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2-09

    贺新年 - [且行且记]

    Tag:新年 祝愿
      壬辰已别,癸巳临降,
      提笔来贺,同乐共昌。
      父母家人,身健体康,
      新春同聚,融融一堂。
      好友诸位,皆有守望,
      肝胆与共,互有担当。
      团队一行,愈战愈强,
      不离不弃,甘苦同尝;
      终是有缘,齐聚一场,
      假以时日,定有所偿。
      新欢旧爱,如泽如芳,
      千帆过尽,不负沧桑。
      三十六载,一路奔忙,
      新岁祝愿,长乐未央!

      

  • 2013-01-01

    欢迎,新年 - [且行且记]

       

      2012年的最后一个晚上,在嘉善老市和一位新认识的朋友见面聊天相谈甚欢,然后和team的同去世博会奔驰文化中心看东方卫视的跨年晚会,中间不停的刷微信在PA群里和大家胡说八道,和其他朋友互相祝福。

      与大部分人看到的不一样,过去的二三年,是自己这十几年中,收获最多之时。而这近一年当中,自己渐渐能够沉静内心,不焦虑、不恐惧、不急躁、不为困阻所苦,不为人事所惑,终是亦有诸多收获。更有欣慰的是,身边有老友、有新识、有并肩相持之搭档,有遥相关心之伙伴,自己和身边之人经历岁月,更加信任更为默契,能够相互推动学习,不断前行,终未放弃要去实现之事,且愈来愈无比明亮清晰,更迭进步渐聚成形。

         岁末年初,身边朋友的看过去,有的日积月累渐成大器,有的求婚成功欣然不已,也有的失恋绝望痛苦异常,有继续为琐事纠结不能自已...凡尘众相,本就如此。

      跨年晚会结束后回家,看到旧号码有条故友的短信,大意是善意示好新年慰问,然而发短信之人,却非真正了解明白成长之路,我不知该如何回复,却在微信上给一个年龄甚小的朋友回了另外一段话:

      “年少的时候,易为物喜,易为己悲;当真的经历诸多,渐渐回归本心,就会一直有诸多快乐,与环境无关,亦与他人无关,皆来自于内心,来自于生活中的细微之乐。若能渐行渐得,希望你有一天亦会强大如斯,终能如我今日祝愿,内心亦有如此欢喜快乐。”


      这段话,亦想说给诸友、同事和亲人(包括那些不是直系亲属但亦是亲人的人),今日之我,非昨日之我,虽是愈发淡然但会更加努力,也谢谢过往时日里,你们的关心关注帮助支持,放任我之前轻狂放纵皆都原谅,包容我那些偏激狭隘和乖张古怪不做计较。没有你们,我如何都不能行至今日,也不会如此坚信坚定。我虽不会迷失本心,也会不弃本性,但我愿修缮不足,弥补所缺,不断修行能够突破前进,方才不负诸位的助力和信任。

      过去一年,了结了一些陈年之事,却也有更大挑战在未知的前方。自己应负之责任和希望去打的大仗,在新的一年终究会拉开阵仗,兵刃相见。这一次,亦是期盼已久终要放手一搏,纵然远处一片光明,也需跋山涉水才能登抵彼岸,我心里知道,这一路过去绝非容易。

      但一切的一切因为皆是我喜欢,所以都无怨无悔。相比失败,我更不能接受遗憾,而在摩羯的定义之中,失败只有一种:就是达到彼岸之前放弃的人;而放弃只有两种,要么没有坚持,要么坚持的还不够。

      谢谢你们看完这些在新年我想说的话。

      欢迎,新年。


      PS:图为年初,摄于天坛。

  • Tag:新年

      我会一直记得过去这一年,绝非虚妄。

      不像会以往那般,说挥挥手就辞旧迎新告别过往,因为在过去的十几年当中,过去的一年自己收获最多,仿佛过的也最是漫长。可能这些收获,要到某个临界点之后才会发光,但我知道,这些收获意味着什么——那是前面十年的归总和后面十年的指引。没有这一年,我真的没有把握,未来是否真如看到那般通透明亮。也正是因为这一年,我相信,真正的强大在于不断的学习和完善自身,虽然只要向前就会有诸多难关,但没有人真的可以打败自己,除非是自己认输——输的人,都不是输给别人,永远都是输给自己。

      2011这一年,让自己对很多人和事,看的更加的通透,教会自己会更加珍惜,也要更多的看破放下,因为拿起的越多,再去拿的机会就越少。“珍惜、感恩、守正”,是这一年最大的成长。

      十二年仿佛真的是一个轮回,在这个新的轮回的开始,我相信身后那些所有的眼睛都可以看到亮的光,我希望即便是曾经有过的失望和误解最终会有所补偿,我更希望自己的亲人和朋友都能够内心欢畅,愿他们沐浴着阳光温暖健康,一个个看上去神采飞扬。在过去的那些时光,总会有些让人遗憾和惆怅,所以新的一年,有许许多多的心愿,需要一个新的起航——我相信这将是一个起点,并且会照亮前方。

      不管是不是世界末日,我相信2012年一定不会平常,前世推演和现实的更替,都注定了历史的进程不同以往,而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更大的胸怀,去拥抱和分享。

      自己,就在那里,不惘、不忘。

  • Tag:2009 新年

      让大家提前下班回家过节,一个人在办公室,安排事情,几个电话,想想觉得颇值得玩味:如果有人知道这几天在忙的事,没准又觉得难以置信——其实没什么,只不过有人永远不明白,为什么可以身居陋室,而心怀天下。就像永远有人不明白,那些历史是真正如何的改变。

      一个人在办公室,居然有种久违的感觉,可能是因为最近非常状态,日子一天天过的飞快,我竟丝毫没有觉得已经又是一年过去了,而即将迎来新的一年——过去的一年,可能是、或者说已经是自己人生中最难忘的一年,这一年的“学习”和“收获”,从未有过。

      这是自己“开始”以来的第13年,我清楚这意味着什:Fibonacci的神奇,已经在第3、第5、第8年都完全证明了的那些决定性的关键——也同样证明了这一年的考验,绝非寻常。否则,那岂不才是不正常?所以,不过依旧是如磨如砺的过程中的,又一个节点,也是又一次成长。

      没错,我向来可以以一种在其他人看来奇怪的好心态来面对一切所谓“困难”的东西——而每次最终都把这个东西转变成涅槃的契机,那么这一次,究竟是否可以又一次的脱胎换骨,我相信最终的结果,自己依然能够看到。然而这次不一样的是,需要面临面对的人或事,不是自己一个人,而身边一路走过来的人们,也让我倍觉珍惜和珍重,自己这么多年,身边竟然能够一直有着他们相伴,简直可以说是人生中最大的庆幸。当然,不时也会遇到阴险和冷箭,这些都是正常和必然,只不过相比在自己身边力量的温暖,那些阴暗只不过是渺小的不堪。

      如果说过去的2007、2008是无所作为无甚突破的一年,那么2009给了我诸多的成长和挑战,我要感谢这一年遇到的所有的人所有的事,让我收获多多——这些经历都是为了未来而必须经历和锻造,否则,又如何能够将目光不断的看到更远?我要感谢这一年所有的敌手和战友——没有前者我如何能够在战斗中磨练,没有后者我又如何更加淡然的面对那些不堪?

      这一年,应该永远留在我心间——时时刻刻,不失不忘。

      2009,注定了不会挥挥手就此告别。

  • 2009-01-24

    新年的话 - [剑胆琴心]

      坐上离开上海的飞机之前,总觉得好像落下了什么事,后来给Bus内部群发了这封信,看到那些回复的话语,我想应该把这封信,同样给一直以来给予我们帮助和支持的朋友:

      这辆大巴,一路开到今天,上上下下了很多人,车上有欢笑的面孔,有涩涩的回忆,路上有很多坎坷,也有很多磕撞,还有更多的风景和更多的收获。
     
      五年前的某个时刻,我选择了做这辆大巴的司机,虽颇多挑战但亦欣然面对,而最重要的是一路上遇到了你们,我们一起为这辆大巴加油助力,更重要的是我在你们每个人身上,都学到了一些以前从未感悟的东西,这些经历,弥足珍贵。
     
      又是一个新年,而这个新年,不同以往,因为这辆车上,承载更多,速度也在加快,这个时刻,车上的我们亦需要更多理解和配合,相互信任,相互帮助,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人之间仅是同事——因为我们在一起成长,情已手足。
     
      新年总有更新之事,新年总有更新之愿,同样我相信,还会有新的血液,加入这个团队,我从未对未来有丝毫怀疑,因为我看到前方,我们将一起前往。

      新年如果一定要祝愿,我想说的只有那句话:愿我们长久以来所付出的一切,终将得到最好的报偿。
     
      人生之旅,我们现在这辆车上,我的伙伴们,新年快乐!

  • 2008-01-07

    我的2007 - [且行且记]

    Tag:2007 新年

      本来这篇blog已不做完成发布之想,可是2008年1月初的一些事情,让我又有把这篇blog写完的愿望,因为blog是呈现,也是记录:

      一月
      完成第一轮融资的公司,忙于内部调整:从一家创业公司开始转身,为了以后长远的发展逐步完善方方面面,团队在不断的整合中,一切都是为了把桩子打好。
      这个月,一个人加入到BlogBus团队,并从此走进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她就是Jenny,我们的率真可爱又敬业的女O。
      有一个地方不应该去:北京,圆明园,单向街;girl of the year,虽然记忆总是美好。

      二月
      春节、老爸生日。
      在回沪的站台上遇到中学同学,当时怎么会知道,这样都偶遇,竟然是一只蝴蝶的翅膀。

      三月
      BlogBus第一次团队拓展,收获多多。
      在藏龙坊有一次可能是对公司未来最有影响的谈话——也就是在那段时间,我看到了真正的未来。

      四月
      厦门,互联网大会,这种会其实不是我去的,所以,鼓浪屿和小眼镜才更有价值。
      认识某人,其实一年前竟然见过,世界真小,只是交叉。

      五月
      继续招聘,团队逐渐在扩充。
      貌似好运。
         
      六月
      《我的绅士男友》话剧上演,20场话剧大获成功。自己第一次放手不去管,而在最后一场闭幕的时候,我打了99分。

      七月
      发生的一些事情,毫不夸张的说是匪夷所思,慈悲一点的说法是阴差阳错,恶毒一点的说法?有必要恶毒嘛?白居士说了,是“孽”而已。
      这个月开始,BlogBus启用新的logo和slogan,终于清晰。

      八月
      经历史上最长的航班延误,我相信我看到了UFO
      BlackPencil有位好同学,但是我很抱歉。

      九月
      青岛,广告节,中国元素让人喝彩。

      十月
      我应该牢牢记住这个月开始发生的一些事情:在去拓展的大巴上,我发出的短信,和在半山腰接到的电话,竟都对后来有着让我少有的意外。
      那次蝴蝶翅膀的振动,让我对命运的戏弄和上天的安排,第一次觉得,不在我已有的掌握...
      第二次拓展,我没有想到的一些收获和内心的欣慰。

      十一月
      在去乌镇之前,去了朱家角——那是这一年当中少有的欢乐时光。不知道未来会是每每念起,还是宁可淡忘。

      十二月
      五周年,乌镇。璀璨灯光的难忘之夜,那天我们的姑娘们都穿着小礼服,她们都很漂亮。
      香港,大球场。终于有机会听到他在现场唱那些歌曲,他是真正的歌神——他是阿Sam,许冠杰。

      2008,终于登场...这一年应是如意吉祥,这一年应是光芒初放。真正的强大不应该只是精神和内心,逐步的自由更不会是轻易的达到。新年伊始,就已经让我经历很多,如何选择,比之以往相信我更加明了;回到以前那般的争取和珍惜,或许也更能让我对自己,有着苦涩的欣慰。

      人生的路上,有很多应该留恋和忘却,古人结绳记事,今可blog存之——blog,是每个人自己的历史。

      再见了,我的2007。

  •   在农历二零零五年最后一天的下午,我去打了场网球。

      老横的网球史颇长,算起也有八年的球龄了,但球技却平平。平均98年一周二次、99年一个月二次,到04年则二个月能打一次,所以也指望不上能长进多少。到上海之后倒认识几个网球教练,但苦于没有时间,竟是一年未挥一拍。

      小戴同学是一位喜欢摄影的网球教练(曾经跟我们一起常州看高磊的摄影展),2006年她答应我们搬到龙华的新仓库之后,来做BlogBus团队的网球教练。在农历新年的前一天,我约了她一起打球。

      一个小时的球打下来,除了难得的出了一身汗以外,老横最大的收获是小戴教练纠正了一直以来我不规范的动作,并且在她安慰的鼓励下,老横决定年后开始,至少先恢复一月一次的网球时间!

      其实,不仅仅是网球,春天来了,还有滑翔伞也要接着学——不能象记者说的只是“说说而已”!

      ————————————————第一次用分割线————————————————

      晚上约了两个刚刚在网上认识但从未见过面的Blogger:西门柳上罗帅,见到他们之前我只觉得是两个比较“新锐”、在做一些“心血来潮”事情的年轻人,但在见面半个小时之后,我知道碰到的两个绝对是“后起之秀”。老横对80以后那些哈日哈韩的大部分不感冒,但是对真正有思想、有闯劲、比自己年轻的“后生”,绝对是不排斥而是另眼相看的。

      西门柳上,83年,大四;罗帅,87年,高三。说实话这个“87年”对老横来说真的是觉得距离太远一下子无法接受,但是想想自己十年前...不也一样被那些“老派”的人无法接受?因为大家都很难接受做的事情跟年龄不符,所以老横一直提醒自己不要象当年那些“老家伙”一样排斥“新生势力”(用他们的话说是‘UP势力’),而年轻的“新鲜血液”永远是创新和想像力的源泉,他们永远代表最新的力量——如果忽视他们,就是忽视当年的自己。

      在“滴水洞”吃完饭,一起去“藏龙坊”喝酒,听二个年轻人跟我讲他们的经历他们的梦想,有些话听起来天马行空不切实际,但在我脑海里闪过的一幅幅画面:以前的,眼前的,未来的...一切却是十分的有趣,用老妈的话说:“因为你自己是异类,所以也总能碰到异类”。呵呵,眼前这二个“异类”的年轻人,是老横喜欢的。

      回来的路上,车外鞭炮声声、烟花绽放,来沪一年,倒是这个时刻让我觉得这个城市有些亲切。新年伊始,一切新的人、新的工作、新的故事即将纷纷而来,老横张开双臂,去拥抱这新的一年。

  •   天下有情人,节日快乐




      新年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