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28

    月经 - [且行且记]

    Tag:

      魔派在说我许久未有更新,我说,因为我要写一篇“月经”。

      天神
      过去的一个月中,最重要的事不是大巴被关,而是我们看到了神祇——“天神下凡”说的不是虚幻世界的Avatar,是现实中的Google。
      毫不夸张的说,这次Google撼我钢铁长城,不啻于911于美国,为何这么说我不想在此解释,只是从未有过的仰视,为其所拥有的智慧。

      天劫
      所谓天劫,是谁都躲不开的。
      八天九夜,对于Bus的团队和用户来说,是一次谁也不想经历的煎熬,然而大部分人却不知道,这并不是第一次:六年前BlogBus相似的经历,却从未曾想过六年后还会重演。
      天劫其实不可怕,历劫历难,都是推进演变的过程,没有被吓着,就会越来越强大。

      人劫
      人劫是每个人在自己选择的过程中,哪怕再重新来过,还会遇到同样的考验。就是说,这是自己带来的,因果循环而来。
      如果说天劫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那么人劫则各自不同。劫不是难,劫是要去应的,应了过去就不是难,就是修行。

      天人
      三年前的那束阳光,穿过落地的玻璃窗,那一刻我回头看到那个人的时候,用“惊为天人”来形容并无夸张,直到前天,我也才真正的完全明白,那个人也是一劫——却非是增我苦恼,实是来助我修行的。
      这些劫,其实都无甚不可,一一去应,才能时有所得,终有所获。

      道场
      之前以为,这是力量搬运,搭建事业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之上,来来往往,熙熙攘攘。
      近日方知,原来这是自己的道场,修身修己,炼心炼器。与他人无关,更勿用去提曲直,守住心神,方存气场。
      外人不知其中天地,也撼不动此中根基,进得来是同道,最后结的也是一起修行的福祉。

      道友
      前日晚,容丞和悦,洞天之所。
      尚未坐定,我对梁宁说:“从今日起,我不称你偶像,你也不要再叫我领袖,,,”没等我说完,梁宁接口道:“好,我们道友相称。”
      四年前的一场八百人大会,我只结了这一个缘,四年当中,互相观望,也时有切磋。和梁宁一道,却也见得不少奇人异士,始知推背,亲闻修真,皆因梁起。而梁女侠步入红尘,我也多有劝诫,今日回想其实自己坦诚相告但却非慎言,好在梁女侠修为渐长,自己也不断开悟,两人互为助进,倒也相得益彰。
      我跟梁宁说:“同为道友,我们不修仙佛,只修现世。”

      半月前,小匹赠我,奇书一部。
      而我当时,身陷重重,无心读之,旁置许久,未曾始读,然而却知此书,可赠天人,遂之果然。后书读至中,尚无顿悟,谁料前日在京,和天朝菁英浮几大白后,不知是何缘故,一下子悟道许多,在去容丞和悦路上,仿佛脱胎一般,心中力量,竟似十年之前。
      与小匹相识六载,之前只觉他生具禀异仙风道骨,近日才知他竟修有随口之禅,一语成箴,每每中的。
      小匹从粤地回沪,经年以来,专修中医,问道旧书。数日前,我问小匹:“中华二千年以降,对宇宙、自然、社会之见解,无人能超越先秦诸子,何解?除非一解,那就是:诸子非人。”小匹颔首说:“那时人神共体,本就不分。”
      这等浅显道理,我为何三十年来,从未想过?而见小匹方才与其论之?他赠我此书为何?为什么我因此悟到许多,精进一层?
      无他,小匹亦为道友也。

      
      红尘中事,皆由心起,我等凡俗,大道未知,然而可以明心见性,修缮其身,当是我等幸事。遂在blog中记之,读者可视为胡言乱语亦无妨。

      PS:原本“月经”,仅为一篇,谁料想昨日大梦之中,又有顿悟,遂有前篇“十年堪不破,大梦方觉晓”,且同为一日之记,权作一月一溢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嘿嘿,那是不是你也得知终点在何处,却因为不甘心而偏要走条远路?
  • 殊途终究同归,恭喜了!
  • 原来这是自己的道场,修身修己,炼心炼器。与他人无关,更勿用去提曲直,守住心神,方存气场。
      外人不知其中天地,也撼不动此中根基,进得来是同道,最后结的也是一起修行的福祉。

    很喜欢这段。
    有多少人明了开公司与立道场。妄境天劫人劫之间,过程的本身,是自我的修行。
  • 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