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26

    转一个:写的真叫一个痛快淋漓!

      这个是一尺九首日零交易那儿转的,原创是谁老横没有去考证,总之写的深得我心,嘿嘿!


               我交代,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文艺青年
                                 文/曹操

      我走在街上,目光如炬,感觉玉树临风得一塌糊涂。一不留神,低头顺风尿湿鞋面,好不狼狈。此尿湿鞋面事件缘于我跟欢欢在福州路逛书店,这家伙在一路边摊翻出一张“希区柯克”叼雪茄的海报来,尖叫一声扑了上去,搂在怀里久久不放,宛如色鬼见到李嘉欣,守财奴挖到一坛金子,嘴里喃喃念道:只有一张,只有一张。换在年前,我肯定要想尽办法求欢欢将“大师”让给我,正如欢欢所言:做为一个伪文艺青年,岂可放过到手的大师。可现在我心里却没有半点痛心疾首的感觉,感觉“大师”于我,可有可无。做为一个“文艺青年”,实属顺风尿湿鞋面。就这样,欢欢搂着“希区柯克”兴高采烈走在前面,我怀揣着一本“湘菜谱”跟一本“养猫心得”走在后面,缩头缩脑,目光闪烁,仿佛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所幸一路并未遇到什么熟人,否则我文艺青年的脸面何在。

      遥望一年前,我怀揣一套电影手册急匆匆走在回家的路上,路遇一友:又买“收藏”啦?你这个文艺青年。我白了伊一眼:你Y才文艺青年,你Y全家文艺青年。然后撂下伊不顾,直奔了回去,将书恭恭敬敬地码进书柜,退后三步,看着满屋子的“收藏”左右打量,甚是满意,感觉迎风尿出万里。

      数日前,有朋从湘迁来沪,我打着看望的幌子前往搜刮碟片。看着满目的“尖”货,我嘴上赞叹不已,心里并未如期望的那样波涛汹涌。友笑曰:都是一些伪文艺青年的必备电影,无他。言毕,咱们会心相视一笑,宛如两个地下工作者接上了暗号。为了保住文艺青年的脸面,我从该友处扒了一堆世面上难觅的电影。回到家里,每天从中抽出一张来,放入机器,然后雷打不动地在电影的四分之一处进入梦乡。以后别人问起对这些电影的评价来,我如何开口?我可是文艺青年。还好现在是网络时代,可以先到网上去翻一篇评论背下来。
    写到这里,我笑了,在网上寻找评论,然后背下来,正是一个标准的伪文艺青年的行为,我怎么会不合格呢?莫非是最近我被“体制”敲打了后脑勺,患上了间歇性精神失常?说曹操,曹操到,说失常,我们就失常,说说疯话,未必不比装假正经好。

      首先,做为一个文艺青年,你得是一个文学青年;或者是一个音乐青年;或者是一个美术青年、设计青年;或者是个电影青年、DV青年、DVD青年——总而言之,统而言之,你不是愤青就得是艺青。如果不幸你什么都不是,那你起码也得在街上裸过奔,在展览馆当众拉过尿。否则你Y凭什么不是一俗人,连在屁眼上插一狗尾巴草装狼都懒得动手——竟也想被人称“文艺青年”,咄!端地找打。

      竖子曾经听唱片无数,组乐队若干年,画过几年画,在设计院校里滚了几年,家里收了各类非主流DVD一大堆,杂文影评小说写了半箩筐,房子里贴满了各路先锋大爷的图片,按照朋友的话说:您老,端地好一条伪文艺青年,再拍个DV,裸个奔吃个人肉吊个天灯啥的,那就全齐活了。竖子闻之很是脸红,要将伪文艺青年的道路进行到底,我实在是不合格。再者,跟“年轻人”比起来,我已经跟不上趟了。

      当然,要做一个“文艺青年”,内容形式要不停地翻新,基本套路却是“一万年不动摇”。为此,我继续疯话。

      做为一个音乐青年,当全国人民都在听什么香港四大天王台湾四小天王的时候,你最起码也得去听唐朝,黑豹了,如果你步伐超前,恰好弄到了张楚,窦唯什么的,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听,一定得让别人知道你在听什么,这样才能显得与众不同。当然,当全国人民都在留大中分的时候,你得与时俱进,这个时候,留一头长发乃是明智之举。满大街都是长发靴子的时候,你再穿一皮甲克就不是一合格的文艺青年,这时候你得穿格子衬衣,听Grunge把nivana的海报挂在床头,当全国人民都在纪念kurt corbin,咱们就应该去听听korn、kid rock——这个时候应该赶紧把瘦腿的牛仔裤藏到箱子的最底层,换上裤裆掉到地上的板裤——板友莫要打我,我在说疯话,把棒球帽反带了。乐队的吉他手要赶紧把吉他弦都调松了每天多做俯卧撑,以便在演出的时候弯腰弹琴多时腰子不疼。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做为一个合格的音乐青年,当大家都听的时候,你就不要再听了,想想看,当大家围在一起议论一支说唱金属乐队的时候,你随口说出几支最近正在听的dark wave乐队的名字,或者当大家都在说一张英式摇滚唱片时,你却说最近mogwai或者lube出了张新EP,如何好听云云,那是多么“倍儿有面子”的事情。记得有一次,我管一哥们邮购几张dark wave的唱片,伊在Q的那边说,我们都不怎么做dark wave的邮购了,你还在听这个啊,我们现在都做后摇,电气,爵士了。害我在电脑的这边,很是脸红了一阵。后来,我想,你大姨妈的,爱谁谁吧,我最近就想听听港台的老歌,好久没听了,于是就把谭校长,张哥哥,林子祥伯伯,罗大佑叔叔都翻了出来,一通好听。没有多久,朋友们告诉我,最近大家听腻歪了什么后摇,爵士,什么新民谣,新古典,累得慌,把港台老歌都翻了出来听,此才是先锋之举,我登时傻在那里,当了半天“无语森”。

      “从此”把自己往沙发里一扔,盼星星盼月亮等着看“同一首歌”,爱谁谁,大姨妈的。

      同理,做为一个电影青年,当满世界都在“花样年华”了,你千万不要说你觉得《2046》还不错,否则你就等于出卖了你自己你在家偷偷看了王家卫的新片的事实,你就是一俗人,俗得脱肛。在这个“凶险”的年头,连费里尼、伯格曼、斯坦利·库布里克、路易斯·马勒、安东尼奥尼这样的,都已经没了品质保障。最保险的是多去碟店找一些闻所未闻的变态片情色片,导演最好也是闻所未闻的名字,千万不要是“大家”都知道的名导演,还有一条“必死技”,那就是千万莫要再说《萨罗/索多玛120天》,现在只要是个看DVD的,都知道这里面有段吃屎的戏了,都什么年头了,还拿吃屎来说事?褥子不可晒也。悄悄跟你说一声,最好多看点什么父亲爱上女儿的,外甥暗恋舅舅的,最不济也得是奸个尸什么的,如此才能唬住人。这是国外的,国内的,老谋子是千万不能再说了,一定要说,那也得是骂。至于凯歌大爷,你如果非要往自己脸上招唾沫,那么好吧,你就说《霸王别姬》——人要找死那真是拦都拦不住啊,如果你还算聪明,你就稍带着说一下《黄土地》就行了。侯孝贤,杨德昌是可以说说的,说杨德昌又切忌说那个少年杀人事件——此片已“烂”。至于蔡明亮,已经给毁了——你那边毁了几次?万不可再提起,给自己留条生路,也放蔡明亮一马罢。

      那么下一波,我们该提前准备看点什么,我也说不出来,因为我已经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伪文艺青年,最近我凭凭堕落,满世界找朋友借好莱坞大片,各类商业片看。结果跑到谁家都是一堆的大师+闷片,憋煞老夫了,只好窝在家里每天一集地看青春偶像剧。

      至于做为一个文学青年,我实在没有脸面多说。换在以前,米兰.昆德拉(尽管你读不知道Y是男的还是女的)、杜拉斯、卡夫卡是肯定要挂在嘴边的,不管你有没有完整地看完一篇他们的文章,也不管你是不是在看他们作品的时候经常睡得连地震都震不醒。我不能瞎说现在看谁的作品才能算一标准的文学青年,因为我虽然写点狗屁东西冒充文学青年,但实在看书有限,现在还捧着一套王小波的书当三字经看——实乃老土之举,说出来都脸红,还好大家看不见,只有电脑看得见。但有一点总是没错的,“艺术”都是相通的嘛,可以从听音乐,看电影里面找规律,那就是凡是畅销书排行榜上的书,一律不屑去看,白送也不看,要看就看大家都没看过的——不管看得懂看不懂,切记切记,这才有品。

      再至于做为一个设计青年,我更没资格说。竖子在学校的时候就没有好好学,现在又改了行,离设计远矣。就浅薄的一点“认为”,不管你有无出过优秀作品,只要你随时背得最新出了什么软件,插件,这个滤镜有什么特点(尽管你还没用过,但是网上有说明,有人写了心得),最近MAYA又出了几点几的版本,谁谁谁又拿了个国际大奖(虽然这个谁谁谁不是你,但是你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知道,满口术语——唬得住“一般人”才是关键。

      我交代,我不是一合格的文艺青年,见到“好东西”,没有了不管三七21冲上去先买了再说的欲望,数次弃大师而不顾,偷偷窝在被子里看《新警察故事》,偷偷地听周杰伦。整天想着吃喝什么的,没事就在厨房里转悠,弄两小菜吃。没事小翻一下佛经,修一下身养一下性,盼望能以后多活几年。饭桌上,一个好久不见的老同学拍着大腿说,看佛经好啊!现在搞艺术的到了一定时候都研究宗教。我闻言一屁股墩到了地上。大爷,您饶了我吧,我交代,我只是个伪文艺青年。

      一个声音在空中冷笑道:伪文艺青年?你不知道现在“全国人民”都在自嘲我是一伪文艺青年吗?你丫就是一俗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曾经的你 2006-01-26

    评论

  • 哈哈,让我想起一个朋友的话:“想当今顶风尿三丈,现如今顺风尿一截!”
  • 经过
  • 老兄你好,我是Insane的一个朋友,他带我看的blog,和我说在blogbus申请的.要不我还真不知道可以写这个,渐渐的用了,熟悉了.成了生命的一部分,很想被推荐,呵呵
  • 给您拜年了!新年好!祝您新年快乐!Bus一路顺风路况良好。
  • 老大,这哥们是我好朋友。他哥哥是田野,独立摄影大师。

    他正让我帮他推荐BLOG呢,你看到了正好,帮忙推到SAM他们的项目中吧。谢了
  • 哈哈~~~~不说不说,所以我的留言也很谨慎……毕竟你是公众人物。

    12-25——耶稣的生日,不是God的生日吧?

    你生日比我大两天。

    以前我总说:耶稣、主席、然后我。现在Blog时代,看来应该改成横戈、舞女木木、然后我。
    横戈回复胡紫茶说:
    耶稣是God派来滴~~公众人物?老横只是做自己喜欢的事的人:)
    木木也很灵啊~虽然有人说那是个假的——但是假的如果也能那么有趣,也算难得了。
    2006-01-27 13:26:45
  • “关注”……“更新”……俄滴神呢~~~难道那个博是你?



    一不小心,把专门用来“扯淡”的地址留下了……
    横戈回复胡紫茶说:
    “嘘~~!”你是地球上第十个知道的人
    不要怀疑上帝的审美嘛~~偶是12月25日出生滴!
    2006-01-27 01:08:47
  • 这个曹操很有汉子气质,文章写的很痛快。

    告诉横戈此人的Blog:http://www.sohoxiaobao.com/chinese/bbs/blog.asp?id=13871
    横戈回复胡紫茶说:
    谢谢~ 为表示感谢,你关注那个“博”会经常更新的!
    BTW:怎么你留的地址是.....哟~~
    2006-01-27 00:1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