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25

    悼伊 - [涌上心头]

    Tag:悲痛

      前天,老魏说要写篇blog,我说先不要写吧,我忍着自己也不去写...可是,就在刚才.看到魔派的那个留言...我回复之后站起身来去洗手间,,,一下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失声痛哭...

      打下上面那些字,再也写不下去...看到msn上,她最后和我的说话是10月7日,问我怎么看台湾问题,她比着很多同龄人有颗玲珑心,前阵子还从我办公室借了拍卖行的图册去看,说是忽然对一些绘画的东西很感兴趣;她看我blog里写“没有我芳”的时候,还鼓励我去“积极行动、主动争取”;而再早些的时候,她是我们的“专柜小姐”,我休息不好头疼的时候她到四川北路的医院帮我去拿“思诺思”,要不是魔派去翻出那篇blog,我甚至已经忘了最后的那句话,可是看到自己写的那行字,不由阵阵心痛,一下子悲从中来...

      在周四确认之前,我甚至宁以不好的可能去希望她是做错了什么事暂时避开了人群,内心也不愿意去想那个最坏的可能,然而最终还是确认了那个令人无法接受的结果...2、3天以来,白天还是为日常的琐事忙碌、加班,只有回到家里或者一个人开车的时候想起来自己的一个员工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了,才不禁落泪...一个才仅仅24岁年轻的生命,就这样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她说从小看《红楼梦》自己中了红楼荼毒,谁知竟真的似晴雯一样红颜薄命...虽然我相信还有另外一个世界,但终究我们无法得知,她在那个世界是否开心快乐。

      原本也想找出去年她在沙家浜的那张照片,可是那片油菜花应是还在,然而伊人,却已香消玉损...

        

         我们都记得,这里曾经的一个倩影,永远....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地产泡沫 2004-10-25

    评论

  • 人们这么说道:人生就是如此无常,很多人,很多事,在你以为时间还长到足够去爱时,一瞬间造物主就毁掉一切。你真的无法知道,你熟悉的人会在何时离你而去,尽管他在你印象里,还是有着好脾气的笑容,幽默的话语,幸福的家庭,而且正当盛年。

    ------------------------------------------------

    世界总是以这种可恶的方式剥夺我们拥有的小小美好。

    生平少年日,分手易前期。

    真的不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会发生。

    我忽然很想拉住我认识的每一个人说,我们合影吧,让我留住你,让你记住我。
  • 领袖,刚刚在个长途电话上知道居然降临这样的事~ 不知该说什么~ 征途慢慢,仁兄珍重
  • 小汪,天堂因你而美丽!
  •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一个花儿一样的生命去了天国....节哀吧,诸位朋友,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 一路走好....
  • 花一样的年纪....难过,唯有祝她在天国快乐!
  • 小汪,一路走好! 记得在去年的七八月份,我还提醒过她,她住的地方鱼龙混杂,千万注意安全! 没想到..........现在已经阴阳两隔. 多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呀, 勤勤恳恳,努力工作! 我要振臂呼吁: 严惩凶手!
  • “没有我芳”很熟悉的词,哎,逝者安息生者节哀。
  • 她给这个团队留下了最有价值的东西,BUS该永远记住她。
  • ……
    最近两个月 我们学校有3个学生自己选择离开了……
  • 她在天国呢!
  • 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命运就是这样。我们宁可相信有另一个空间的存在。她会开心的!

    老横和OO、魔派及所有BUS的朋友,节哀……
  • 從友人處聽聞,沒想到竟然是真......

    願她在天國永生。
  •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

    很遗憾很伤心,前一天还给大家点饭了,记得我们有几个人吃到的番茄炒蛋番茄有点坏了,她还打电话过去帮我们换……人有时候就是这么脆弱
    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
    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
  • 虽然不知道离开的原因,但是一样很悲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 对不起,老横。我给她页面上的柑橘树浇了水,以后我也会常去浇灌的,我记得那里原来叫《叶限》,叶限是童话灰姑娘的名字……老横,保重。
    横戈回复魔派说:
    不用说对不起,是我实在不愿意接受这件事
    2008-10-25 20:24:23
  • 在我看了蓓蓓的日志后,我怎么样也忍不住写下了“在天国,就是这样的人”
    横戈回复ItTalks说:
    我想写一些字纪念,可是下午那会儿根本写不下去
    2008-10-25 21:2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