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1-15

    财富故事、人生无常

    Tag:blog杂说

          这一期《21世纪经济报道》40版的报纸我看了一个多小时,(平时没什么内容的大概翻一下也就半个多小时),看着看着...读出了一些滋味:

          一个人的逝去,一个时代的结束:关于阿拉法特这期报纸有社评八卦其他文章共六篇,这个小个子男人的身前身后的故事,就此载入历史。
          关于财富的故事,这一期猛料够多——当然,现在关于企业家和财富数字的故事是最受欢迎的,我们早已过了耻于言商的时代:上海富豪许世茂要在中俄边境投资100亿开赌场、香港富豪陈启宗说上海房价不高要再投200亿、于品海买了金庸的《明报》之后这些年又玩转“世华财讯”台湾富豪徐旭东生意来来去去皆以亿计,而外资银行则积极的“帮助”新生的大陆富豪理财避税(文章说‘近来’,其实外资银行至少在几年前就私下操作帮助大陆的富裕阶层提供个人金融服务),还有死了两个企业家:一个是均瑶集团的王均瑶,一个是恒生银行的何添,不过一个是38岁,一个是95岁。
          关于网络的则有两篇我认真看了的:易趣彻底换帅,邵亦波退居二线了;平民英雄“不老哥”则说的是Blog——也是我看到少有对Blog真正有些了解的文字。

          这些文章中,真正引发我思考的是年仅38岁的温州企业家王均瑶撒手归西——死了一个老彭(彭作义,青岛啤酒前掌门人),又去了一个小王(38岁的王均瑶应当说是年轻的企业家)。文章里有一段记载王均瑶今年5月24日一天的行程:上午在上海会见美国洲考察团一行;中午11点离开上海前往北京与来访的罗马利亚代表团见面;下午2点到中南海;4点半乘飞机返回上海...王均瑶在照顾自家生意的同时还身兼数个社会职务: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上海市浙江商会会长、上海市青联常委、浙江省青联常委...想不累死都难啊!
          我们大部分的企业家还做不到王石和段永平那样:前者把公司框架打造的完全可以自己脱身去爬珠峰,后者则让柳传志羡慕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去打高尔夫。
          为什么会有的企业家累的暴病身亡有的人可以悠然人生?看看二王或许会发现一些不同:王均瑶投资乳业、航空、地产三大行业,并且从生产链上可以说是毫不相关,这需要多大的精力和能力?而王石早在几年前就卖掉了颇为赚钱的万佳百货而专一地产。王均瑶不但要横跨三大行业操心生意,还要应付各种社交,还要管理浙江帮的事物(王是上海市浙江商会会长),而王石把业务交给职业经理人郁亮自己去征服珠峰...二人选择,截然不同。
          究竟是做事业的奴隶还是做自己人生的主人?这是对企业家的一个提问——生命的道路和人生的价值,有多少人看到自己的终结?终日忙忙碌碌所谓何为?这些问题在一年前我不曾想过,并把“以工作为乐”来当作为一个解释,当自己开始怀疑这个解释的价值的时候也曾怀疑自己是不是少了当年的激情勇气和奋往直前的迅猛...

          然而我现在则想,这或许是一种新的体味和收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王石和王均瑶比起来,还只能算是职业经理人吧。王均瑶打理的可都是自己的资产哦。

    要是横戈每一期都写这么一篇“导读”就省得大伙去读那么一大摞报纸了,呵呵
    横戈回复GoodKnight说:
    呵呵~~万科的郁亮才属于职业经理人
    2004-11-22 15:26:09
  • 相当企业家还兼顾悠然人生?老横你去洗把脸吧
    横戈回复不骨感说:
    哟~~那是理想主义好伐?
    嘻嘻~~~经常来看我blog的,知道这位是谁吧~~?
    2004-11-17 02:25:21
  • 有人是金钱的奴隶,另外一些人做了金钱的主人,却成了其他一些东西的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