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2-13

    北京,北京

      生活.读书.新知

      在北京的第一天,大部分时间是在三联书店。不止跟一个人说过:老横最喜欢的报社是南方报业,最喜欢的出版社是三联。

      2003年在广州去天河广场的路上,出租车在高架上经过南方报业大厦,老横心中暗生敬意——无论它不断求新求变也好、衰败也好,它始终有我应该致敬的地方。同样,自己除了对三联出的那套《金庸全集》略微失望之外,无论它是“起风波”还是“渐行渐远”,在近代出版社中让老横情有独钟的只有三联。

      没想到和三联是这样的不期而遇:尚进本来答应带我去吃羊蝎子,后来改主意带我去吃他们杂志社附近贵州馆子(评价:一般。以前听孟静说‘三个贵州人’不错,但是据尚进说那家也不好吃),吃完顺道去了他们杂志社(不是三联出版社),后来在旁边的三联书店二楼咖啡厅聊天。在书店的时候看到无论孩童还是老者,顺着楼梯一溜坐着,安安静静的在读书,可惜现在出门很少带相机,否则把那个场景拍下来一定很好看。

      在三联的二楼,听梁宁讲当年“村”里面大佬的故事——我永远不相信News,只有这一刻听到的,才是真实的故事。当年的风云浮现在眼前,真实的场景竟和自己当年作为远远的旁观者的感受相差无几,要知道,那是个时代成就人的时代,也是中国IT史的开篇,原来自己的偶像竟是那些时刻的亲历者。说来惭愧,我对偶像的崇拜看上去似乎有些盲目——因为作为Fans,我应该对偶像的辉煌历史倒背如流才对,不过这更说明我的直觉和偶像的魅力啊!

      晚上周轶君过来,我们到三联对面的胡同里,一家挂着红灯笼的院子吃正宗的北京菜,‘芥末墩’、‘爆肚’、‘杏仁豆腐’...吃着北京菜、喝着黄酒,听着二位奇女子谈宗教、信仰、宿命的东西,老横信一些冥冥之中的东西,但更相信自己,听着她们讨论的认真,倒也颇多收获。

      再见高磊

      一顿晚饭的时间显然太短,饭后打算转战星巴克,路上我忽然想起数次来京都想见见的高磊,电话打过去浑厚的男声传了过来:“很忙,刚下火车,明天早上还要去解放画报,还没吃饭,不过可以过来坐一会儿。”呵呵~~本来本年度最令人印象深刻奖我已经颁给了两位女士,这个电话又把我拉回了5月常州的那场黑白影展,一个偏执狂和对完美极致追求的人(这样说显然不能完全描述高磊,但这些大体是我的认识)——我忽然意识到,我在这一年其实见到过一个真正的Man,他就是高磊。

      当高磊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想到接下来的场景:梁宁所在的Cnet收购的有蜂鸟网,当她知道高磊是摄影师而又似乎对摄影界很“熟悉”的时候,随口问了几个人的名字...结果,高磊逮一个灭一个,我和周轶君在一旁略有尴尬,因为高磊根本不管蜂鸟网是不是梁宁她们公司收购的,只是站在一个资深摄影师的立场去评判他所看到的一切——吃饭的时候梁宁谈到Intel的葛鲁夫属于极端的“内心强大”,我不知道当时她是否觉得她碰到了国内摄影界的“葛鲁夫”,总之我一直含笑听着高磊滔滔不绝的评论,心里却为这个将近不惑之年的人还有如此的激情所钦佩。

      其间也不完全是高磊对中国摄影界的大肆鞭笞,让我欣喜的听到的还有一个意外的好消息:高磊说他决定回来写博了!为此还专门买了个新的Dell笔记本,我当时感动的无语...要知道,2003年还没有什么种类繁多实则无趣的“博客大赛”的时候,高磊的Blog是全国投票评选的中文最佳Blog——他要是回来接着写Blog,该有多少人为之高兴啊!

      宝文堂书店

      少年时读的金庸大多都是盗版,可是有一家出的书却让我和最佳损友都爱不释手:那就是宝文堂书店出版的。当时根本没有“盗版”、“正版”的概念,但对古香古色颇有小说风格的宝文堂版,在心里早就认定那是最好的,并且以后一定要买全套收藏着——这是一个少年时的梦。后来出的三联版,无甚惊喜,封页没有插页、没有图章、完全没有宝文堂那套的“古香古色”。

      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更没有Google,怎么都找不到宝文堂书店的地址,去北京的机会不多,也不象现在可以有这么多朋友可以帮忙,所以这个少年时的梦一直未圆。这次来京,时间稍微宽裕,上网Google一番,奇怪的是宝文堂书店的信息居然甚少,但让我意外查到的是:宝文堂书店竟是刘永福(中法战争在越南率‘黑旗军’打的法国佬闻风丧胆的猛将)资助延续下来的!最后找到了地址:东四八条胡同52号。MSN签名改为:“想去宝文堂书店,不知道还在不在了...”

      驱车前往,在胡同口下来摸着往里走,,,一色的青砖灰瓦的建筑,忽然看到一座四层的办公楼,上面挂着“中国戏曲家协会”、“中国戏剧院研究生班”的招牌,确定是52号后进去,碰到一位中年男子问:“请问宝文堂书店...?”他摇头,然后说:“往上走问问”,结果楼梯上他碰到一个年老的同事,指着我说:“他问宝文堂书店”——那个年长的听到我问宝文堂书店,脸上竟掠过一丝憾然:“宝文堂,早就没了...合并了,老人都退休了,剩下的人去了中国音像出版社...你,要买什么书?武侠还是古籍?”我一时有点茫然若失,随口说了句:“《萨格尔王》...”(藏族神话史诗,宝文堂出过)——但是直觉告诉我:绝对不是我一个人找上门来想买盗版金庸的!还是不甘心,又问:“那些书呢?”对方说:“早没了,93年书店出的事...”我看得出,他亦难掩遗憾。依依不舍的从宝文堂的旧址出来,竟是一步三回头,难道年少时的梦就此破灭了不成?(哪儿有这么容易就放弃的!当年宝文堂版的金庸我就不信找不到!)但无论如何,也算瞻仰了书店的旧址——虽然已经不是琉璃厂的原址。

      北京,北京

      一年之中,记不得去了多少次北京,但这一次,有些不一样,不是赶场赴会,自然不会无趣;见到偶像好友,自然畅怀开心。想起来去年在北京一些人,一些事...仿若白驹过隙,不禁唏嘘。呵呵~~路上碰到的、错过的、捡起的、遗失的...总是有很多。不过总有一些东西不会遗落:比如友情、比如信念...不仅如此,在上海的饮食借用《水浒》里的话叫“淡出个鸟来”,而在北京:簋(鬼)街的小山城、三联的北京菜、西单的麻辣诱惑~~特别是麻辣诱惑,过瘾啊!我隐约觉得这家店虽然才开了4间,但应该奔着想做大去的——连那么难吃的“俏江南”都想上市,麻辣诱惑这样的应该A股、联交所、NASDAQ三地同步上市才对!

      在北京还有件趣事:粉丝网的王吉鹏问我去北京做什么,我说:“谈个VC,准备做个铁丝网!”没想到老王竟信以为真,俩人在MSN上的对白另人捧腹,不过就不好贴出来了,有想一阅者,发mail过来吧!

      ...

      上航的737渐渐离开地面,北京在我身后越来越远,北京、上海,这城市两个都不是自己喜欢,可是城中却有自己的朋友——正因如此,才让人在无数的起降中,让人觉得这双城还有些亲切而不陌生。

    分享到:

    评论

  • 宝文堂的金庸啊!!!后来买到了么?我真是怎么都找不到全套啊……淘宝有,但不全。要有全套的消息麻烦发邮件告知啦~~~~:)

    多谢多谢~~zhanglingyi@gmail.com
  • 鉴于魔戒2的《双塔奇兵》,此片该改为~~<双城奇缘>:)
  • 国内摄影网,糖水片大行其道。
  • 高磊能够重新开始写blog的话,的确是个非常好的消息!
  • 呵呵,因不知道你的信箱,12月还以一个用户的角度给了support@blogbus.com写了一封关于改版后关于群组的体验。信的标题上写着“转横戈收”。

    想确认一下是否是陕西人?如果是,会更骄傲——10年前互联网有张朝阳,今天有老横和阿北。

    关于TAG,真是要谢谢提醒了。不然横戈会感叹,这个“偷窥”的老乡居然连bus首创的东东都用不好,给老陕丢人!

    横戈回复i-brand说:
    hehe~~我父亲算是陕西人,我在河南长大——所以以中原男儿自居了:)
    谢谢你的支持,我们会努力做的更好!
    2005-12-14 22: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