感动,他和很多人一样,希望我早日打完塔山拿下锦州,大家都早已是盼眼欲穿...虽然知道过程中必然要付出很多代价,但还是没有想到塔山会这么久,而那些付出的代价,有些是我愿意承受,也有很多是绝非我希望看到的——可是,那些或许就是必经的过程。

      所以,当我听到某个电话里迂回包抄打了无数埋伏最后还以一种洞悉一切的口吻说“我其实挺理解你们创业的”这样的话,我只觉得有趣好玩而丝毫不觉得讽刺——因为那种向上的力量,是绝大部分人无法看到的;大家能看到的那些,不过是浮光掠影:要么是事后诸葛亮般的总结归纳,要么是赶场凑热闹的呼喝吹捧。这些其实也都正常,因为几乎没有几个人,愿意去面对和经历或者说有机会可以经历那个真正的过程。大部分人都有的,是属于他们都觉得自己的“聪明”。

      PS:今天真正让我想写这篇blog的,是一个bus的用户,在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奖《监守自盗》的字幕文件中我第一次看到“广告”没有删除,因为字幕里留的是一个blog地址:http://rusideal.blogbus.com,我顺藤摸瓜的找了过去。如同另外一个顺藤摸瓜找过去的观众的留言写的那样:Rusideal同学不仅多才多艺还很谦虚,他在字幕里解释说自己是“学医的不是学经济的,有瞎翻的地方”,可是整部电影的字幕翻译下来除了个别错别字之外,人名、公司、机构的出处和注释都翻译的很到位,并且很多地方可以看得出来煞费苦心,我觉得应该写一篇blog来向Rusideal同学致敬——华尔街那些人或许不值得尊敬,值得尊敬的,是那些哪怕通过自己一点点力量,让更多人了解世界的人们。 

      PS 2:自己的blog可以记录下来这些点滴,blog就是我们每个人的个人史——所以,就这样,且行且记吧。

    分享到:

    评论

  • 读了这篇,决定不再潜水。。你说得真好,说得好,其实是因为经历了很多,也想通了很多。。问候你。。
  • 所以,很多事未必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只要做自己想做的,喜欢的事就好。
  • 这篇很cool
    我从去年起也在想同样的问题:不要用小聪明做事
  • 不来也好,免得被击中泪点,稀里嘛又哗啦
  • 向上的力量,当我们感觉自己在往下掉的时候,就竭尽全力向上吧,每个人都总有一些 向下的时候
  • 写的太好了
    一直都要有向上的力量 不管外界的纷纷扰扰
    只有经历过自己与自己的纠结于较量 才能看到后来成长起来的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