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05

    周末的“BSP晚餐”和《生活》

      “BSP晚餐”

      周六下午,文心吕欣欣处得知老横在北京,电话过来说叫上卢亮晚上一起吃晚饭,我在去的路上和David说:“文心很年轻但很能干,Bokee的融资和海外BD都是他负责的”,随后又说“呵呵,我最近在想:现在我们觉得某某年轻,想想我们二十出头的时候也已经在做很多事了,只是现在不知不觉已经三十了,所以觉得比自己年龄小的做的好的很难得,其实也是很正常的事。”是啊,现在团队中有比老横小10岁的,如何让老横觉得自己还年轻啊~~

      晚饭是在一个叫“类似鱼”的地方,是文心的一个朋友开的,看上去一样年纪轻轻在瑞银工作,自己还开了这家餐厅。而落座之后让我意外的是前Blogdriver的三位核心成员都在——就是说,还有周鹏。这下热闹了,卢亮说如果Blogcn的胡之光也在,就是当年三家原始BSP团队的聚餐了。大家开怀畅谈“IT江湖”层出不穷的点子和真正成功的商业模式...这顿“BSP晚餐”是在老横“计划外”的,却也开心之至。

      的生活

      周轶君同学近些日子以来一直和京城一群有着理想主义的媒体人扎堆在一起,傍晚的时候发来短信:“《生活》杂志的人晚上九点在‘床’酒吧,还有一个你想见想见你的人。”《生活》?那些编辑中中应该不会有老横的Fans吧?(在建外Soho见到周轶君才知道,那个人原来是高磊,遂之欣然~)

      《经济观察报》的一场辞职风波之后,京城出现了一家新书店和一份新杂志,书店叫“单向街”,杂志叫《生活》。书店开在圆明园,印象中看到相关报道老横心说“这书店赚钱难,但可以自己开着玩”;《生活》杂志则和《周末画报》有些裙带的关系,而比之《周末画报》,老横对《生活》稍稍有些敬而远之:因为相比之下《生活》有些阳春白雪般的“高大”——而老横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俗人,每次看到阿Sam收到《周末画报》发送来的《生活》,我总是觉得杂志挺厚重的,翻起来颇有些吃力。

      然而,在鼓楼大街张旺胡同的“床上”,我看到了一群《生活》背后有趣的“活的”人们。那些名字在思维的乐趣多有见到过,而却没有这么近的看他们插科打诨:从总编到最小年龄的记者,大家谈笑风生百无禁忌——席见我至少听到了一打以上的“段子”,还有高磊在大啖橄榄时讲阿拉伯的“厕纸”,并且还看到了周轶君同学曾经跟我说起的她的“本来面目”...大家盘腿而坐,覃里雯半杯“长岛冰茶”之后似乎不胜酒力提前退席,而老横则看到大家传阅的《滚石》中文版创刊号中竟也不能免俗的在拿“名人博客”说事(这跟《滚石》有关系吗?),现场那是“相当的”热闹。

      我看着这群有着精神世界追求的媒体工作者——我不知道怎么准确定义,因为中国想做真正的报人和新闻工作者,是...(此处失语数十字),而“媒体工作者”算是笼统的定义吧~~我决定回去后问阿Sam要来几本《生活》看看——因为这是一群有趣的人,他们可能最终会做出有意思的杂志,那么从他们的起步开始看,一定更有意思。

      PS:
      1、周轶君说别人问她:“张旺胡同那个酒吧叫什么名字?”她说:“叫‘床’”。
      2、周日下午去了本来想以后会去的“单向街”,“诗人”西川在签售新书,我听了一些“诗人”的“高论”,心中不知道说了多少句“非也、非也!”,忍不住在这里post一下——因为,有些话实在是太不靠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这就是 你的圈子啊?

    讨论的话题也不象是正常人的!
    横戈回复911day说:
    我本非常——这话我不老横说的,是老横的老妈说的
    2006-03-10 00:28:23
  • 不过看了那个书店,挺可爱的。靠我的胃口。
  • 因为是诗人,不靠谱就可以理解了。
    横戈回复likk说:
    你是诗人的头,不知道他归不归你管~~~~只是太抱残守缺了
    2006-03-07 20:4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