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4-07

    ZY同学 - [且行且记]

    Tag:同学

      晚上忽然收到ZY的短信,问近来如何,我说被耗的都快没力气了,她说坚持到底就是胜利,我说其实每次到最后等到结果也都无甚欢喜了,只是这次不一样的是时间太久;她说久是久了点但过去之后会更强大,我苦笑着回复说话虽这么讲,可是消耗的东西有些可能回不来了...她最后回了一句“塞翁失马”。

      其实,十五年前的自己的选择,和ZY同学多少还有些关系:当年作为全省的文科状元ZY同学考进了北大,老爸对我说“你是第一名进去的,人家是第一名出来的”——老爸当时绝对没想到他这句话对我的刺激有多大,因为基本上我听完这句话应该是面无表情的。但是,我知道从高中毕业那一刻开始,自己的人生开始有了真正的转变,而这个转变,我要承认,这个我曾经同窗过的ZY同学,起了很大的推波助澜,当然,还有别的因由。

      后来,在深圳毕业后第一次见面,我和她聊起来当年,大家都哈哈一笑,觉得那些不过都是过眼云烟。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几年还不见一次面的老同学,每每隔空聊起来什么事情,竟还能心有戚戚,也算难得。我记得最有趣的是07年她跑来上海看“快男”的演出被其他同学笑话说和她一起去看演唱会的那些粉丝团的成员都比她小了快十岁,可是她丝毫不以为然,甚至骄傲和自豪的说:“瞧,这说明我心态年轻嘛!”而每次说起来各自的工作和生活,也颇多共鸣——在我印象中深圳是一个冷漠、紧绷的城市,而ZY在那里,似乎也怡然自得。

      有时候想想,人生仿佛真的转眼之间,去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人和事,而每个人真正去寻找初衷的和得到的最终,却大都未必一致,甚至可能背向而驰差之千里,那么人生之意义究竟如何?如我等这些自我折腾的“创业者”,真的是个个都一定要去IPO,方才实现一个阶段性的成功么?如若不然,那么如何又能一直保持激情和勇气,不断拓新和进取呢?

      再想想,假如是自己当年考入了北大,那么难道竟会去过上几年“完整的”大学生活不成?(自己真正的‘大学生活’几乎是一段空白,压根就没在学校呆过几天)如果大学几年真的在校园里读书,结果又会怎样?好在看ZY同学,事实上无论高中还是大学,都绝非书呆子那种,反倒一直也是精神独立,不为外物所动(至少至今还保持着乐观的单身精神),我想也正是如此,才让ZY同学每每和我总还有不少共识,虽天各一方,但还能遥相祝福,亦是幸事。

      PS:想起来一周前的另一个时刻,半个多小时的越洋电话,其中勾勒到某些未来,然而对于未来,其实没有人真正知道,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对未来抱有美好和期待。而正是一些人或事的推动,才让我们向着未来,不断的寻求和努力——人生或许就是如此:探寻的过程,即是人生的意义。

    分享到:

    评论

  • 文科的不是人大?
    横戈回复ee说:
    明明是北大
    2011-06-02 22:49:45
  • zy 呵呵
  • 上海是个好地方,深圳也是个好地方。
    横戈回复老马说:
    居然是你... 等着我去找你爬泰山
    2011-04-11 11: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