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以说,几年以来,没有比现代传播更让我熟悉的媒体公司了,不仅仅因为诸多好友进出这家公司,也对它旗下诸多杂志颇有关注,甚至我们曾经在现代传播收购之前,在董事会上讨论过关于收购都市客。说“现代传播”可能还有些人不知道,但说起《周末画报》、《生活》、《新视线》、《号外》...这些杂志,或许大家会更熟悉一些。没错,就是这家公司,今天终于在香港的联交所,上市了。

      说到现代传播,不能不提它的掌门人邵忠,虽然坊间无数评论,也不时能听到从现代传播内部流出关于邵老板的各种不同版本的“故事”,甚至我还听到过一个同为摩羯座的笑话...嘿嘿,除了不知道邵老板哪来那么多时间在自己N本杂志上写“专栏”之外,对其爱才和对做杂志的执着,老横一直还是非常认可——邵忠网罗麾下众所周知的那些“奇人异士”,原本都是一个比一个“难伺候”的主儿,其实鲜有这样的老板,对那些人能有那么好的耐心和宽容。当然,那些“奇人异士”也确实在现代传播这个平台发挥并贡献了自己的价值,这才是最重要的。看看到这些年间现代传播的飞速成长,其实对那些觉得自己是夕阳西下的平面媒体的从业人士来说,都不啻是一个很好的案例。

      可惜,哪怕象邵忠这样的杂志狂人,哪怕现代传播的营收一直保持高速增长,但对于已经越来越out的“旧媒体”,登陆资本市场反馈并不会太好:从现代传播1.29元港币的认购价,1亿股的发行量来看,即此次公开上市,总共募集资金也就一亿多港币,媒体股真的是不值钱——难怪当邵忠还想新刊一本本做下去的时候,南非的MIH(投资《现代传播》的VC,也是腾讯最大的股东)逼着邵忠向“新媒体”迈进(所以才去收购 www.metroer.com)。可惜,“新旧媒体”之间的栏跨,我至今没看到有谁真正打通无阻的:毕竟用刀用得顺手的,用起剑来总是不知道怎么耍的,反之,亦然。

          现代传播去年营收2008年约3.4亿元人民币,复合年增长率约为22.7%,今年上半年公司亏损1230万元(估计是新刊《优家画报》创刊、收购《大都市》杂志和金融危机的影响),其中第一季度亏损970万元、第二季度亏损260万元——这个时候IPO,可谓是“吐血”上市,也可以想象,市场背后的故事,不知道还有几多。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家值得很多媒体公司学习的民营媒体公司:邵忠花了十年的时间,从一家地方级的画报,逐步打造出一家拥有十本刊物的媒体集团,并不断的释放着其影响力,这和他的执着和对媒体的狂热分不开的,虽然这些年我的一些朋友陆陆续续离开了这家公司,但我还是祝现代传播,能走的更久更远...

      PS:祝福归祝福,我不建议任何人买现代传播的股票,就投资而言,虽然同样是MIH投资的公司,腾讯虽然5年已涨了20倍,但和现代传播相比,还是腾讯更值得考虑买入。