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09

    假期日记

      一日

      上海小雨,有人说貌似黄梅天,其实除了地有些脏,我一直都很喜欢雨天,因为空气被雨水过滤之后,闻起来清新许多。
      值班是每个人都应该的,CEO也不例外。

      二日

      
    细雨依旧,值班依然。
      晚上在太平洋电脑城买到假罗技鼠标一枚。

      三日

      
    晴日,知道有客来访,太阳露出了笑脸,阳光撒在院子里面。
      小匹周轶君一个南来,一个北往,我们坐在院子里聊天,“人与城市”是“飘一族”永远的话题。周同学要飞向凤凰,以后估计装了卫星就可以经常在电视中看到这个原本无厘头的人一本正经的在告诉你中东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为她高兴,因为她将有人生中更多的体验。
      晚上和以为自己酷似李宇春网球教练去世纪公园看烟花,临湖慕空,火树银花绽放出的璀璨虽然不能永恒,但那一瞬间的精彩,已然留下灿烂。
      再转战到衡山路,小匹和花香在酒吧听旧友弹唱:昔日风华正茂的大学学子,如今白天为稻粮谋晚间雷打不动的延续着当年的梦。物以类聚的结论是,小匹认识的朋友大都有种灵性。

      四日

      一直未有时间享烹饪之乐,假日有暇,横记炸酱面再度出击。谁知道这次下料太猛,居然后来传说有人吃的嘴上起了三个泡(其实就算是老横的手艺太好,也不用吃的这么拼命嘛)...

      五日

      魏都,故地,旧友。
      先是下午和最佳损友在八百年都没去过了的上岛咖啡,聊天。我说的任何内容这个已是大腹便便双胞胎的父亲依然是能接上话头说开了去:我向来没他读的书多,但他要谢谢我给他“倾泄”的机会——知道他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倾泄出来,看到他能在促狭之地尚能多有独立思考,幸甚。
      晚间和两位大哥喝酒,一位是言传身教把“真正”如何去寻找市场规律的技能教给我的兄长,一个是生活中曾经无微不至关心过自己的大哥。十年之交的三个男人,喝着泸洲老窖的陈酿...老横心甘情愿的把这一年的白酒都喝了,多长时间没有喝过这样的酒了?当年的自己已经年近而立,十年一剑求的是无锋,可惜,未必谁都明白。
      酒酣至深,去见LY,我一直认为魏都是地灵之所,因为有LY这样的人。年轻的时候爱上一个是女人都会爱上的男人,十年之后才发现光环之下的真实面孔,美丽的童话一时间破灭,需要时间去重生。然而LY的那种气质,依然不是谁能改变,在我眼中,她和六、七年前一般模样,并无任何芳华老去的痕迹,不沾尘俗的那种洒脱,依然只有在她身上能够看到。谁说一定要施粉黛才能容颜不改?其实心境的静澈才能永葆美丽。

       六日

      
    十五,月圆,相聚时间。
      姥姥古稀之年,为了见外孙一面才到外面饭店来吃饭,表妹今年考上大学,读了我建议的图形设计,二位舅舅一位日渐苍老,一位尚要再搏。席间说的是三十年前的事,那时襁褓中的婴儿已是而立,那时的少年现在已是华发两鬓。
      去母校见恩师,满房间书法字迹,还有数尊佛像。当年给我看南怀瑾的恩师,落座听他谈禅宗、密宗,谈唐密、藏密;谈占卜和达赖、班禅各自的成就;谈人之大欲和历史上真正的鸠摩智,谈瑜枷和玄奘的《瑜枷师地论》...如我是闻,从恩师那里得到的不仅仅是对文化探寻,还有感受到来自心灵的传递,一席话语,如扫尘台,如涤心怀。
      然而永远有人无法通明释然,有些人你可以远离,有些却不能。可是百思不解的是,为什么多少年来都不曾真正能够相信未来,而又不肯回头看看过去。看不到未来的人是可怜的,不去回头总结的人是可悲的。信我者,我们同行;顽冥者,已浪费了自己前半生的生命,剩下的仍不知珍惜,教我如何面对你们?所以,我从来不曾试图改变谁,只是却要把道理说清楚,是否明白通达,那是各自一辈子的修为和造化,与他人无关。
      十多年未见的一位老同学,在站台偶遇——当年奥林匹克班的同窗,后来求学英伦,父亲是大公司的老总,回国却也选了自己创业,原来他在上海也已经三年,浦东有家自己的公司做游戏软件。我们互留了电话,说回上海后再联络。

      七日

      
    十六,月更圆,返程。

      没有人可以真正预知未来,但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可以去把握。认识自己,永远是迈出的第一步——可是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真正走出过半步。所以这个世界,总有人混沌有人清澈,有人有所获有人无所得。

      短短七日,看似琐事匆匆,其实想想,人生大部分经历,都在这七天中有着折射:生、死、爱、恨、聚、散、身、心、障、悟、成、败...别人和自己的人生,都有轨迹在这七天里留下痕印——其实上帝造这个世界,也只用了七天。

      是以假期,七日为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3-10-09

    评论

  • 近来因为某人结婚,与同学间突然有了许多联系。

    而感慨,俗世真的能够改变很多东西。包括人的情感。

    坚持在任何范围内,都有可能被击败。
  • 你的假期好丰富啊啊啊。。。
  • 3号回住处的路上倒是见到了烟花,惊醒时已经只剩下最后一瞥了。

    “十年”磨的剑可不是但求无锋,正是奔腾如虎的年纪才对。
    横戈回复方觉晓说:
    你小子还年轻,不懂
    2006-10-11 16:38:11
  • 哇,看到楼下说接到BUS面试通知。。。。



    真是太羡慕了。。。。
  • 看到您更新还真不容易呀.哈哈......
  • 呵呵 又逛过来了

    接到blogbus的面试通知了,开心的

    吼吼~可以见庐山真面目了
  • 明白了:只有文学青年才有兴致才能那么投入地做BLOGBUS这样的事业。
    横戈回复Emile说:
    文学青年......who啊?
    2006-10-10 09:45:20
  • 写的真不错! 喜欢这样的文章!

    CEO的文笔也可以这么好... :)
  • 更正:是四个泡不是三个。虽然目前泡已消,但疤痕仍在,若因此耽误了我周末的相亲,哼哼~~
  • 呃,无视。



    偶7天都安安份份的上班。哭。
  • 读过...向往
  • 横戈兄弟的七天,内容还是很丰富多彩嘛
  • 原来3号你丫也去看烟花了呀……
    横戈回复Dash说:
    看到你丫拍的照片,才知道你丫也去看烟花了
    2006-10-09 12:01:51
  • “十年一剑求的是无锋”

    “谁说一定要施粉黛才能容颜不改?其实心境的静澈才能永葆美丽”

    横大侠的文笔真是好,王微写了《等待夏天》,您是不是也可以考虑施展/挥洒一下笔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