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7-31

    沈颢和离他而去的莫小丹

      生于七十年代的人中,出了两位为传媒而生的才子,一个是《经济观察报》的许知远,一个是南方报业的沈颢

      沈颢,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进入南方日报担任《南方周未》新闻部主任、编委,后担任《城市画报》执行副主编、《21世纪经济报道》主编、《书城》发行人。

      看到了7月26日《21世纪经济报道》洁尘的那篇《所有的痛惜佑她安寝》,惊愕中得知,沈颢的夫人莫小丹离他而去了...记不清楚一年前在哪本杂志看到过沈颢的专访,里面提到了他要去医院陪他夫人莫小丹(也在南方报业工作)。看到杂志上那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就是自己最喜欢的报纸杂志掌门的时候,想想自己好生的惭愧;看到文章说似乎莫小丹病势严重的时候,同时感受到的是文字间描述沈、莫之间那挚爱的深情...当时在心里默默祝福,这对爱人应能幸福长久,携手白发,可谁知竟是天妒红颜、遗恨至斯。想来沈颢这样非常的人物,但如此的悲痛...自己还是不写的好,如洁尘所愿:小丹的灵魂能够安寝。

      不由的又想到她,前天她去一对老夫妇家里,看到晚年恩爱的老人,回来写的话:“我在想等到我也来到这一天的时候,我要的也不多,只希望心心相印的老伴一直陪着我,就算儿女不在身边,无论贫富...只要有他的陪伴...生老病死变得一点也不可怕了”我看到这段话的时候,一时间心中涌动,鼻子有些发酸...

      当心爱的人来到或者离开自己的时候,幸福和悲痛的心情,只有自己知道...携子偕老,是一种奢侈而又平凡的幸福,又有几个人能够最终拥有?

      看到小金莹的悼念:《伤心事》

      莫小丹生前的一幅作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记得以前见过沈大主编一面,印象很深刻,应该好象是一个腼腆的人,

    今天,了解到他的一些事情,让我很感慨,茫茫人海,每一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悲欢离合中,
  • 英年早逝,实在令人惋惜。
  • 横戈叔叔,你写的都是大人的事,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 其实绘画真的是蛮好的安慰。周思聪在病痛缠身的日子里还画了不少大画。心手合拍,安神镇痛,可是画完大概会疼得更狠,一劫又一劫。
  • 当年在纸上见到小丹的插图,后来在纸上见到沈颢密布血丝的眼睛,然后然后,就是这个消息了。


    写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