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01

    七夕翌日,婉约一博

      
      梁宁催促了两遍了,说我一个多月都未更新——其实没有一个多月,7月份有写两篇的,但确实是更新最少的一个月。一是因为实在是很忙,公司里里外外的这个月特别多事情;二是Bus的数据库一个文件坏了,7月1至19日的数据一直在恢复中,没有恢复过来,我觉得跟断了什么“连不上”了,所以就更懒了。

      那么既然偶像都催了两遍了,俺就更新一下吧。昨天是七夕牛郎织女相会之日,Bus的美工提前做了节日的logo,按老横的要求美工费了不少事,但最后做出来的还是很让人满意的,“鹊桥、古代男女”的剪影,老横很是喜欢——虽然西方的情人节越来越泛滥,但老横更喜欢中国的那个美丽的传说。除了牛郎织女外,让我想起的,还有秦观的那首脍炙人口的《鹊桥仙》和他与苏小妹的爱情故事。

      《鹊桥仙》 宋.秦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
      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
      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
      又岂在朝朝暮暮。

      这首词写的就是“牛郎织女”七夕的故事,字里行间不仅仅把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刻画的淋漓尽致,还表达了对爱情的赞许和期望。秦观,字少游,乃北宋“婉约派”词人的代表,秦少游年少之时曾流连秦淮河畔烟花之地(“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后来入京应试,与当时大才子苏东坡结识,苏东坡并且把妹妹苏小妹嫁给了秦少游——关于这段佳话,还留下了很多趣闻:

      据说当时出身诗书的苏小妹聪明内慧、眼界甚高,老大不小了也还没找到合适的夫婿,黄庭坚给她介绍王安石的儿子王雱(据说过目不忘),她也看不上人家。后来看到秦少游的诗词则颇为赞赏,苏东坡就从中牵针引线,成就了一桩美好姻缘。

      关于苏氏兄妹,也有一些轶事:据说苏小妹虽才学过人,但不算美女,苏东坡曾写诗嘲笑妹妹:“未出门前三五步,
    额头已至画堂前”,是说苏小妹额头高;“几次拭泪深难到,留却汪汪两道泉”,是说她眼窝深——其实这两点在现在看来也没什么不好:一是说明苏小妹真的很聪明(额头高的人据说都聪明),二是在苏小妹如果个子高的话现在可以去当模特的(模特的眼窝不都画的很深嘛~)。苏小妹当然也毫不相让,苏东坡是个长脸大胡子,她就讥讽苏东坡:“去年一滴相思泪,至今还未流到腮”、“几回口角无觅处,忽听毛里有声传”,当真是玲牙利齿才女的范儿!

      正是因为苏氏兄的相互嘲笑,秦少游在结婚之前曾担心苏小妹是个“恐龙”,有次打听到苏小妹要去寺庙烧香,他就扮做道士想要一窥芳容——结果后来被苏小妹识破,最后成亲的时候在洞房前好生刁难,给秦少游出了三道难题,全都答对了才让他进得闺房,具体故事大家有兴趣的不妨自己去找找看,老横就不多说了。

      无论是天上人间的传说,还是历史上的轶闻趣事,才子佳人男女相爱的故事都永远在不断的流传——虽然现代的“爱情”越来越象是“速食品”,可还是那些长久流传的故事更能让人回味...说起来苏小妹聪明伶俐、生性好强、容貌虽不是上等之姿色,但却让秦少游这样的才子甘拜裙下——那个某某某,倒也颇有苏小妹之风范。

      偶像督促我写博,老横匆匆应个景儿,七夕翌日,写这“婉约之博”倒也开心——其实这“横戈.home”,多些这样的文字,要比多些“BSP”之类的行话,更为好看是也!

    分享到:

    评论

  • 别的不多说了啊。



    “秦观自少游”!



    错误,SD改,挖哈哈哈~~~
    横戈回复月生说:
    谢了~~改了!
    2006-08-05 13:25:54
  • 转眼七夕又过了,岁月不饶人,俺还是独身...



    blogbus加油,横戈加油!
  • 哎呀,看到这样的文字,还是很开心...我们的BLOG越来越象学习心得或者工作笔记了...建军节这天谈婉约...横戈就是横戈啊
  • 是不是老横预感到七月的数据会丢,所以不写了。^_^



    还是先把数据恢复了再说吧!这次的事影响还是挺大的,至少给用户的体验造成不良的影响。作为bus的忠实用户,我愿意耐心的等待我丢失的blog重新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