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以说,几年以来,没有比现代传播更让我熟悉的媒体公司了,不仅仅因为诸多好友进出这家公司,也对它旗下诸多杂志颇有关注,甚至我们曾经在现代传播收购之前,在董事会上讨论过关于收购都市客。说“现代传播”可能还有些人不知道,但说起《周末画报》、《生活》、《新视线》、《号外》...这些杂志,或许大家会更熟悉一些。没错,就是这家公司,今天终于在香港的联交所,上市了。

      说到现代传播,不能不提它的掌门人邵忠,虽然坊间无数评论,也不时能听到从现代传播内部流出关于邵老板的各种不同版本的“故事”,甚至我还听到过一个同为摩羯座的笑话...嘿嘿,除了不知道邵老板哪来那么多时间在自己N本杂志上写“专栏”之外,对其爱才和对做杂志的执着,老横一直还是非常认可——邵忠网罗麾下众所周知的那些“奇人异士”,原本都是一个比一个“难伺候”的主儿,其实鲜有这样的老板,对那些人能有那么好的耐心和宽容。当然,那些“奇人异士”也确实在现代传播这个平台发挥并贡献了自己的价值,这才是最重要的。看看到这些年间现代传播的飞速成长,其实对那些觉得自己是夕阳西下的平面媒体的从业人士来说,都不啻是一个很好的案例。

      可惜,哪怕象邵忠这样的杂志狂人,哪怕现代传播的营收一直保持高速增长,但对于已经越来越out的“旧媒体”,登陆资本市场反馈并不会太好:从现代传播1.29元港币的认购价,1亿股的发行量来看,即此次公开上市,总共募集资金也就一亿多港币,媒体股真的是不值钱——难怪当邵忠还想新刊一本本做下去的时候,南非的MIH(投资《现代传播》的VC,也是腾讯最大的股东)逼着邵忠向“新媒体”迈进(所以才去收购 www.metroer.com)。可惜,“新旧媒体”之间的栏跨,我至今没看到有谁真正打通无阻的:毕竟用刀用得顺手的,用起剑来总是不知道怎么耍的,反之,亦然。

          现代传播去年营收2008年约3.4亿元人民币,复合年增长率约为22.7%,今年上半年公司亏损1230万元(估计是新刊《优家画报》创刊、收购《大都市》杂志和金融危机的影响),其中第一季度亏损970万元、第二季度亏损260万元——这个时候IPO,可谓是“吐血”上市,也可以想象,市场背后的故事,不知道还有几多。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家值得很多媒体公司学习的民营媒体公司:邵忠花了十年的时间,从一家地方级的画报,逐步打造出一家拥有十本刊物的媒体集团,并不断的释放着其影响力,这和他的执着和对媒体的狂热分不开的,虽然这些年我的一些朋友陆陆续续离开了这家公司,但我还是祝现代传播,能走的更久更远...

      PS:祝福归祝福,我不建议任何人买现代传播的股票,就投资而言,虽然同样是MIH投资的公司,腾讯虽然5年已涨了20倍,但和现代传播相比,还是腾讯更值得考虑买入。

  •   前几天把办公室里的杂志整理了一下,翻翻看看,发现这一年买杂志的钱绝对比我过去20年加起来都多:大陆的、香港的、台湾的、美国的、意大利的...大部分买回来我是不看内容的,因为没什么好看——我只看看排版,想想也够BT的。其实自己对杂志的关注由来已久,很多杂志老横从创刊号开始看,最后发现在报摊上销声匿迹,耳边听到更多的某某杂志是赔钱的,早晚关门大吉的噩耗。

      然而,并不是说我们没有好的媒体人、好杂志,只不过时代的环境在不断的变迁,信息的发布、交换、获取的方式也再不断变化,读者的阅读体验也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生改变,而这一切一切的变化,不是一张报纸、一份杂志能够涵盖的。更何况互联网时代,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传统媒体将死”的断言,报纸和杂志的生存空间,让人感觉越来越狭小。

          那么,来整理一下自己都囤了些什么买了不看的杂志吧:

      几本美国杂志:《时代》、《新闻周刊》、《纽约客》、《大西洋》
      从沈灏到许知远,从《书城》到《生活》,《纽约客》似乎是很多媒体人的一个梦想...
      

      国内的媒体集团(如果说算是集团的话),在老横心目中,10年前是南方报业(《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21世纪经济报道》、《南方体育》、《南方人物周刊》、《书城》、《城市画报》、《21世纪商业评论》等等),5年前是《时尚》集团(《时尚》、《时尚先生》、《时尚芭莎》、《时尚家居》、《男人装》等等),近3年是现代传播(《周末画报》、《新视线》、《生活》、《号外》、《东方企业家》、《汽车生活》等等),大家各领风骚三五年,大浪淘沙的结果是,与时俱进者赢。

      南方报业的杂志不如报纸做的好是众所周知的,《名牌》从出世到现在,定位不清晰内容空乏,《书城》做的不错可惜经营为难竟最后停刊(图片中是停刊前最后一期,购于北京三联书店),现在看到市面上卖的《书城》,已经不是沈灏做的那本《书城》了,从形式上看《书城》是最象《纽约客》的中文杂志。

      南方报业旗下的《名牌》、《21世纪经济报道》、《书城》、《商务旅行》
      

      不管大家怎么评价邵忠和他的现代传播,老横始终认为现代传播旗下的杂志从策划、定位、发行、销售(广告)都很棒,邵忠的“好才”让他麾下聚集了当今“民间”很多优秀的媒体从业者。

      吴思远对“好的电影”定义很简单:既叫好又叫座,但其实无论是电影还是杂志,能做到一方面已经不错了——大部分是:既不叫好也不叫座,所以,不需要指责,需要的是证明。

      现代传播旗下的《周末画报》、《生活》、《号外》、《新视线》、《东方企业家》
      

      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还买了如此之多的建筑设计类的杂志
      

      同样是“设计”类的杂志,但风格...后面那本《mstyle》完全是抄《ppaper》的,好像是冒充香港杂志并且还没有刊号(图中是《mstyle》创刊号,不知道寿命几多)
      

      几本和“城市”有关的杂志,可惜走下坡路的在走下坡路,做的垃圾的做的很垃圾:《新周刊》绝对不再“新锐”,而《城市画报》也在逐渐失去它原有文青的读者群;最后出来的《城市中国》可惜了一个好名字——我不管多少人喜欢它,还是他们编辑部的人有多可爱,但这本杂志在老横眼里,就是一本愤青做出来的一堆阴暗的东西。

      《新周刊》、《城市画报》、《城市中国》
      

      《环球企业家》vs《中国企业家》vs《东方企业家》:虽然各有特色,但也很难说没有“同质化竞争”
      

      《新发现》是本好杂志,至少让我们听听国外的科学家是怎么说的,而不是整天听到真正的伪科学家在那里道貌岸然厚颜无耻的鼓噪。
      

      几本台湾的“潮”物志,新生代的读物:
      

      那么,这几本,怎么归类呢?我不认为《诚品好读》做的有多“人文”,我认为这几本或许是台湾男人会分头买的几本杂志吧
      

      几本国外的男性杂志:《GO》、《VANITY FAIR》、《MAXIM》、《L'UOMO VOGUE》
      

      国内的几本所谓的男性杂志:《名牌》、《时尚先生》、《魅力先生》、《男人装》,其实大家定位各有不同——有的好像是给30多岁的人看的,可是他们很少买杂志;有的是给20出头的小青年看的,可是他们不买广告中的奢侈品;而有的,据说买那份杂志的都是gay。
      

      好吧,我们终于可以说,我们还有两本好杂志:《财经》和《三联生活周刊》。每次看到《财经》,我都会想起N年的一期封面《庄家吕梁》——现在的“新股民”很少有人知道吕梁是谁,可是那期财经,在我心目中是最棒的。

      我一直不知道《三联生活周刊》卖的很好,所以尚进跟我说发行量云云我只当他瞎掰,但我一个个报亭问过去之后,我才知道尚进这小子也有说话靠谱的时候——恩,为什么《新周刊》渐渐没落而《三联生活周刊》能笑到最后,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文字的力量永远要大于图片和音画,这早已是被上万年的历史所证明了的。
      

      我说尚进没看到过好杂志,丫的还不相信,以为去几趟CES就见了世面了?都什么时代了,跟着精英跑其实没啥前途的,看看草根们做的东西其实更鲜活而生动:我最喜欢的杂志是《O2》,在厦门无意发现《搜街》则是如获至宝。
      

      还有,如果看看这本二线城市做的DM,很多牛逼哄哄其实做出来的东西狗屁不是的人不知道会不会羞愧。《城视》,一本郑州本地房地产DM,差不多跟《生活》一样大小,关键是版式、内容俱佳。我在“果岭山水”看房子的时候无意中发现这本DM,不过听说团队好像已经散了。
      

      老许总是抱怨大家觉得《生活》太贵,不舍得花喝一杯咖啡的钱买本杂志,那么老横可以理直气壮的说:以下两本都是我自己花钱买的,当然,是因为那期生活的封面确实做的漂亮。
      

      其实老许说的对,《生活》一点都不算贵,便宜着呢——下面这三本《domus中文版》和《a+u建筑与都市》卖98元,《Nobless 望》卖80元,这些也是老横自己花钱买的,还是在BlogBus完成第一轮融资之前买的,hehe~!
      

      不知道大家平时都喜欢看哪些杂志,老横是闲来无事,在自己blog里随便说说,品头论足一番其实也不负什么责任——凡是在努力做自己喜欢的东西的人,其实都值得我们尊敬,而个人口味不同,也不足成为某本杂志好坏的判断。但吴思远对什么是“好电影”的评价,则是与我心有戚戚的。

      PS:顺便说一句,不要看《穿PRADA女魔头》里面有多风光,杂志在整个广告市场中所占的份额,是最小的——最大的是电视,其次是报纸,再次是广播,就连占百分比是个位数的互联网,都比杂志的广告份额大。

      所以,想想做杂志的同学们,挺不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