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是,3月28日的《21世纪经济报道》头版:《梦想照进现实,万亿私募“集体骚动”》。接着,3月30日的10版、11版“财经”版用了整整两个版面,大标题是“私募新纪元”,文章分别有一下这样的题目:
      《私募基金春天来临》 
      《大力发展私募基金时机成熟
      《迈入“私募元年”开启“私募之春”

      一时间,“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个行业十多年来的“地下操作,不见阳光”,似乎终于可以浮出水面,得见天日了。

      老魏有一次说:“亏你还是做经纪业务出身的...”被我当即否定——老横是进了富友才做经纪业务的,在进富友之前,我向来是鄙视靠“赚取交易佣金”的证券经纪业务,那是因为:老横一向认为帮助客户赚钱然后提成才是“真本事”,是“高收益”,所以怎么会把区区千分之几的佣金看在眼里呢!从十年前到现在,老横赖以养家糊口的,其实跟“私募”这两个字,有着大大的关系。

      记得1998年有一次孙成钢来做报告,我问他:“你曾经说做一支基金的基金经理是你的理想,你觉得在有生之年可以实现吗?”要知道,那是1998年,才出炉第一家开放式公募基金华安基金;那一年,当时我们的总理曾公开说:“中国永远不会推出股指期货”(因为东南亚金融风暴)。当时孙成钢的回答是他觉得他有可能实现这个愿望——可惜,孙成钢没能等来私募基金拨云见日,自己却已经被市场禁入。然而这个市场暗流汹涌,利益驱动使得潜在的游戏规则早早在政策法规尚未出台之前就已存在:每次行情都会提到“私募”二个字,并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看到报纸的那些标题,老横心中何尝不是一番滋味在心头啊!当年刀头舔血的日子要比这三年来做互联网惊心动魄、惊险刺激的多了!

      当水面之上的政策尚未出台的时候,水面下迎合市场的动作早已先行一步——这是任何一个市场经济规律的特征。而今天,私募基金终于可以在阳光下操作,恰恰说明的不是当年我们的领导人担心的风险,而是市场走向进一步的发展和成熟。

      我相信,真正的市场中人,天生吃这碗饭的,会越来越多的投身私募,因为如果有真本事,没有人会为公募基金那点“管理费”去劳心劳力的——那是对基金经理真正价值的否定(当然,还有‘老鼠仓’可以‘堤内损失堤外补’)。希望2007真的是“私募元年”——或许从此刻开始,中国的彼得.林奇和沃伦.巴菲特们,才会真正付出水面,为众人所知。

      十年后,让我们再来看私募基金不再神秘的神话。

      PS:其实任何事都有风险,私募也不例外,特别如今连对股票毫无概念的廖同学在去年帮她赚了60%以后,居然也无师自通的说出了“私募”二字...可想而知,私募早已没有什么神秘而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