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4-07

    写,是因为想写 - [且行且记]

    Tag:Blog 微信

      昨天开通了微信的公众帐号,一阵的忙活,象个新手一样去学习怎么“发布”,还被NY加到一个微信群里“学习”,好似,回到十年前。

      十年前第一次看到Blog,当时就惊诧竟有如此方便的信息发布方式,让每个人都成为一个“信息源”,那将势必是一次信息的革命——基于这样的认识,我放弃了证券从业七年的积累和出国读书然后闯荡华尔街的“职业规划”,转身去做了BlogBus。十年来,不但见证了信息“去中心化”的演变,也看到门户从提供“大而全”的信息到逐渐衰落,看到搜索对信息的重构,看到如今我们又被社会化信息(Social Media)所包围; 没错,我们活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各有收获。

      我一直认为,博客的意义在于个人信息的“记录”,记录下的是一部「个人史」,而社交网络的兴起,让个人信息的第一需求变为“分享”,所以,Facebook、Twitter、Instagram、Path、朋友圈…重点其实都是“分享”。

      有人说,现在的微信公众帐户,其实和当年的博客并无差别,都是自己写别人看,也有人重提“自媒体”这一说法(当年就这么说Blog的),当然还有不认可这种说法的因为强调说微信可以订阅和群发——那么,亲,为什么Google会刚刚宣布要停止Google reader的服务呢?其实,分享和订阅的背后,还有个更重要的东西,叫做“关系”。

      我不喜欢新浪微博也很少使用,因为那些follow和被follow的人大部分其实跟我没什么关系,我不关心亦无兴趣关注,再加上作秀的、发鸡汤的、发广告的、掐架的,搞的微博上乌烟障气一地鸡毛……那是个耍杂的天桥,偶尔看看还行,天天去看,真的会觉得无比呱噪。

      微博在急功近利的喧嚣了一阵之后,没有成为Twitter也没有成为Facebook,而微信却“出人意料”的火了,说出人意料的,是因为大家没想到张小龙做产品竟如此懂得“取舍”和“克制”,没有让信息泛滥在微信上重演(至少是有意识的去限制),真正懂得“克制”的去做产品的人不多,张小龙绝对算是一个。所以,我们现在整天在微信上看到朋友的照片、“布道”的公众帐号、当然,还是有各种鸡汤,我屏蔽了大部分“鸡汤信息”——因为微信给了这选择。

      因为发布终端的方便,也容易和朋友分享,所以,我也经常在朋友圈发发照片,还把写了一半的小说贴了出来和好友分享。但是,自己却一直没有去开一个公众帐号的冲动,因为总觉得有了公众帐号就要象微博一样,要去“抢占”话语权,要去“布道”要去“秀”。但就在昨天,看完Facebook home的发布会,忽然一下子有很多话想说,这种“不吐不快”的感觉在Path的某个版本发布之后也有过,但那时还没想过要开微信公众帐号,昨天则是想到马上就去开了,终觉自己还是未能免俗,hoho〜

      开了微信的公众帐号,被NY拉到一个热门作者群里,开始写了第一篇关于facebook home的文字,让大家帮推……忽然有人说,不知道横戈你能坚持多久,说实话我看到这句话楞了下然后不禁微笑:之所以开微信的公众号是因为我想写,听从内心而已,自己从未停止过记录也愿意分享,并非是要达到什么目的或影响,不管是写博客、写小说、还是开公众帐号码字,也无论发布形式有任何改变,我写,是因为我想写。

      Blog的价值,是忠实的记录自己的体验,无论是经历还是思想。那些当年在博客上作秀的,早已移师到了微博,而留下来继续写Blog的,我想大都是忠实于自己内心的、想记录自己人生的人,所以我并不担心Blog会消亡,因为记录是一个永久的需求。而无论是微博还是微信的分享,也有一部分是把记录加以分享,所以博客也需要和微博微信互通互享,这也是BlogBus已经在做的。

      所以,对于我来说用什么方式来“写”不重要,重要的是忠实于内心,写我所想。

      最后我想说的是,扎克伯格在facebook home的发布会上说五年后PC将会消失,很多人或许决不相信,因为说手机不能完成办公和长篇写作的功能。那么,可以告诉大家:这篇我是用Evernote在手机上写的,我想,关于写作的工具,此刻其实已经在逐渐改变了。

      那么,让自己听从内心,去拥抱改变,继续写我想写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ZY同学 2011-04-07
    拓展归来 2007-04-07

    评论

  • "Blog的价值,是忠实的记录自己的体验,无论是经历还是思想。那些当年在博客上作秀的,早已移师到了微博,而留下来继续写Blog的,我想大都是忠实于自己内心的、想记录自己人生的人,所以我并不担心Blog会消亡,因为记录是一个永久的需求。"--说得很好。希望大巴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