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张五常:悼杨小凯




      杨小凯谢世了。二○○一年的春夏之交最后一次见到他,共进午餐,


    他还是容光焕发。殊不知几个月后就听到他患上肺癌,情况不好,近于不


    治。本来只有几个月生命,但小凯的生存意识高人几级,挣扎求活,传来


    的消息时好时坏。几个月前听到澳洲的医师束手无策,要他到美国去尝试


    新疗方。到美不久就返回澳洲,使我意识到美国的医生也没有好主意,应


    该来日无多。




      坚强的生命意识使小凯多活两年,而在这期间他的经济研究工作不断


    。是非常严重的病,什么大手术、重化疗等令我听到也心酸,但他还坚持


    在学术上继续。能人所不能,这是杨小凯。


      能人所不能。是的,杨小凯就是文革初期的那个杨曦光,当时十七岁


    ,因为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往何处去?》的文章而被困坐牢十年。该文


    曾经被翻译为十九种文字。在狱中自修数学,出狱后在武汉大学念经济。


    一九八四年,三十五岁,被美国的普林斯顿大学取录为研究生,只三年就


    拿得经济学博士。小凯谢世五十五岁。可以说,他的学术生涯只有二十年


    :满是火花的二十年,小凯不枉此生。


      我重视小凯。十多年前请他到港大造访一年,跟着给他一张聘请合约


    。他接受了,但其后因为一些我不大理解的原因没有到港大任职。有些朋


    友听到小凯的文革背景与不幸,认为他是个有政治性的激进人物。错、错


    、错!小凯是个为经济研究而从清早工作至深夜的人,天天如是,对政治


    不染指。他是个纯真的学者,对学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认识小凯时,觉得在学术上他有两项不足之处。其一是英语水平不


    足;其二是经济的基础理念掌握不够。那时他到了美国仅三年,这些缺点


    不难明白。他的长处也有二。其一是小凯是我遇到过的最有预感天份的中


    国学子;其二是他知道什么是重要的思想。聪明才智之士不少,博学多识


    之辈也不难求,但预感好,知道什么重要,则要靠天赋,要学也学不来。


    不少人说小凯聪明,这当然,但我可不是因为他的聪明而要港大聘请他:


    聪明易找,有预感而又知道何为重要难求也。当时希望他能长驻港大,好


    让我替他补修一下他从来没有真的学过的初级经济理念。懂深不懂浅是当


    时小凯的一点困难。后来这方面他有了改进,而几月前读到他的一封英文


    信,其英语水平判若两人。


      只有上帝知道,如果小凯没有坐牢十年,老早就有像我那种求学的际


    遇,他在经济学的成就会是怎样的。拿个诺贝尔奖不会困难吧。


      于今盖棺论定,我认为在学术上小凯做错了一件事:他算错了自己的


    天赋。他的学术文章多用数学,自己高举数学。在出道初期,英语文字不


    足,赶着发表文章,多用数学是自然的。问题是:有本领用数的经济学者


    多如海上沙,但有预感又知道何为重要思想的则绝无仅有。多用数学,频


    频在方程式那方面打转,以天生预感而走重要思想的路就变得缚手缚脚了





      是的,杨小凯是难得一见的有足够条件走奈特、科斯、艾智仁等的思


    想路线的学子,而在心底里他喜欢那样做。然而,为米折腰,他忽略了自


    己的天赋与数学扯不上关系。




      杨小凯教授的一生可以说是极为坎坷。身为湖南人的杨小凯在60年代


    文化大革命期间,就读于湖南省长沙市一中,当时年仅14岁的他曾以一篇


    名为《中国向何处去》的大字报被点名批判,1968年起被判刑十年。杨小


    凯在狱中十年自学高中和大学英语及数理等课程。1978出狱后考上中国社


    科院研究生。后来被美国著名的华裔经济学家邹至庄挑选,赴美留学,于


    1986年获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博士,并在耶鲁大学进行了一年的博士


    后研究。后来移民澳大利亚发展。




      杨小凯教授的第一个博士生,现在同时任教于Monash大学经济系的史


    赫麟博士回忆说:“他保持他那种坚忍不拔的性格,而且他同时也具有湖


    南人的性格,不信邪,对所有的权威他都敢于挑战。我觉得他是一个kind(


    好心)的人。他也非常重视人的良心。他曾经发表过言论,我到现在还记得


    很清楚。他说中国的经济学家非常有才华的。但是中国经济学家缺乏的就


    是良心。良心可能指两方面,第一方面,你在做经济学研究的时候,一定


    要报着一个诚实的心理。不要对数据作假,也不要屈服于权威。经济研究


    中讲到经济发展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造成所谓的两极分化。所以经济学家在


    关心经济增长的同时,也一定要看到两极分化所造成的一些社会后果。这


    是良心的另外一个部份。”




      同是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的黄友光教授说,杨小凯教授不但天赋


    聪明,而且还特别勤奋:“他是一个非常、非常用功的人。他不幸得病可


    能部份与他太用功有关。他工作时间太长了。秘书讲小凯一天工作12个小


    时,一个星期工作7天。我计算起来,根本就是我工作时间的一倍。这是一


    个非常明显的特点。”
    横戈回复damaomi说:
    从这样的悼文中看,张无常也真够,,,
    2004-07-17 21:06:16
  • 这才是“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 缅怀杨先生。


    用”、“华人经济学家中最有希望获得诺贝尔奖”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未免有点悲哀。
    横戈回复ayaya说:
    为什么总要断章取义呢?
    2004-07-17 21:0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