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1-07

    白驹过隙

      昨天接到一个电话,看号码以为是国内的,接通后却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原来是君绝。

      五年前,在我离开家乡之前,君绝去了美国,那年她十七岁。那时我们泡在网上一个叫做“春秋”的地方,大家虽然不在一个城市工作生活,但却是在同一个城市出生、长大、离开...所以“春秋”是我们在网络上的家园。君绝和“革命战士李”(现在的夜色阑珊)是比我们更年轻的人当中最让人喜欢的两个,然而时过境迁,五年后人和事都发生了一些变化...

      五年前,革命战士李还是每年寒暑假都要去新东方学英语的大二学生,还是在校园里和我一起散步谈话时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的自强自尊积极上进的“小李”;五年后,也已经放弃很多初衷的他已经是一家外资公司的业务代表,西装革履拎着公文包出入写字楼的一个白领,并且和女朋友已经象模象样的过着“小日子”,也打算着将来的房子和车子...我们在人生的路上做着不断的选择,然而时间在不知不觉在飞快的流逝。

      五年前,我的理想是能够去Columbia University,进本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曾经执教的经济系就读(沃伦.巴菲特就是格雷厄姆的学生),并以此激励自己;而君绝刚刚遭遇美国,我俩谈的最多的,是各自的目标和怎样才能进入美国的常青藤大学。君绝是她的同龄人中非常优秀的,我至今清楚的记得,有一年大年初二,她电话打到我家,除了开口寒暄了一句“新年好”之后就说“我受刺激了”——那是因为她在同龄人中,从来没有人能够刺激她;我还清楚的记得,电话中她最后说:“我受刺激了,所以要刺激你一下”,那是至今这些年我接到的最开心的一个电话——因为也是这些年为数不多的能够刺激我的事情之一。五年后,当我今天接到君绝打来的电话的时候,我对她说:“当时的理想虽然没有实现,然而我们还有新的理想。”或许,其实我们的理想并没有真正的改变。

      今天我和小李一起吃饭的时候说起君绝说今年五月回国——从十七岁离家,她还没有回来过。小李颇有些意外,毕竟这个我们都未曾见过面的MM,在以前和朋友讲的故事中,经常的让他们倍感意外。

      白驹过隙,时光如梭,一些回忆的片段,让我茫然若失、不知所言。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我的2007 2008-01-07
    骆驼的故事 2006-01-07

    评论

  • 伦敦经济学院是个牛地儿。巴黎高师也不逊色啊,还有哥伦比亚也是。唉,你们的理想真伟大
  • 真巧,我也正好写了关于回忆片段的日志。不过,我写的是些关于温暖的东西。
  • 在伦敦政经学院混过的有卡尔波普尔,哈耶克,凯恩斯,科斯,像鲁宾,索罗斯,龙永图都属于不太成器那种了,巴黎高师200年来一直威名赫赫,政治家哲学家的摇篮,全世界愤青们的圣地阿。学校、学院的名头可比那些动辄称University的强多了!

    前几年国内一帮子学院纷纷改名叫什么大学,好像叫学院他们就比人矮一样!
  • 六年前,俺的理想是去巴黎高等师范学校或者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混混,而今,只能找个机会去校园遛弯,嗅嗅大师们的味道了!
    横戈回复兄弟说: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难道是索罗斯的母校?
    2005-01-09 21:24:46
  • 回忆越来越耐咀嚼了
  • 理想是人类进步的唯一动力。
    横戈回复天外说:
    结了婚的男人说话怎么就这样了?
    2005-01-08 22: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