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0-02

    南师虽去,精神永存 - [涌上心头]

      

      高中的时候,很幸运的遇到了一位姓魏的老师,从高一到高三教了我三年中文。魏老师从不照本宣科,那些议论文什么的通常讲几个生词就过了,而讲到《红楼梦》或者《水浒》,他能一个月半个月的讲,当然,不仅限于课本里那些内容。我和这位魏老师关系不同一般普通师生,我可以经常去他家里借书,记得他家里有满满一墙的书让自己随便挑着看,有时候我选的书不合适他还会给一些建议,总之,这是和我关系最好也是对我帮助最大的一位老师。

      高二有一天晚自习,魏老师从我座位旁走过,我忽然发现桌子上多了一本书,书名是《历史人生纵横谈》,我记得很清楚当时魏老师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把书放我桌子上就走了过去,所以当时我即会意这应该是本好书,没错,这是我读南怀瑾的第一本书,那一年,我十六岁。

      如果说对传统文化感兴趣是从金庸的武侠开始,那么南怀瑾则是真正引导自己去领略了中华文化之精彩博大,自己对历史、对国学的兴趣也是从读南怀瑾始,也是从那时起,南师(大家对南环瑾的尊称)在两岸的影响越来越大,记得魏老师跟我说,南师在温州设坛开讲引得全国慕名者蜂拥而至一度导致交通堵塞,而自己很庆幸那时开始能对传统文化能够有所接触学习,对自己一生则是获益无穷。对于南怀瑾,大多的说法是南师“上下五千年,纵横十万里,经纶三大教,出入百家言”,我对这个评价非常认可,并且深以为:在这几十年中华文化断裂、传统坍塌之时,有南师这样振兴国学、传文化文明薪火之人,乃是中华之万幸。而于南师,虽然外界赞誉多多,也有些许蜚语,无非是指摘南师对典籍中某句的解释不对误人子弟什么,虽然我不能妄加猜测这些是否是嫉妒使然,但我知道的是,那些躲在家里做学问的“大家”,鲜有几个真的对中华文化之复兴、文明之重建有何大的建树,而南师播薪火于社会,启民智于大众,教弟子无数且设太湖大学堂以教幼才,奔波两岸播文化之种以复国学,以一己之力做到如此,才是真正的大师风范和大家所为。

      昨日惊闻南师噩讯,痛惜不已,今生今世竟是再无机缘能得见南师一面,南师的逝世乃是当世之大损失。南师一生,奔波求学、文武双修、弃笔从戎、传道育人、复兴国学、促推统一...无一不是有益国家民族之事。一般人都只是读南师的书,知道他学问渊博,却不知他以个人之力,为助推两岸统一同样有过大贡献:南师曾被蒋经国排挤避嫌出走美国,后在李登辉执政之后留居香港,中共谴密使拜访南师,希望南师能借助人脉和自己的名望架两岸沟通之桥梁,后南师应李登辉之邀返台,终促成两岸重新会谈。然而,最难得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南师不求其名、急流勇退之境界,从南师在两岸复谈之后给两岸领导人写过的一封信中,我们可见其心胸和风范,信中说:

      “我本腐儒,平生惟细观历史哲学,多增感叹。综观八十年来家国,十万里地河山,前四十年中,如阴符经言,人发杀机,天地翻覆。后四十年来,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及今时势,吾辈均已老矣。对此劫运,应有总结经验,瞻前顾后,作出一个崭新好榜样,为历史划一时代之特色,永垂法式,则为幸甚!但人智各有异同,见地各有长短,一言兴邦,岂能望其必然,只尽人事以听天命而已。我之一生,只求避世自修,读书乐道了事,才不足以入世,智不足以应物,活到现在,已算万幸的多余。只望国家安定,天下太平,就无遗憾了。目前你们已经接触,希望能秉此好的开始,即有一好的终结。惟须松手放我一马,不再事牵涉进去,或可留此余年,多读一些书,写一些心得报告,留为将来做一点参考就好了。多蒙垂注关爱,宠赐暂领,容图他日报谢。”


      南师以己之言、己之行,为众人表率,也让如我这等后生小子,会去思考未来修身、齐家、达济之事。曾经和某人说过:“如果以后有儿女,断不能让他(她)读什么劳什子九年制,一定是幼时送到太湖去读私塾、大了以后学现代知识就送到国外去读。”在米国读书的某人听后则深以为然,之所以会有这样想法,是因为世事多变,谁也无法保证下一代能在纷杂多变的社会中能够立身立行,唯一可以做的,是幼年时让他们能承续东方的传统,青少年时能学习西方的技艺,这样才最大可能中正其道、不走偏倚。也即是如南师所言:

      “今天的世界惟科技马首是瞻,人格养成没有了,都是乱的不成器的,教育只是贩卖知识,这是根本乱源,是苦恼之源。只有科学、科技、哲学、宗教、文艺、人格养成教育回归一体,回归本位,均衡发展,才有希望。”


      所以,国学于中华民族之重要,不仅是文明复兴之必须,亦是安身立命之必要,而若非南师,多少人未必明此道理,所以如我愚钝者,能少年之时始读南师,今每每想来,实觉侥幸——侥幸即是能遇到魏老师这样的良师益友,能有机会从南师的文字中受教。

      听闻南师仙逝消息,遂想文以纪之,然而只言片语,不足以纪念南师之功绩;涂鸦数行,不抵从南师处获益之万一。南师虽去,理念精神却会永存,想日后终有中华复兴之日,其中亦有南师薪传播种之贡献,九泉之下,南师当可瞑目矣。

      ——谨以此文字,纪念南怀瑾先生。

      壬辰年八月,于沪。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知识的发展或许要依靠积累, 但智慧从来都不是绝对的传承。
  • 有些存在,生可以死,死可以生
  • 总有一种存在,生可以死,死可以生
  • 南无阿弥陀佛!
  • 南师仙逝,大师难觅
  • 不知是南师的魅力,还是作者的笔锋,真的是一般让我可以静静的读完的一片文章。我不禁在问自己,这样的大事我们还有几何?修炼自己,多给自己以及后人一些可以留念的东西,此境界已经很不容易了。
  • 我想他火化后的舍利一定很漂亮。
    看文章之前没有了解过这个人,但是现在觉得很像是老舍写的那个大师。
    他们说不定可以相见。
  • 默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